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標題
[創作] 作弊
作者 shaeching
時間 Mon Jun 29 15:51:23 2020
人氣 推:25 噓:1 留言:48
分享給朋友
  這次段考,我非得拿全班第一才行。   從七年級進國中開始,我就是班上的萬年老二,無論我怎麼努力,一位姓廖的男同學 永遠在我前面,我忿恨起老天的不公,明明看見他每節下課都在打球,上課也沒見他多專 心聽講,但憑什麼我就永遠考不贏他?   我不甘心,靠著自己努力一路追趕,差距是縮小了,但是我和他之間好像仍有一道跨 不過的鴻溝,有他在,我永遠不可能拿到第一。   這次段考,爸爸跟我說,只要我能考第一,就送最新款的iphone給我當禮物, 那一台要三萬多塊錢哪!我存了好久的零用錢都買不起的,我怎麼能辜負這次機會?也許 有人覺得我很膚淺,但是國中生除了考試,還能從什麼地方贏得讚賞?我不要當萬年老二 ,我不要爸媽每次皺著眉拿著成績單,一科一科地跟阿廖比,說真的,我壓力真的爆炸大 !我真的很討厭導師每次都要印排名給家長,明明很多班導師都不這樣做,她就是非要害 我被罵才高興嗎?   但是我在學校表現,一直是個乖乖牌,即使我討厭班導,我還是自願當她的國文小老 師,每天對她堆著笑臉,畢恭畢敬,天知道我多麼想吐。   不過這次,卻為我帶來了契機。   因為班導很信任我,所以我知道她習慣把抽屜跟櫃子的鑰匙藏在哪裡,我也知道這次 段考是她出題,她出題是有名的刁鑽,而國文一向是我最不擅長的科目,這次我想要考第 一,國文絕對是最重要的一科。   我知道,她出完題會印出來反覆檢查有沒有錯誤,也曾看過她印出一張答案卷慢慢核 對,如果我沒猜錯,這次段考的國文考卷跟答案都被她鎖在抽屜裡了。   為了新手機,我願意一賭。就像有人說,出老千不被抓到就不算,只要我做得乾淨漂 亮,沒被老師抓到,就不算作弊對吧?   說真的,我已經被沖昏頭了,為了手機,也為了贏他一次,我豁出去了!   我想好了計畫,我知道最近班導家人生病,所以她一下班就會立刻離開,不會逗留, 所以我等待這天放學時間,看著她背著包包走出了校門,我立刻前往辦公室。因為疫情的 關係,學校放學會催學生立刻離開,所以學校裡的人幾乎都走了,辦公室裡也沒有老師, 我火速拿出鑰匙,打開抽屜,一邊警戒著有沒有別人進辦公室來,如果有我也已經編好了 藉口。   一切順利到讓人想笑,放學時間根本沒人進來,我拿到了答案卷,題目卷我也稍微瞄 了一下,果然很難,我拿走班導桌上的影印卡,把這兩份影印了帶回家看,一想到這次國 文勝券在握,我忍不住偷笑。當然我不會蠢到考一百分,錯個兩題應該就不會被懷疑了。   一直到段考當天,國文考卷早已背得滾瓜爛熟,至於其他科我當然也有用心準備,我 唯一沒把握的就只有國文這科而已。   但是在考試之前,我忽然猶豫了。   不是猶豫我是否要作弊,而是我作弊了就保證贏嗎?阿廖的國文也不弱,說不定他不 用答案也可以考九十幾分,那這樣我做的不都白費了?我從抽屜偷偷拿出答案的手抄版, 上面的字跡非常工整,看不出來是誰寫的,而且只有ABCD,老師再怎麼神也不可能對 出筆跡。此時我心中有了新的計畫,既然趕不上他,就把他拉下來!   我的運氣真的非常好,阿廖的座位就在我身後,是我們這排的最後一個,當考試鐘響 ,監考老師發下考卷,我把答案紙摺得小小的,夾在兩張考卷中傳給阿廖,他在完全不知 情的狀況下拿到了那張答案卷,現在只能賭會不會被監考老師發現了。   我一邊寫著早已爛熟的考卷,一邊祈禱身後的阿廖快點被抓到,這時一陣風吹來,根 本像是老天都在幫助我,那張小小的答案卷落了地。