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 洛津渡-第三十六回-裝神弄鬼
作者 erzhen04
時間 Fri Jul 31 12:22:41 2020
人氣 推:66 噓:0 留言:69
分享給朋友
https://i.imgur.com/mqdIEO9.png
  黑,一片黑,施涫瀾見著的是一片黑,是遠方一道微微的光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微光 中有一個影子,是一個人影,那人影似乎在對施涫瀾說什麼。   施涫瀾想去聽,但此時施涫瀾的耳朵卻是嗡嗡作響了起來,施涫瀾拍打著自己的頭, 又極力的搖著頭,想驅去那些耳邊雜音。   只是那些動作都是徒然,耳邊的嗡嗡聲不減反增,竟成了轟轟作響,施涫瀾頭疼欲裂 ,撫頭跪地,他只能瞇著眼看著遠方那人影。   那人影一步步走來,直到走到施涫瀾面前,施涫瀾都沒有瞧清他的面容,施涫瀾能知 道那人影一直在對他說什麼。   一直說,一直說......   然後突然停了。   那人影凝視著施涫瀾,雖看不清楚面容,但能見那雙深邃且發著異光的雙眼,那眼如 同深淵,瀰漫著絕望、溢散著死亡。   施涫瀾似乎瞬間明白他是誰了。   那一切都是施涫瀾意識的一瞬,但他的意識已漸漸遠去,女鬼身下的施涫瀾手正癱軟 的落下。   突然,一道同樣陰森無比的黑影竄出,直朝那古宅女鬼撞上,硬是分開了女鬼與施涫 瀾,與那古宅女鬼糾纏在一塊。   又一身影緩慢走來,看著幾乎是失去知覺的施涫瀾,嘖了一聲,彎腰輕拍了施涫瀾的 臉數下,又呼喚了幾聲,見沒反應,那身影突然一巴掌就搧了下去。   啪的一聲,施涫瀾吃疼,竟是側翻過身開始狂咳。   咳了好一陣子,施涫瀾依舊頭有些昏,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也不知是那巴掌搧得太用 力,還是就單純只是缺氧的徵狀,但他是鬼門關走了一遭又回來了,雖然漸漸緩過來,但 他暫時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他想起他幾乎死去的那一剎挪,他見著的那人影,那人影最後跟他說了什麼,他好像 聽明白了,可是醒來的這一瞬間,他又是全忘了光去。   施涫瀾皺著眉頭,覺得自己的頭腦很混亂。   那一切會不會只是自己臨死前見著的幻覺而已?   他想不了那麼多,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他,他翻身伏跪著,要撐起自己的身子 ,卻依然是手腳無力,只是弓著身癱在地上如一灘爛泥。   施涫瀾知道有人救了他,想看看是誰。   努力抬起了頭,卻是什麼也看不見,四周是一片的黑暗。   陰森的鬼火早已消失,施涫瀾知道就連那古宅女鬼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他尋了一下,抓起一旁的手機,螢幕似乎摔裂了,卻還是使用無礙,能發出光,能做 照明。   他搜索了一陣,才找回鬼魁令,同時還找到了一小節發黑的骨頭,他一愣,這東西他 知道,這便是剛才打飛他鬼魁令的東西,而這東西他見過,在當初陳寶平開壇送煞時,有 人把這玩意兒打上橫樑,直把附在凶樑上的女鬼打出,讓祂逃走,擁有詭異的威能。   陳寶平跟慶治仔師都說這東西很邪門。   施涫瀾鬼門關前走一遭,本來僅存的那一絲自負勇氣全都沒了,現在身子有些發抖, 他感到無比害怕。   他不禁開始想,到底是誰救他的?   是陳寶平嗎?   不對,陳寶平出手的話,一定會唸那他熟悉的咒語,但他剛才卻是沒有聽見,所以不 是陳寶平。   他定了定心神,摸著牆壁,幾乎是把體重全倚給了牆,強硬著起身,要繼續朝前走去 ,是失敗了數次,這才終於成功的撐起自己的身子。   才走沒幾步,突然眼前一白。   施涫瀾皺著眉頭閉起雙眼,是燈亮了,從黑暗到光明,一時讓施涫瀾的眼睛無法適應 。   是過了好一陣子,施涫瀾才看得見東西。   也是這時他才發現,有一個身影從剛剛就在一旁看著他,只是先前黑暗中一直沒有發 話,施涫瀾這才沒有發現,施涫瀾視線還很模糊,看不清他的樣貌,但施涫瀾知道,這是 個人,不是鬼,而且還救了他。   「好......好點了嗎?」那人發話,語氣似乎有些尷尬與擔心。   那聲音聽在耳裡,施涫瀾有些意外,施涫瀾想說話,許是喉嚨受創,卻是話到嘴邊, 就乾嘔乾咳了起來。   