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冬戰》240(戰場篇)
作者 maktubyu
時間 2022/08/04 21:22:16
人氣 推:12 噓:0 留言:12
分享給朋友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240【戰場篇】 「你真的跑去拖延時間,是嘛?」李南站在我的面前,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夜耳看見我,高興地擁了上來,她抱住了我,讓我十分難為情。 孫禾本來想將護目鏡遞還給我,但看見夜耳與我相擁,一副不願意打擾的樣子。 我只好尷尬地將夜耳推開,接過孫禾交給我的護目鏡。 我見到了李南所說的,需要拖延的問題。 戰場的圍牆被流彈炸穿一個大洞,缺口周圍的草叢迷宮,陷入了小型火海,火焰不斷沿著 迷宮中心燃燒,部分草叢因受到了火焰的吞食,紛紛向地面倒去,正巧就在通往破洞的路 上。雖然我們眼前的火焰已經逐漸退去,但仍不段有小火苗在燃燒著,但是看起來並不礙 事,不像李南所說的那麼棘手。 「這些餘火燒了一會兒,你的拖延真是精準。」李南這麼告訴我,「你可真帶種,竟然隻 身留下來阻擋猴王……不過怎麼沒聽見你開槍。」 「就是因為沒開槍,所以才能活下來。」我說完後,轉身問了孫禾「你剛才遇到殷廉了吧 ?」 孫禾點頭,「他……他……他好像記得我……拿刀的樣子……跟他之前一模一樣。」 「我猜你……沒被他攻擊?」 「應該是因為……我快變異了,他把我當成同伴,所以才讓我過去……不過他也沒攻擊夜 耳……這我就不懂了。」 「我猜是因為……李明薇的關係……活屍好像也有類似無線電的功能,不過當然僅限他們 那些特別的活屍……李明薇、殷廉都是。」 「殷廉也是嗎?」孫禾陷入長考。 李南阻止我們繼續說下去,「我先搞清楚,猴王還在追著你跑吧?先別聊了,出去再說吧 。」 「他們也在往這裡的路上,但是,他同意讓我們先離開,先停火,出去再說。」 李南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你說的好像你們真的坐下來徹夜長談,那你臉上的傷是怎麼 回事?」 「情侶吵架。」王清月說完後,哈哈大笑。他這麼說完後,也讓我噗哧笑了出來,有這傢 伙在真的是開心果。 這些火苗雖然不礙事,但是終究是一片火燼,觸碰到易燃物的同時,例如……我們身上所 穿的衣褲,難保不會再度起火。 「我本來想用弓箭將這些灰燼掃開,不過……這樣弓箭就不能用了……你得展現你的價值 了。」但我不懂李南在講些什麼,「你的甩棍,你怕火嗎?怕就給我來開路。」 原來是這樣。 我一邊將地面上的餘燼推開,小心翼翼地,有些火紅色的炭火,在甩棍一碰觸到後,就又 燃起小小的火苗,就像是排雷一樣,得一點一滴去試探那些被燒到枯槁的樹枝,還得告訴 後頭尾隨者,那些地方別踩。 「為什麼不能把手槍交給李南?」孫禾這麼問我。他就走在我身後,也算是他自告奮勇, 畢竟我用甩棍排雷,自個兒的步伐能夠確保不引發火苗,但後進者可要小心提防了。 這時候就能夠見到李南可靠的個性,他自願留在最後殿後。 「猴王他……他或許有可能是人類最後的希望,搞不好真的能靠他削弱活屍勢力,所以他 不能殺。」我衷心這麼覺得,也這麼希望著。 「他說不定真的能成為真正的王。」孫禾說,語氣裡還帶著一些欽佩的語氣。總感覺…… 孫禾好像越來越像是他們的一員了。 「但猴王也有可能就滅亡人類。」夜耳則這麼補充,或許活屍在他的帶領下,不會互相殘 殺,而是會聯合活屍將人類滅絕。她問我,「我們一開始遇到猴王時,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你還想把他殺掉呢……到底是什麼改變了你?」 