監考老師也不是白混的,立刻走過去 撿起紙條,我簡直快要笑出來了,但我極力壓抑自己的情緒,若無其事地作答。監考老師 轉向阿廖,厲聲問這是什麼?我不用回頭都可以想像阿廖那一臉懵逼的樣子。   「什、什麼?」他還在狀況外呢!   「這張紙,我親眼看見從你桌上飄下來,你有什麼解釋?」監考老師居高臨下睨著他 ,他蒼白的辯解顯得萬分無力:「什麼?那是什麼?我根本不知道?」   「還裝死?」監考老師是一位年紀較大的老師,非常嚴厲,「段考作弊情節重大,我 會通知教務處跟出題老師,來確認這張答案是否是這一科的。」   「不是,我真的看都沒看過……」   我心中替阿廖默哀,對啊!我知道你沒看過,不過全班大概只有我知道你沒看過吧! 我眼看大家都往這邊投來狐疑的眼光,監考老師已經找了教務主任跟負責出題的班導了。   「老師,請確認一下這張是否是國文科的答案。」教務主任把答案紙拿給班導,「其 他同學請繼續作答。」大家才停止看他,畫卡聲不斷。   這時班導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顫抖著說:「這的確是國文科的答案,但是我應該保 管得很好,怎麼會洩漏出去呢?」她不可置信地看著手寫的答案紙,主任立刻對了一下阿 廖的答案卡,前二十題的答案跟主任手上的答案一分不差。   唉!我心中默默再替他點了一炷香,誰叫你功課這麼好?居然答案一模一樣,第十三 題跟第十七題明顯就難得要命,我還故意寫錯了呢!   主任的臉色也變得嚴厲,轉向班導說:「江老師,這位學生作弊是大過,但是妳保管 試題不當使試題答案洩漏,我們會舉行考核會討論對妳的懲處。」   班導瞬間呆掉,我心中興奮得要命,這是Double Kill啊!一下幹掉兩個 人!去死去死,你們最好都去死!   我心中正開心,忽然一陣冷風吹過我的耳畔,那風明顯是不屬於這季節的冷,但是周 圍的人都沒有任何動靜,雖然感覺怪,不過不掩我心中的興奮感,到底要怎麼懲處他們兩 個呢?   「老師,我沒有!我不知道那是哪裡來的!」阿廖總算回到狀態中,但是這時候的情 勢已經不容扭轉了。   「段考作弊,大過一支,該科零分計算,你說你沒作弊,那答案為什麼一模一樣?」   「是我自己答的……」   「這個學生成績很好,說不定的確是他自己答的……」班導白著臉幫阿廖辯解,但是 紙條是鐵證,沒有任何說辭能更有力了。   我感覺班導掃了我一眼,的確,知道鑰匙位置的我有點可疑,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我 只知道她放鑰匙的舊地方,段考前一週她換地方放了啊!只是剛好我在找別的老師問問題 時不小心看到喔!   「我……我接受學校懲處……」她自身難保,也無力再為阿廖說話了,阿廖不迭聲地 說不是他,可是連班導都保不了他,他的辯解根本沒人聽得進去了。 我鎮定地寫完剩下的題目,主任叫阿廖做完剩下的題目,可能因為心情太緊張無 力讀題,後面的題目他錯了七、八題,這更加坐實他前二十題是抄的!   收卷後,全班都在討論這件事情,大家都用鄙視的眼光看著阿廖:「原來第一名也沒 什麼了不起!作弊誰不會啊!」   「就是嘛!每次考試領了老師那麼多獎勵,原來都是騙人的,那對他後面的名次多不 公平啊!」   「我沒有!」阿廖大聲吼道,但是疑慮已在所有人心中種下,他說的話已經沒人要相 信了。   我心中說多爽就有多爽,他國文零分,還失去了老師的信賴,以後我看他再考第一名 都會有很多人質疑了!   剛才那陣冷風突然又劃過我耳畔,我聽見一聲輕笑聲:「很開心嗎?」   