「唉,你別急,你別急,不急著說話,過一會你就會沒事了,你應該還能走吧,先跟 上來,我們還得去救你朋友。」   施涫瀾點點頭,手扶著牆踉蹌跟上。   施涫瀾的眼睛也漸漸看清楚了,他確認了位置,自己還是在辦公室外的走廊。   他緩慢的跟在那人身後,他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被他救,他先前還懷疑過他,就算是 現在,他也依舊還有些懷疑,不過他卻實是被他救了。   被季冠仲救了。   施涫瀾跟著季冠仲,兩人繼續朝前走去,看清了路,雖然腳步依舊不穩,但遠比那黑 暗中摸索著走是走得快多了。   那一路上都有迴紋針鋪著,這可能表示陳寶平走過,他想起了剛才掐他的那隻古宅女 鬼,可以想像陳寶平經歷了什麼。   他們一路走去,施涫瀾方才歷經一劫雖還心有餘悸,腿腳發軟,但他沒想過要逃,他 還是得找出陳寶平與王晨穎,因為他知道,王晨穎跟陳寶平如果出了意外,能救他們的也 沒有別人了。   季冠仲在他前面走著,說道:「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要救你?我跟你爸是多年好友, 又看著你長大,我自然是不能看著你出事的。你出了事我要怎麼跟你爸交代。」季冠仲回 頭看了施涫瀾一眼,又回過頭去繼續說道「現在問題比較大的是你的那個朋友,他在這裡 借不到法,可能不太妙。」   施涫瀾才想著這些日子對季冠仲的印象竟是一變再變,大起大落,從先前的一代高人 風範,到行事詭異引人懷疑,到現在救了自己的可愛與話多,才想著,竟是被季冠仲的後 一句給噎著「嗚......咳咳」施涫瀾一驚,似想說什麼,卻是沒有說出,只是咳嗽。   季冠仲又回頭看了一眼施涫瀾說道:「你要問為什麼?你那個朋友借的是土地公的法, 這裡是彰濱,地是新填出來的,填了也才四十年,沒有住人,沒有什麼信仰痕跡,非海非 陸,媽祖不管土地公不顧,這間工廠雖然蓋了一座小土地公廟,卻是當初早就被動了手腳 ,裡面供奉的並不是土地公,對方懂裝神弄鬼,把你朋友引來這裡,就是要對付他,這就 是一個局,你那個朋友借不了法,所以我說他會不太妙。」   「嗚!咳咳咳咳!」施涫瀾依舊是說不出話,他只能瞪大著眼,季冠仲的這一席話,是 讓他心驚膽跳,這一聽他心裡就緊張了,陳寶平這是要栽了?施涫瀾走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走到了季冠仲身前去。   季冠仲揮了揮手說道:「你急也沒用,他都不知道陷這局多久了,要出事早出事了, 要沒事也早沒事了,我們在路上了,也只是去收拾殘局而已。」   施涫瀾根本回不了季冠仲的話,他只能繼續走著。   走著走著,他們倆突然聽到了聲音。   不是很清楚,也聽不清在說什麼,他追著聲音而去。   來到一處會議室門口。   「施涫瀾會來救我們的。」   「你把他叫來,不是害了他嗎?」   施涫瀾心中一定,聲音傳自會議室內,他推門而入,只見會議室中,陳寶平跟王晨穎 兩人坐在廳中,四周用一堆金屬碎片灑了一個圈。   王晨穎見施涫瀾,驚喜叫道:「你來啦!」   陳寶平卻是驚道:「小心!」   隨聲,一股勁風從後襲來,施涫瀾從門口被推入了會議室,隨即門就乓的一聲關上。   四周再次的暗了下來,又飄起了陰森鬼火,施涫瀾警惕的抓緊了鬼魁令,這次絕不能 再讓鬼魁令被打掉了,他看向身後的季冠仲,但哪還有什麼季冠仲?   那跟在身後的季冠仲早已消失,會議室的門早已關上。   施涫瀾眉頭鎖起,心沉了下去,他不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   「季叔叔......你......」施涫瀾的聲音有些嘶啞,但終究是說出了話。   陳寶平卻是道:「不是他,你身後!」   施涫瀾一驚,回身看去。   那團熟悉的頭髮又是在他面前,施涫瀾心臟幾乎是漏了一拍,下意識握著鬼魁令的右 手一拳就是揮去,嘴裡還夾著一句嘶啞的罵。   施涫瀾也是被嚇得心煩,所謂物極必反,這是被嚇出怒氣來了。   拳頭絞進頭髮團裡,說是絞進,實也不是,那一拳不是打在棉花上,是打實了,頭髮 幾乎是觸拳即消,施涫瀾一臂都沒入了頭髮,一顆鬼頭硬是被施涫瀾給打了個對穿。   但是那穿出的拳頭卻是突然一吃痛,又是一道紫黑之茫打上來,施涫瀾知道這是什麼 感覺,有先前的經驗在,對方招式用老,他早有覺悟,他哪還會鬆手?   施涫瀾忍著痛,手硬是就沒鬆。   他除了拳頭吃痛,還覺得一股刺骨的冰涼湧入拳中,但鬼魁令依舊在,施涫瀾底氣十 足!   