「李明薇吧。」我不小心踩到一片引發火苗的火燼,褲子稍微著火了起來,我趕緊用手將 火焰拍熄。 「李明薇?」 「多虧了妳願意善待李明薇,妳知道她對妳可稱讚的呢?我就猜李明薇有機會扭轉猴王對 我們人類的負面觀感。」 「那你又怎麼會知道猴王願意跟你交涉?。」夜耳說,「現在我們知道你是為了所有人, 自願留下來拖延時間,你怎麼能肯定他會放過你……李南說,你們一進來沒多久,就殺死 了他的拍檔,猴王還一路追你們到河邊。」 「我不知道,單純猜的,想說李明薇應該會替我們美言幾句。」我這麼說,卻惹得王清月 訕笑,他說,這些話真像他會說的話。 「你們不在,我快悶死了,李南真他媽嚴肅。」 「是你太喜歡說一些不好笑的事情。」李南埋怨道。 我們一夥人列隊地走了約莫一半,這時候,猴王一夥人整齊劃一地出現在迷宮路徑的尾端 。 這時候才看清了他們隊伍還剩下誰,一共就七名活屍,除了剛才碰到的猴王、李明薇、殷 廉、周秉以及兩名男性活屍外,還有一名身材精瘦的女性活屍。 猴王一隊在進入迷宮時,原本應該是數十人,一大夥人浩浩蕩蕩地,除了路途中被我們殺 死的以外,再加上直升機的火力掃蕩,竟然只剩下這七個「人」。 李明薇看見我們,很興奮的向我們揮了揮手,活脫像個少女般。 李南立刻將手槍掏了出來。 我連忙制止他,喂,別開槍、先別開槍。 但李南卻絲毫沒有收起武器的意思,我問孫禾,手槍怎麼會到李南手上。孫禾告訴我,李 南一聽見我自願留下來阻擋猴王,一副「他又來了」的表情,龐文雙這傢伙竟然又要逞英 雄了,做給誰看呢,說完後,便又質問起孫禾,手槍呢?孫禾終於還是將手槍交給了李南 。 李南雖然不喜歡手槍,但至少也在軍營靶場練過,縱使猴王再怎麼敏捷,至少也能夠殺得 兩敗俱傷。 猴王見到李南,神情顯得訝異,他認得出李南,他當然認得出來,加上李南現在手上那把 手槍,猴王震懾了一會,眼神四處搜尋,彷彿在尋找我的身影。你那傢伙不是說好別在這 裡相互殘殺,怎麼過河拆橋呢? 李南此時開了一槍,對空鳴槍,砰! 這一槍似乎片面撕毀了和平協議。 猴王顯得十分生氣,他望向槍口舉高的李南。 李南竟也開了口,而他分明是認為無法用言語與異族溝通那一派的,「滾開!」,再把槍 口對準了猴王那一列人。 猴王很快地又拉李明薇一夥人,躲進迷宮裡。 「哼,也知道要怕嘛。」李南喜孜孜地向我們回應。 這時候,突然傳來許聯曼的腦波訊息,起初我還沒能感知,他不斷地呼喚我才總算能夠接 收全部訊息。 “你真的跟李南在一起嗎” 久違的訊息,上次通聯時,許聯曼似乎受到了軍方的控制,但許聯曼的訊息也讓我霎時回 神,我想起樊卓所說的,我或許不應該相信許聯曼,便對他也有了一點提防。 再說,他呼叫我並非為了關心我,而是關心軍方的大紅人,猴王。 我停止了排雷的動作,孫禾差點撞上我,我便要所有人都暫停動作。 “怎麼這麼問?” “剛剛軍方在猴王的顯示螢幕裡見到你,才通知我,但不知道為什麼沒辦法從軍方的資料 庫裏面搜尋你,見你離開沒多久。現在換成李南也出現在猴王視角中。” “他又怎麼了”我嘗試裝傻。 “現在軍方完全搜尋不到李南的信號,沒辦法跟他通話,我們只看到他朝猴王開槍。” “開槍有什麼不對嗎” “軍方判定猴王的實驗成功,要讓他直接投入現場,不再實驗了,晚點就會派無人機追蹤 他的動向,他一死那實驗就又得重來了,房謙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我沒跟他一塊,我還困在迷宮裡呢”無人機? “那你最好離李南遠一點,先在戰場裡找地方躲起來,也避開無人機的視線,我再呼叫你 。” “你沒跟趙萬他們一起叛逃?”