我轉頭四望,並沒有人在我旁邊,可是那聲音如此之近,就在我耳邊,又是一陣輕笑 :「陷害别人,很開心嗎?」我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附近的同學被我嚇了一跳,連聲問幹 嘛幹嘛?我搖搖頭,該不會是我幻聽吧!   接下來幾門考試,阿廖被帶去教務處單獨應試,以免他再度「作弊」,而我安安穩穩 考完,也沒再聽到奇怪的耳語聲。我回到家躺在床上,興奮地想著什麼時候可以拿到新手 機,到時應該讓全班羨慕死了!   我哼著歌,圍著浴巾打開蓮蓬頭開始洗頭,泡沫不小心跑到眼睛裡讓我甩了一下手, 用清水沖一下,但我低垂的眼簾,往地下看去,光潔的地板上有幾個溼腳印,像是有人朝 著我的方向走來,我心中疑惑,我進來時腳是乾的,為什麼會有腳印?我還來不及細想, 頭髮便被人拉了一下,我痛得齜牙,以為是勾到什麼了,但是看向地上一把頭髮,我愣了 。   我的頭髮是染棕色的短髮,地上卻是一大把黑色長髮,我確定剛才踏進來時沒有,而 且家裡也沒人是長髮。我忍著噁心,用腳尖把頭髮踢到一邊去,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鬼東西 ,髒死了!我沖掉頭髮上的泡沫開始洗澡,眼睛還是有點痛,我半瞇著眼,又是一陣冷風 吹來,我打了個哆嗦。   等等,浴室門我關著,也沒有窗戶,風從哪來的?這時我感覺到有一隻手指,用指尖 ,從我的後頸一路劃到後背,我後背頓時感到一片冰涼,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甩開蓮蓬 頭立刻轉身,耳邊又是一陣輕笑聲,這回我聽清楚了,是一個女孩的聲音:「陷害別人, 真的那麼開心嗎?」聲音陰惻惻的,一股冷氣就直接裹上我全身,我的脖子好像被什麼勒 住,讓我呼吸困難。   我用盡力氣爬出浴缸,腳後跟又被人拉了一下,我整個人滑向鏡子,「不要!」我的 左手往前伸,右手拉住勒著我脖子的東西,但衝勢不減,我的左手撞上鏡子,鏡子裂了一 片我瞬間掛彩,但是有人按著我的頭想讓我的臉也順勢被割破,我奮力抵抗,看見鏡子裡 有一隻手,正按著我的腦袋,那隻手是青黑色的,好幾塊地方皮都掀起,露出腐爛的肉, 那隻手力大無窮,而鏡子裡倒映出勒在我脖子上的是一束頭髮。我一隻手撐著鏡子,一隻 手死命拉扯著脖子上的頭髮,眼見一個長髮女孩從我背後慢慢露出臉來,臉上掛著猙獰的 笑:「好玩嗎?」   我大驚失色,往後踢了好幾下,但都踢空,眼看我的臉就要撞上裂開的鏡子,忽然對 方力道一鬆,我因為反作用力,整個人往後跌,一屁股坐在浴室地上,我摸摸脖子,上面 哪裡還有什麼頭髮?背後哪裡有什麼女孩?但是我頸上的一片紅痕,告訴我剛才那一切都 是真的!我的左手掌被劃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我全身痛得要命,勉強扶著洗手台站起 來。剛才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感覺想要殺我,卻在最後關頭又放了我,到底搞屁啊?   我把鏡子掀開,拿出後面的優碘和繃帶,想要包紮一下,關上鏡子時,我嚇得失聲尖 叫。   鏡子裡根本不是我的臉啊!那是一張青白浮腫的臉,留著長長的黑色頭髮,低垂著頭 ,但我可以看見她的眼睛,正惡狠狠地瞪著我!   「不要過來,妳、妳到底是什麼?」我顫抖著問,她的全身都在滲水,不停往下滴。 「我根本不認識妳!我沒惹過妳!妳走開!」我對她大喊,好像這樣就可以掩蓋我的害怕 ,鏡子裡的她歪歪頭,對著我邪邪笑了一下,然後將她雙手伸向前。