拔出拳頭,施涫瀾一腳就朝女鬼踹去,先前差點就要了他的命,這一腳是深仇大恨, 同先前一拳一樣,是用盡了十分的力氣。   只是那腳沒有踹著,女鬼竟是化煙散了去,施涫瀾那一腳就這麼跨了一步,褲底裂開 了去,整個人險些劈腿,動作很是彆扭。   施涫瀾急忙站定,不顧那破去的褲底,看向四周。   這時在那圈中的陳寶平突然說道:「對方很不簡單,不知為什麼,在這裡我的五金借 法幾乎不起作用,現在只是強撐,鬼不只一隻,你不是對手,那位道友人被擋在門外,你 要想辦法讓他進來幫你才有勝算。」   「怎麼讓他進來。」   「用你的令牌,破門上的界。」   施涫瀾一聽,心中一凜,拔腿直朝門而去,要把鬼魁令抵上門去,卻是一把頭髮虛空 捲來,纏住了施涫瀾的手,力道兇猛,施涫瀾的手瞬間被勒出絲絲血痕來。   施涫瀾沒叫出聲,牙一咬,看向頭髮方向,卻不是先前那古宅女鬼,而是另一隻沒有 見過的,不知什麼來路的醜鬼,祂頭大如斗、面容古怪、皮膚青白、雙目空洞,正張著一 張血盆大口,對施涫瀾嘻笑。   施涫瀾這才知道剛才陳寶平說的「鬼不只一隻」是什麼意思。   他不顧手的勒痕吃痛,拳頭轉向,就要朝那血盆大口而去。   卻是身體突然一滯,是有人從背後拉住了他,或該說,有鬼。   是那剛才消失的古宅女鬼。   施涫瀾一緊張,前有長髮醜鬼,後有古宅女鬼,又眼角餘光瞄到,有數團黑氣逐漸靠 近,未顯身形,施涫瀾卻是知道,那些靠過來的不會是好東西,這下不知如何是好了。   但施涫瀾還來不及絕望,變異突生,會議室的門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聲勢浩大,那些黑影似是也受那門的變化被吸引了注意,動作幾乎遲疑了一瞬,施涫 瀾看向門去,那門竟是如同生汗,漆黑如墨的黑汗,一滴滴的從門板滴出,最後匯成五團 彩影。   說彩影,因為那是五種不同顏色的色團。   那五團彩影緩慢的凝實,然後形成了五個各持怪異器具,身材胖呼呼,虎頭虎腦的孩 童。   四周時空彷彿靜止,五個孩童嘻笑著,跳著,跳到施涫瀾身邊,然後那笑容漸漸垮下 ,變成了惡狠狠的面容,但他們卻不是瞪向施涫瀾,而是其他的那些存在。   那些怪異孩童突然一個一個分散竄去,一個撞上了施涫瀾面前的長髮醜鬼,一個撞上 了施涫瀾身後的古宅女鬼,另外三隻分別撞上了那些要靠近的黑影,竟是纏鬥了起來。   施涫瀾身子頓時一鬆,擺脫了束縛。   這時門乓的一聲撞開,站在門口的,不是季冠仲又是誰?   只見季冠仲手中托著一只紅漆小棺,嘴裡念念有詞。   隨即大聲說道:「你害誰都行,但這小子我罩的你也眼瞎來害?那就不怪我啦!小鬼們 ,弄死他們!」   聞季冠仲之令,那些纏鬥中的胖孩子開始呀呀亂叫,手中器具頓時光芒亂作。   「就你,也配!」   不知何時,會議室一角竟然站著兩個人,施涫瀾先前都沒有注意到,一人是王耀碩, 另一人施涫瀾也是見過,但卻沒有想過這操縱這些鬼怪之人會是他! -- 下一回可能會來講講三此齋的事 -- 這裡是殺豬的牛二 牛二的異談茶席-痞客幫 https://erzhen04.pixnet.net/blog/ 牛二的異談茶席-FB https://www.facebook.com/erzhen04/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5.230.100.4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96169366.A.5FC.html
somedoubt: 頭推07/31 12:28
crazedog: 推07/31 12:38
yinyinhly: 推07/31 12:39
aloveting: 推07/31 12:41
whitekiss309: 推!07/31 12:43
king761209: 推!!!07/31 12:48
proger: 推推07/31 12:48
narcissus916: 推07/31 12:58
※ 編輯: erzhen04 (111.83.218.231 臺灣), 07/31/2020 12:59:56
XYZ0FIRE: 推07/31 13:00
※ 編輯: erzhen04 (111.83.218.231 臺灣), 07/31/2020 13:01:03
Snowyc: 推! 07/31 13:06
fj80914: 推! 07/31 13:20
