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 巫-01
作者 lye1x4
時間 2022/01/13 22:54:41
人氣 推:12 噓:0 留言:12
分享給朋友
禮宣頭戴鳳冠、身著霞披,踩著木屐走在碎石子路上,如果不是一旁的雙胞胎妹妹扶著, 好幾次都差點跌倒。 「別哭了,被神明大人選上是一件好事。」禮宣悄悄說道,但還是止不住禮林的啜泣聲。 他們的村莊落在一座山的山腳,依著山中流出來的泉水耕田作農,生生不息。 得了神明大人的庇護也必須有回報,每隔幾十年,村莊裡會有紅色雙眼的女嬰誕生,這名 女嬰會成為「巫」,一到十六歲,巫就要進到山裡,將自己奉獻給神明。 但是禮宣是男生。村莊裡的老人都說是神明搞錯了,不該是禮宣成為巫,而是禮林,只不 過禮宣的雙眼晶紅透亮,任誰都不敢肯定神明大人的意思。 禮宣從懂事開始就知道村莊裡的人的想法,也知道自己和禮林之間的陰錯陽差,不過每每 看著溪水裡的倒映,那雙紅色的眼睛回望著自己,禮宣就打從骨子知道自己是神明的人, 禮林不是。 / 禮宣的爸媽死得早,如果他不是巫,他和禮林很可能被送到大戶人家做工,只為換一兩隻 雞。但因為他的身分不同,所以他和禮林在好幾年前喪親之後就被接到村莊的寺廟裡養著 ,沒有養尊處優,但也衣食無缺。照理來說禮林不能留在寺廟裡,可是碰巧禮林很討寺廟 裡的公公婆婆歡心,所以被收為幫手,打理著寺廟,順便照顧他、和他做伴。 除了禮林外,禮宣和誰都不親。其一,村里的大人都避著他,因為他是不一樣的巫;其二 ,孩子們有樣學樣,不至於朝他丟石子,可是也在他背後竊竊私語;其三,哪裡有親的必 要?反正他是神明的人,其他人怎麼想,與他何干? 從寺廟開始沿路掛著的紅燈籠在風中晃動,初秋的時節天氣陰陰暗暗的,看起來一點喜氣 也沒有,與他的大紅禮服形成了極大反差。霞披上的鳳凰銜著牡丹,像是真的在展翅一樣 ,聽說這樣的天氣送巫進山裡最適合不過,因為神明在這種天氣裡最顯靈。 送行的人不多,只有幾個寺廟裡的公公婆婆,其中一個婆婆走在他的另一邊領路。他是上 一個巫的姊姊,已經是一名七十餘歲的長者了。聽說當年婆婆也是親手將自己的妹妹送進 山裡。 也聽說上一個巫死活不肯進山,最後是五花大綁給扛進去的。 禮宣雙腳有點發軟,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踩著木屐不如踩著草鞋,實在難走。他知 道自己憑著雙腳走進山宛如刀俎上的魚肉,但他也毫無怨言。當巫的榮耀他從沒感受過, 村莊是否安穩他也不在乎,可是他唯一的掛念只有禮林,多虧他是巫,禮林能夠好好在村 裡長大、未來也能繼續在寺廟裡待著,直到出嫁都會有人好好看顧,所以禮宣對神明只抱 有感謝,他也願意用自己報恩。 碎石子路的盡頭變成了黃土路,又隔了一段距離便開始出現淺淺的石階。當禮宣咖答咖答 的踩著木屐走上去時,禮林的哭泣聲更大了,抓著他胳膊的手又用力了些。 「輕點。」禮宣小小聲的抱怨,但被一旁的婆婆斥責了聲,要他別再開口說話,少少的幾 個人彷彿送葬隊伍,除了禮林的哭聲以外一點聲響都沒有。 禮宣頭上的鳳冠實在有點沉,他撐著痠疼的脖子放眼望向開始蜿蜒向上的石板路,知道再 過不久就要達到村莊的邊界了,那裡有顆綁著白色草繩的大石,大石後面則是陡峭的石階 。 石階的末端有一座老舊的小廟,沒有人知道那座小廟建了多久了,大家只知道那是最接近 神明的地方,不可以去到那邊。如果因為調皮搗蛋、神明不保佑,會被鬼怪拐走,山裡到 處都是他們。 禮宣倒是一天到晚跑到那兒玩,小廟旁邊有一座小水潭,活的水清清涼涼,他挺愛用那水 泡腳。他不曾感受到神明在他身邊,但在那裡沒有人會用異樣的眼光斜眼看他,在那裡他 可以放鬆地做自己。小時候他會偷偷帶著禮林一起去,但禮林在那裡不自在,說總是感到 渾身不對勁,後來他就作罷了, 或許禮林感受到了神明大人也說不定,或許他不是應該成為巫的那個。 禮宣就這麼胡思亂想著,直到胳膊被禮林用力拉了一把才回過神來發現他們已經到大石旁 了,大石比他的個兒再高一點點,粗壯的要兩個成人才能夠環抱,上面沒有刻字,只有長 著綠綠的青苔。 「向上爬,莫回頭。」婆婆整了整他的儀容,按上他的肩頭,要他跟禮林道別。其實也沒 什麼好道別的,該說的話都在寺廟裡說完了。 「照顧好自己。」他向妹妹留下這麼一句話,就掙開禮林的手,瀟灑的面對前來送行的長 者們,淺淺的點了頭:「多謝各位公公婆婆的照顧,禮宣在此告別。」 「拜別巫大人。」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悉數彎腰成跪拜姿,包括哭哭啼啼的禮林。他們不 可以看他走上石階,如同他不得回頭留念。 禮宣想到要穿著木屐爬上石階就頭大,但他還是看了最後一眼禮林以後就毅然決然轉過身 ,撩著衣袍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踩上石階,想盡辦法不要因為蘚苔打滑摔跤。 從這裡開始就是神明大人的地盤了,這會是他最後一次走上這列階梯。 