鏡子表面如水波紋閃 動了一下,她的手就這樣硬生生從鏡子裡擠了出來。   貞子嗎?這次不從電視機,改從鏡子?我荒唐地想著,但是我不能讓她爬出來!我用 洗髮精的瓶子把鏡子整個砸破,我看妳怎麼出來,鏡子裂成一片片,每一片上面都是她的 眼睛,一直瞪著我,一直瞪著我……   我的尖叫聲終於引起了家人注意,我媽衝進來看到這一片狼藉,還有我手上的血,「 妳這是怎麼了?」   「鏡子、鏡子……」我哆嗦著指著鏡子,但此時破碎的鏡子裡什麼都沒有,我媽慌忙 幫我包紮,檢查我身上還有沒有受傷的地方,包上浴巾扶著我出了浴室,自己再趕快去掃 碎玻璃。   等她收拾完,我還在發抖,我媽摟著我的肩膀說:「沒事沒事,什麼都沒有,妳是不 是考試壓力太大了?」   壓力大!我也希望是壓力大!誰可以告訴我哪種壓力會出現這種鬼東西!我媽把我扶 回房間,擔憂地看著我:「就算考不好,也不用這樣折磨自己,考第二就考第二嘛!我們 都習慣了不是嗎?」   為什麼?明明是安慰我的話我聽起來那麼刺耳?難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考試嗎? 我賭氣推開她,大聲說道:「我這次一定會考第一名!請你們不要再煩我!趕快去買手機 啦!」我氣得把她推出我房門,鎖起了門坐在床邊生悶氣,剛才的恐懼彷彿被怒氣沖散, 我做了多少努力啊!我一定可以考第一好不好?   這時的我,根本就忘了,那個第一名並不是光明正大拿到的。   我拿起吹風機把頭髮吹乾,換上睡衣,哼,明天,明天你們就不能再說我總是第二了 !   晚上我睡得很不安穩,明明沒有開冷氣卻覺得很冷,我拉緊了被子,卻覺得有人在拉 我的被子,我用力扯回,罵了句髒話,不耐地翻了個身。一陣透骨的冰寒讓我不自主張開 了眼睛。   那女孩就睡在我旁邊!眼睛瞪得大大的,似笑非笑地看著我,眼窩裡還掉出幾隻蛆蟲 ,我動彈不得,感覺蛆蟲正在往我身上爬,我全身發癢,卻沒有辦法去撥掉那些東西……   她張開嘴,一陣刺鼻的腐臭味傳來,我雙眼流淚,卻閉不起眼,她輕聲說道:「妳知 道陷害人會有什麼下場嗎?」她微微一笑,說真的,若不是她五官都有點腐爛,搞不好 長得還挺正。但是我真的沒有興趣欣賞女鬼正不正,我想到她一直說陷害人,難道她跟阿 廖有關係,是來幫他出氣?   「陷害人的人,就要這樣。」她掰開我的嘴,伸出腐臭腫脹的舌頭,直接伸入我的嘴 裡。   我他媽的跟一個全身腐爛的女鬼在舌吻!我又不是蕾絲邊!不對!就算是男鬼我也不 要啊!   但是容不得我抗拒,她的舌頭帶著腥臭味伸入我的喉嚨,我嗚嗚狂叫,噁心的感覺蔓 延了我全身,我要吐也吐不出來,直到我快要昏過去,她終於放過了我,我滾下床,摳著 喉嚨死命地乾嘔著,淚眼模糊中看見一雙腳緩緩向我走來,她光著腳不斷滴水,滿地都是 水漬,我吐得說不出話來,她俯下身,輕輕說了一句:「我會一直陪妳玩,到死為止。」 然後就是一陣狂傲的笑聲,慢慢遠去……   我大口喘著氣,她為什麼要纏上我?難道真的跟阿廖有關?只是記個過,有這麼深仇 大恨嗎?我頭腦混亂,但是我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她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   我爬上床去拿了手機,女鬼睡過的地方全都溼透,床我不敢待著,我坐在書桌前直到 天明。我孤狗了很多關鍵詞:XX國中女學生死亡、溺死、被陷害…….等等。 最後查到九年前,我們學校有一位張姓學姐溺斃,但是因為少年保護法的關係,名字、原 因都沒有寫。   