看板 story
標題
[長篇] 獵人 1-6
作者 whatsJ
時間 2021/05/04 07:39:30
人氣 推:5 噓:0 留言:5
分享給朋友
1-6 「小姑已經不是第一次找我麻煩了,她總嫌我笨手笨腳,經常在工廠給我難堪,我不喜歡 那個女孩,看起來世故精明,不好相與。」—何秋月 鍾世鋒沒說,他其實喜歡爸爸打他。 因為母親會抱著他哄,吻他的傷口又不停道歉,他喜歡母親的吻和安撫勝過一切,所以即 便是被打他也甘之如飴。雖然他並不懂為什麼母親總是哭,但是他喜歡母親的懷抱,她的 體溫,她的膚觸,她的乳房與肩膀,她細白的頸項與美麗臉龐。 那是屬於他與母親最親密的時光。 父親還是沒有回來,母親也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抱他了。 這天伯母謝嬌英叫母親去幫忙,說起來她對何秋月還是不錯的,她是個瘦弱且謹慎小心的 女人,可能是因為婆婆和大伯在家中氣焰高漲,因此大嫂從未在何秋月面前擺過什麼架子 。 平時她端著眼鏡,主要在工廠中算帳,記帳,每天的帳目很細,她也從未出什麼大錯,只 是寫好了定期交給國華過目。 這天天熱,謝嬌英懷孕可能也不舒服,讓她跑了個腿。「……阿月,妳幫我把這些帳本拿 去給國華,他在儲藏室。」 「好。」何秋月問道。「大嫂您不舒服嗎?」 「還好。」謝嬌英搖搖頭,手掌仔細的護著下腹。「去吧。」 何秋月點頭接過帳本,經過了長廊,不巧遇到了小姑,平時鍾佩玉因為在女子高中住校, 並不常回來,因此何秋月也鮮少遇到這位漂亮的小姑。 這時候她把何秋月給攔了下來,表情帶著奇妙的微笑。「妳去哪?」 她從未稱呼過自己是二嫂,何秋月針對這點也早已習慣 「啊。」何秋月低著頭,對於這個強勢的女孩總是有些防備,「大嫂要把這個給大伯。」 「哦。」小姑上下打量著她的臉,一時讓她有些不安。「妳啊,少在大哥的面前晃悠,他 最討厭這種不乾不淨的女人。」 不乾不淨……?何秋月抬起頭,迎上了小姑不懷好意的臉色,嚇得有些不知所措。 小姑繼續說:「工廠多少男人盯著妳看,妳很得意吧?覺得自己有點姿色,就一副自己已 經上天了一樣吧?」 「我沒……」 「趕快把妳的老公找回來比較重要吧?既然鍾國雄整天在外不三不四的,怕是早就厭倦妳 了。」小姑嗤了一聲,邊笑邊走開了,「要是這樣,妳怎麼還有臉在這個家裡存活?」 算了,不要跟她計較。何秋月皺皺眉,臉上有些難堪的神色,繼續往後門方向走去。「… …大伯找我有事,我先走了。」 從後門經過了曬滿抹布衣服的後院,到了洋房樓下後面的工廠儲藏室,這間儲藏室專門擺 放拉練,手把等等金屬配件,堆著一箱一箱的,但是燈光不足,總是暗暗的。 「大伯……」 「阿月。」鍾國華聽到了她的叫喚,從一排一排的物件中抬起汗濕的腦袋。「嬌英要妳把 帳本拿來嗎?」 「是的,我放在這裡。」何秋月點點頭將帳本放在門口的桌上。 「拿進來給我。」鍾國華說。 「……是。」何秋月不敢不從,便走了進去。裡頭昏暗,只有一盞黃色的燈,在炎熱的天 氣下更是像朵小太陽般灼灼的綻放著。 鍾國華站起身頭頂便碰到了燈,高大身子底下的何秋月,臉上便是一片陰暗。她退了一步 ,遞上帳本。「大伯。」 「妳會看帳嗎?」鍾國華接過帳本,低頭繼續在箱子堆中努力翻找,擦了擦汗。 何秋月搖頭,正打算離開時,鍾國華居然從底下一把抓住了她的臀部,力道雖不大,但還 是讓何秋月尖叫起來,轉頭看著鍾國華,他卻只是一臉普通的表情,甚至對她的大驚小怪 覺得莫名其妙。 鍾國華站了起來,越過她的身邊拿了一包短拉練下來,「最近一個裁切的老師傅決定要退 休了,我打算什麼時候鍾國雄回來,就跟著去學。」 「真……真的嗎?」何秋月一時欣喜,卻又因為剛才那唐突的舉動而遲疑。 「就看妳怎麼決定。」