禮宣好幾度想要脫下木屐,像以往一樣手腳並用往上爬,但今天不行,今天他必須莊莊重 重的上山。原本上山只需要一刻鐘多一點的時間,可這次他給足足爬上了一柱香的時間, 到石階末端時腳背都磨破了皮。 山裡暗的快,加上他們出發時已經不早了,禮宣憑著黃昏微弱的餘光在暗濛濛的一片中找 到那座小廟,然後迫不及待地就踢開了木屐、摘下了鳳冠,一屁股坐在神明面前。 那座廟是真的小,不過他的腰身高,若是村外的人經過,說不定會以為這只是座路邊的野 廟。 「喂。」禮宣拿出袖袋裡裝著的紅色蠟燭和火柴,為神明點了兩柱小小的火光,一面聽著 蟲鳴鳥叫,一面自言自語起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你要告訴我嗎?」 沒有回覆,當然。 禮宣不知道以前的巫的下場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巫入山的隔天清晨,寺廟裡會派人來收 拾巫遺留下來的物品,有時是頭上的金釵,有時是一塊手帕或是一隻鞋。 不知道他留下來的會是什麼。 「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吧,我很冷。」禮宣喃喃說道,他身上的衣物不足以禦寒,他就雙手 抱膝坐在那兒,打著哆嗦。 時間慢慢過去,蠟燭漸漸變短,火光緩緩轉弱。禮宣等著黑暗降臨,等著神明吞噬。 / 「睜開眼睛。」 模糊之中,他聽到一個聲音,不冷不熱,有些輕浮。他皺著眉打開雙眼,卻什麼都看不見 。 「我以為你們都是丹鳳眼,怎的就你生的一雙桃花眼呢?」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躺在堅硬冰冷的石頭上,聲音來自於他的正前方,禮宣不確定是自己瞎 了,還是這個地方伸手不見五指,但他還是費盡力氣坐了起來,魯莽的伸出手就往前揮去 。 「別別別,你可不想現在碰到我。」黑暗中發出了嘻笑聲,聲音忽遠忽近,弄得禮宣有點 惱火。說話的東西最好是鬼怪,不是神明大人,不然他會後悔入山。 「你是誰?我在哪裡?」禮宣想站起來,卻發現四肢凍得僵硬,不聽使喚。 「我是誰,你在哪裡,不是巫該問的問題。」突然之間冰涼的東西蓋上他的雙眼,禮宣可 以從形狀與軟硬判斷出那是一隻手,只不過冰冷的不像活物。 「好了,現在你可以看看我了。」那隻手移開後,禮宣的視野豁然開朗,他知道四周還是 烏漆麻黑,但神奇的是他可以看得清楚了。 他面前有一名青年蹲著,姿勢稱不上優雅,對著他猛瞧。青年穿著白色的衣衫與褲裝,有 著一襲黑色長髮,柔柔順順散在臉龐,但滿臉英氣一點也不像名女子。 禮宣愣了一下,青年有著琥珀色的眼睛。 「桃花眼也不錯,是個很漂亮的巫。」青年伸手用力捏住了他的臉,歪了歪頭說道。 禮宣想掙脫開那隻冰冷的手,但思索了一下後,還是放任青年的動作,只是垂下雙眼微微 頷首說道:「有幸見到神明大人的尊容,禮宣死而無憾。」 「你怎麼就能確定我是你的神?」青年微微一笑,鬆開了手。 禮宣沒說話,只是低著頭,渾身打顫。 他可以感覺得到。就在神明大人第一次碰觸他時,他就可以感覺到神明的存在了。他打從 身體裡感覺到神明大人的一舉一動,就像有一股亮光牽引著他,無論神明大人去到什麼地 方,他都知道。 反之,他知道自己無論去往何處,都逃不過神明的手掌心。 -- ——我想活的快樂一點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43.49.10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42085690.A.E52.html
arnus: 推,期待後續!鋪陳很有氣氛01/13 23:21
mayah326: 禮軒的爸媽死得早,名字好像錯了01/14 01:25
改了,謝謝!
IBERIC: 推01/14 04:30
※ 編輯: lye1x4 (115.43.49.105 臺灣), 01/14/2022 04:46:09 ※ 編輯: lye1x4 (115.43.49.105 臺灣), 01/14/2022 04:47:45
jplo: 推01/14 08:18
rnmrn: 好看推01/14 10:56
jan801123: 推01/14 11:11
Guasco: 推推 01/14 15:29
tingdou: 好看 01/14 16:02
greywagtail: 推01/14 18:34
ironhihihi: 推 好看 喜歡文字01/15 09:41
wfsm: 弄得"裡"宣有點→禮01/15 19:41
改了,謝謝!
byebyecell: 推01/15 20:33
※ 編輯: lye1x4 (115.43.49.105 臺灣), 01/16/2022 00:01:06 ※ 編輯: lye1x4 (115.43.49.105 臺灣), 01/16/2022 00:01:33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