mcid: 推 07/31 13:43
IBjoKer: 好期待下集 07/31 13:47
wishgeo: 大推!!目前最期待的連載 07/31 13:53
wwwsm32: 推 07/31 14:01
fellowfuture: 等好久了開心~ 07/31 14:36
danfisher: 推 07/31 14:45
jimmonster: 好精采。推推 07/31 14:55
mijhgo: 推推推!! 07/31 14:57
angelicmiss: 推 07/31 15:14
sbs963369: 推! 07/31 15:15
yikezhan: 推 07/31 15:15
TKCH: 推 07/31 15:28
sparrow5370: 推!有人罩,真好! 07/31 15:37
irenearies: 未看先推 07/31 15:42
loveyukiho: 推 07/31 16:00
renakisakura: 推 07/31 16:14
viwrabbit: 推恢復連載 07/31 16:19
killerq: 推 07/31 16:55
maple1108: 推 07/31 17:42
niyouzi: 推 07/31 17:47
hoij79627: 這集好刺激!!!! 07/31 18:53
florenren: 另一個人是~~~~好緊張@@ 07/31 19:11
Lisa932: 好緊張 ! 07/31 20:56
lingya821: 推 07/31 21:13
sorry1231: 1看到劈腿笑出來 07/31 21:18
planqqq: 好帥季叔叔 07/31 21:27
hom1979: 推 07/31 22:30
hmhuang: 推 07/31 22:36
nunu1102: 他是誰?太讓人心急了 07/31 22:56
andy740505: 推,超精采 07/31 23:08
f7i69: 推 07/31 23:28
v22333: 推 07/31 23:35
soyjay: 看完覺得季冠仲之前不出手是因為覺得幕後黑手不好對付 08/01 00:16
soyjay: 所以都是遠遠觀察的狀態?去李家藥鋪那次只是剛好凸槌? 08/01 00:19
zxc10259: 推 08/01 00:26
IBERIC: 推! 08/01 00:52
sasan0312: 腿,小鬼弄死他們! 08/01 01:48
marijuanaQQ: 推! 08/01 01:57
esophagea198: 推 08/01 02:07
afuo0320: 推 08/01 03:32
tsmcprince: 推 直覺女鬼是阿婆的血親(妹妹? 08/01 10:05
tsmcprince: 角落那個猜是她的晚輩 08/01 10:06
oho2530: 推 08/01 13:40
cs9947g: 該不會是王的郭姓女友? 08/01 13:42
saymom: 推 08/01 17:53
ashika: 推,好期待 08/01 22:51
a86133: 紅漆小棺該不會是之前茶桌異聞提到的...? 08/02 09:56
flowernini: 每週都好期待更新 08/02 10:06
reime: 推 08/02 10:55
planty139: 小棺應該不是茶桌提到的,陳寶平有說過李身上陰氣很重 08/02 18:59
planty139: 季手上只是養鬼的培養皿比較合理。 08/02 19:00
beastwolf: 推 08/02 19:59
happy2732: 推 08/03 00:24
jeter8695: 該不會是那個姓郭的 08/03 01:07
ccdilnc: 推一個 08/03 08:31
bigbug888: 推 08/03 10:01
sherestress: 推 08/03 21:49
lokijup: 推!斷在這好緊張! 08/03 22:08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marvel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marvel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marvel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