我直接收拾書包去學校,一到學校發現教室裡瀰漫著詭異的氣氛,我的好友舒瑜八卦 地靠近我,對我說:「妳知道嗎?阿廖昨晚割腕了!」   「什麼?」我驚了一下,他那麼堅強的人怎麼會……「那、那他還好嗎?」我懷著恐 懼問道,拜託不要死,不要多一隻鬼來纏我!   「聽說父母發現得早,沒什麼大礙。」舒瑜小聲說:「不過聽說他父母好像認為ˋ是 學校的錯,要告學校呢!」   「不會吧……是他自己作弊啊……」我盡量表現出一點都不心虛的樣子,舒瑜聳聳 肩:「誰知道呢?班上現在也是分兩派意見,有人覺得他作弊,也有人說不可以一作弊就 是兩年都考第一,那太誇張了!總之導師現在很慘,家長怪她,學校要處罰她,她這次真 的麻煩大囉!」   我敷衍了舒瑜幾句,等到下課,我就跑去圖書館借閱九年前的畢業紀念冊,一個班一 個班地翻,只要是張姓女學生我就仔細看她的長相有沒有一點相似。直到我翻到九年十二 班,一張清秀的大頭照被放大特別擺在一頁,旁邊是同學們手寫的「永遠懷念妳」、「到 天堂也要快樂喔!」這一類的話。我幾乎可以肯定,這位張佳茜就是那個女鬼!我翻來覆 去看著大頭照,五官看來是有點相似,但她為什麼會死?畢業紀念冊上當然不會說明。   我煎熬不已,我必須弄清楚她是為什麼纏上我,我不想跟她夜夜春宵,拜託她趕快走 吧!   我走到學務處,胡亂編造了一個託夢的理由,問裡面的老師張佳茜學姐到底是怎麼死 的?誰知學務處的老師都面露難色,原來九年前他們並不在學務處當行政,當時的學務主 任都已經退休了。生教組長調了一下記錄,皺了下眉頭,但什麼都沒跟我說。   我覺得學姐的死一定不尋常,但是我猜學務處就算知道大概也不會跟我說,畢竟這事 關學校的聲譽、學生的隱私。   我心不在焉上了一天課,今天的調查完全沒有收穫,網路上查到的最多也只有說是無 他殺嫌疑,但學姐為什麼要自殺,我還是不知道。   又到了令人害怕的夜晚,我真的很怕她再出現,我開著浴室門洗了個戰鬥澡,把昨晚 的床單扯下換了一套新的,滿心都是想著她若再來怎麼辦?我拿了好幾個護身符掛在門上 跟身上,希望可以阻擋她,迷迷糊糊間我睡著了,聽見滴滴答答的水聲,我立刻驚醒.抱 著被子縮成一團,不敢探頭往外看。   「張學姐,我應該沒有犯到妳吧……九年前我才幾歲,妳找錯人了。」我大著膽子說 道,我能感覺到房間裡的溫度一下子下降好幾度,她的聲音幽幽傳來:「妳陷害無辜的人 ,還敢說沒有犯到我嗎?」   「妳說阿廖?妳跟他什麼關係?」我脫口問道。   「我跟他沒關係!」我的被子突然凌空飛起,學姐用陰寒無比的眼神看著我:「我是 和你們這些陷害別人的人有關係!」   「我、我明天就去跟老師坦白,是我錯,妳別再纏著我了!」我全身發抖,如果面子 跟命選一個,我選命,大不了就記過零分,命卻只有一條。   「道歉有用的話,那我的命算什麼?」她惡狠狠地說。   「那妳要我做什麼?只要妳放過我,我全都答應妳!」我緊張地說,但萬一她要我償 命呢?   「真相!」她歪著頭看著我,眼窩裡的水不停在流,「我要妳把真相公諸於世。」   「什麼真相?妳不是自殺的嗎?」 她用濕黏的手拍拍我的臉,告訴我一件驚人的事實。   九年前,那時還叫基測不叫會考,當時九年級的張佳茜學姐的成績很好,直接推甄上 了第一志願,誰知道畢業考時,有人檢舉她作弊,作弊的答案卷在她抽屜找到,她百口莫 辯,學校依校規記了她大過,誰知道學姐錄取的學校知道了這個消息,直接取消了她的入 學資格,理由是不收品德不良的學生。   學姐又驚又怒,但她猜到陷害她的人是誰,就是候補第一位的男同學-莊凱恩。 