我這麼問許聯曼,我以為他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至少應 該跟趙萬一同反抗軍方,但他卻仍在軍方的手下做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逢場作戲,他們現在盯我盯得可緊,你若沒事的話,那就好,話 不多說,我得趕緊回戰情室,我是找理由出來的。” “所以你呼叫我到底是因為……?要確保猴王的安危?。” “現在軍方定調光憑人類,沒丁點可能性,先不說了。” 於是,許聯曼驟然地切斷了我跟他的聯繫,其他幾個人都對於我類似實驗體僵直的狀態, 感到訝異,包含李南。 「你在腦波同步對吧。」李南便這麼問我。 「我那天殺的學長,足足銷聲匿跡了幾天,現在突然出現。」我轉述了腦波同步的內容, 告訴他,很快地軍方就會派無人機出來追蹤猴王。 「你快點排除障礙,我在這裡恫嚇他,他不敢進攻的。」李南這麼說,但要是之前的他, 一見到猴王就會二話不說開槍,先殺死威脅再說,而李南也修正成僅僅只是用手槍來恫嚇 。 咚。 一顆石塊不偏不倚地打中李南側肩,他趕緊護住自己頭部。 另一顆石塊則與李南錯身而過。 是猴王,猴王趁我們談話的期間,派人去蒐集了被反叛軍轟倒的破磚。 他們竟然在我們手持遠程槍械,佔盡優勢的同時,也嘗試改用遠程作戰。 李南十分生氣,雖然石塊不礙事,說穿了像是小孩扔著石頭打仗,但被打到還是會疼。 就像是犯人怒犯眾怒,遭鄉民扔石頭、吐口水一樣,活屍們竟然只瞄準李南,李南想在他 們探頭時再發個子彈讓他們嚐嚐苦頭。 但王清月再後面勸阻他,「就像是小孩討打一樣,他們鬧你真的要跟他們打嗎?」 李南老大不快,催促著要我快些,再不快些,他就要給扔死了。 一直到我們總算出了圍牆,猴王仍然保持這樣作戰的姿態。 李南將手槍收起來後,猴王才將整個身子探出來。 猴王在岔路口,遙望著李南,李南便在他面前將手槍收起,又孩子氣地喊著,「這次是我 讓你,否則你早就死了。」 我在一旁試圖紓緩他的怒氣,快些走吧,無人機不曉得何時要來,被掌握行蹤就不好了, 這才總算把李南拉開。 我朝戰場裡頭喊著,「王!你們,出來,我們,走。」我一邊喊著,還帶著手勢,一副比 手畫腳的模樣,其他幾個人看我這麼怪模怪樣,似乎把我當成怪胎。我說,這是跟他們的 溝通方式,別笑,在這領域,我或許算是先鋒者呢。 李南則是一臉鄙夷。 但活屍們仍是顯得保守,畢竟他們並不確定李南會不會忽然犯狠開槍,夜耳也連著附和我 ,她朝內部喊著,「李明薇!薇薇!安全!我們出來了,妳們可以出來了。」 過沒幾秒鐘,李明薇竟然真的探頭出來窺探,雖然李南已經收起手槍,但我知道他的細胞 中,還是深深烙印著需要把眼前這些活屍殺死的記憶,他只是忍耐著,因為我是這麼堅持 的,猴王給過承諾,讓我們先離開戰場,我們沒道理毀約,至少我不能讓李南毀約。 李南哼聲一聲,跟不能說話的傢伙,算什麼約定。 戰場外頭,是一片山丘,山丘起伏隨著距離越遠而越顯著,但沿著牆邊卻是一片平地,戰 場邊有幾個屍體,看起來都是人類,被直升機的機槍轟個面目全非。 我們試圖在圍籬周邊尋找他們的車輛,軍營與戰場距離約莫數公里,而這兩處都遠離中型 城市,他們除了憑藉汽車外,沒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到戰場邊,但我們卻遍尋不找。 王清月興致盎然地說要上去山丘見見有沒有其他路可走,但我們都認為是癡人說夢,華南 軍不可能爬山涉水用步行的方式穿越山丘,還帶著榴彈砲這種重型武器。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聽見了一陣咳聲。 我們全員豎起神經,難道山丘上有活屍嗎?戰場不可能規劃在活屍活躍的疫區,活屍應該 都用人肉驅趕到遠離人煙的區域才對。 