鍾國華冷笑著將拉鍊遞給了何秋月,看著她眼底的惶恐與不安,默 默繼續蹲下,身體埋在一箱箱金屬中間。 「大伯……」何秋月不敢動彈,只站著不說話。她是老實人,不懂那些暗示,她只知道自 己莫名其妙被摸了一把,其他的她還在腦中緩慢思考。「這包拉鏈要……」 「拿去給妳大嫂。」 阿月點點頭離去,跑走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剛剛發生的那些事什麼意思, 她不敢多想,但是在家裡頭的這些日子,她的頭垂得更低,不敢與任何人有交集。 但不料隔了幾天,晚上家裡鬧起來了。 大概晚上十點多,睡到一半便聽到樓下好大的聲響,本來想要繼續睡,但這時候聽到小姑 姑喊了何秋月的名字,她這才便從床上跳起來,咚咚的跑下樓。 何秋月跑下樓,看到幾個穿西裝的男人坐在大廳之中,態度囂張跋扈,還搞不清楚狀況, 其中一個男人便說話了。「妳就是鍾國雄的老婆?」 「……是,我是。」 「哪。」那群男人往桌上丟了一疊借據,「妳先生在我們酒店欠了好幾千,被我們扣著。 」 「……」何秋月看著這麼多人凶神惡煞的對她吼,慌亂的不知所以。 她在這個家也沒有領過任何薪資,手上哪有什麼錢可以替先生還債?但是站在一旁的家人 卻是一句話也不說,她無法向任何人求助。 她咚的一聲跪下。「對不起……我真的是沒有錢……」 「你們鍾家有頭有臉的,說沒有錢是想騙誰啊?」男人們笑了起來,何秋月回頭看了一眼 站在一旁還穿著睡衣的小姑和大伯,他們只是站得遠遠的,一臉冷漠,對於這件事情似乎 毫不在意。 「反正,禮拜三之前妳不拿錢來贖,我就斷他手腳。」男人們看著何秋月哭哭啼啼的也說 不出個所以然,於是敷衍道。 幾個人拋下了這些話後,便大搖大擺的走了。 何秋月當然知道鍾國雄沒錢,卻又到處揮霍,肯定是借了不少,遲早會有人找上門,卻沒 想到數目這麼大。 家裡頭的人看著人散了,便各自去睡了,她回到房間翻箱倒櫃,找了半天也只能湊了兩千 元,和她要還的數目差得太多。 於是她在婆婆的房間門口跪下,希望婆婆能夠伸手相助。 「就當我沒這個兒子。」婆婆看著貌美的媳婦跪在地上,卻只是冷哼一聲,便將房間門給 關上。 何秋月跪了幾個小時,婆婆也沒有出來看她一眼。 何秋月又睏又累,但是心中也是焦急害怕,時間已經晚了,一天勞累的她跪著閉上了眼, 休息了片刻,張開眼時看到的卻是大伯的腳趾。 她抬起臉,無助而空洞。「大……」 「噓。」抬起臉看著大伯神秘的放了根手指在她嘴前。「妳跟我來。 *** *** *** *** -- 一朵有點腐爛的花。 https://www.popo.tw/users/whatsj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200.21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620085173.A.E4E.html
kenny7998: 推推 05/04 09:01
heidiking: 推推推好期待 05/04 11:19
nuyuhs: 太緊張了 05/04 11:33
River35858: 推推 05/04 12:13
utt1416: 好抖... 05/04 17:39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story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story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story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