眼見猴王他們也在火墟前猶疑,殷廉先充當先鋒,但他踏沒幾步,褲管就被火吞蝕,他趕 緊跳回猴王面前,不斷地翻滾才驅散火勢。 以他們的智慧,難保他們會跟我們一樣採取排雷的方式通過。 但猴王這時候卻突然從安好的樹叢拔下了幾叢樹枝,他將面前的道路用樹枝掃了開來。 樹枝便冒起熊熊的火焰,猴王立刻將樹枝扔到遠處,人體沒法挑戰火焰閃燃的溫度,但他 能,便以如此方式開疆闢土。 「我找到他了,是個男孩……是人類。」王清月這麼說。 後記: 冬戰倒數第二回,下一回是戰場完結篇,以及回到故事最起初的台灣篇第一回。 台灣篇雖然是戰場篇4年前的故事,但事實上是戰場篇結尾後,龐文雙的回憶。 這一回,眾人總算離開了戰場,而龐文雙的學長許聯曼再度出來過過水。 他到底有何居心?沒有跟趙萬離開的他,至今仍在軍營中,目前已知他與房謙有交情,曾經在戰場判定龐文雙死亡後離開過,現在,他又返回了。 而他的警告卻是,要這群舊人不要對新人動手。 冬戰如果有2,許聯曼也是個關鍵的角色之一,他到底是趙萬留在軍營裡的內應,還是始終是房謙安放在華南軍裡面的內應? 所以大概可以定調,冬戰2就是這幾個人的故事,傲慢的李南、愛打嘴砲的王清月、潛行能力與馬拉松高手夜耳、疑似已經遭到感染的孫禾,還有經過了240回洗禮,似乎有點不同的龐文雙。 我一直很喜歡龐文雙在這一回所說的話,「在這領域,我或許算是先鋒者呢」。 他或許是第一個嘗試與活屍溝通的舊人。 這一回也解答了上一回推文的問題,猴王是怎麼跟殷廉溝通的,就是集體意識。 這點是不是跟軍方的腦波同步有點類似呢?所以為了提醒讀者,這一回我立刻就讓腦波再度出現惹。 以上 幾天後,就是我們冬戰這十年來最後一次見面,下回見面不知是何時呢? --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大灶,將自己的狗屁都丟進去燒 https://maktubyu.pixnet.net/blog 關於寫作的事情還是搞一個討厭的粉絲專頁好了 https://www.facebook.com/maktubyuw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71.212.2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59619339.A.3F4.html
yu800910: 推08/04 21:45
感謝老朋友始終如一的推
HIHINO: 推推推~~~有些感傷 但相信會跟冬戰再見面的!08/04 23:07
你確定嗎XDDDDD
ZORO0: 推08/04 23:21
感謝推
shu2081: 推!08/05 01:30
感蝦推
greywagtail: 新人們比舊人進化很多欸…心動08/05 07:44
想加入嗎?請聯繫各地聯絡處!
SaberTheBest: 推!08/05 13:33
感謝薩巴最棒推
IBERIC: 推!辛苦了! 08/05 15:46
greenkeyword: 推推08/05 17:45
感恩推推
F0417: 推08/05 20:27
感恩推,好像是沒看過的推文
osis: 推 舊人來看舊人的結局QQ08/06 13:58
猴王表示:你們這些低端物種 ※ 編輯: maktubyu (111.71.212.135 臺灣), 08/06/2022 14:00:07
eunacat: 不錯喔 集體意識就會想到星海的蟲族 08/06 18:07
Tsatcat: “但仍不段有小火苗在燃燒著”,錯字:不斷 08/10 13:03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