學姐找他對質過,他沒有承認,但是眼底的心虛讓人一覽無遺,學姐到處跟人說她是冤枉 的,可是沒有人相信,最後她懷著滿腔忿恨,跳學校的生態池自殺。生態池其實不深,可 是學姐死意堅決,一頭就栽了進去直到溺斃。   我渾身發抖,難怪她要纏上我,我對阿廖做的事情,跟她當年所受的冤屈幾乎一模一 樣,她笑著對我說:「像你們這種陷害人的人,根本就不應該活在世界上,但是我給妳機 會,妳去揭發真相,我就放過妳。」   我慌忙點頭,只要不叫我去死,我什麼都答應!   她看著我笑,笑意未達眼底:「妳最好是可以做到,否則……」她冷冷的聲音遠去, 她今天沒有傷害我,我想她是真的需要有人幫她說出真相。   第二天,我去向導師說出真相,被削得有多狠就不用說了,後來我和我爸媽,在學務 處親口向阿廖和他的家長道歉,我看到阿廖家長吃人般的眼光,還有我父母恨透了我的眼 神,我一句話都不敢說,最後這件事,就以我被記兩大過結束。   但還沒結束,我無視於班上同學鄙夷我的眼神,我在各大論壇寫出了學姐告訴我的故 事,當然有許多人嗤之以鼻,也有一些人說同情學姐,我再把自己的罪及撞鬼經驗寫上去 ,便有些好事份子開始肉搜已是社會人士的莊凱恩學長,他一下子被起底,被人攻陷了他 的fb及ig,他怎麼辯解也沒人相信,彷彿跟九年前學姐的立場倒了過來,這次換他被 攻擊到體無完膚。對不起,我不是聖人,為了我的命,我也開了好幾個小號去辱罵他,直 到這件事上了社會新聞,莊學長以行為惡劣的理由被公司開除,恐怕之後找工作也很困難 了。而這件事終於慢慢告一段落,雖然還有同學會對我冷嘲熱諷,但是跟命比起來,這一 切都不算什麼。   學姐再也沒來找過我,我也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害人終害己,陷害人的事我再也不 敢做了。   平靜了些日子之後,某天晚上我接了一通電話,打來的是我班上一位跟我並不太熟的 同學采雲,我聽見她憂心忡忡地說:「心雨,最近妳是不是一直在散播關於一個自殺學姐 的事情?」我答了聲嗯,這件事鬧這麼大,我當然也被起底,只是因為我是國中生,新聞 不敢報我名字,但是學校裡的同學幾乎都知道是我做的。   「那個……」采雲有點猶豫地說:「我聽說妳說的那些事,好像、好像不是真的…… 」   「哪裡不是真的?我都被纏成這樣了!」我不耐煩地說道.她又跟我不熟,來跟我說 這些幹嘛。   「不是的,九年前我哥哥在學的時候,我爸是家長會長,他跟我說張學姐被記過,不 是因為作弊,是因為、因為性平案件……」   性平案件?怎麼又扯上這個了?難道學姐跟人有複雜的關係嗎?   「性平案件家長會長要出席,我爸說,學姐的交友情況……就是那個……有點複雜, 學校為了保護未成年的學姐,就沒有說出來,只是記過,我爸也只跟我說這麼多,我覺得 ……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我渾身冰冷,我誤會了什麼?我所知道的都是學姐跟我說的啊!為什麼現在又跑出來 一個交友複雜?誰可以告訴我誰說的是真的?我怔怔地發呆,連手中電話落地都沒注意到 ,直到一聲聲急促的門鈴聲才讓我回過神來。我隨手把手機放進口袋。   今晚爸媽都不在,我走去開門,「誰?」   「您好,請問是陳曉月小姐嗎?有宅配。」門外的男人拿著一個大包裹,汗流浹背地 說著。   「她現在不在,你晚點送行嗎?」   「拜託!小姐,這冷凍宅配耶!妳就簽個名幫我冰起來可以嗎?」   我看他滿臉是汗,猶豫了一下便打開門接過箱子,總覺得這人有點似曾相識,大概是 常來這區送宅配吧?我剛放下箱子,想要簽收,一陣冰冷的銳痛從我肚子傳來。   眼前的男人,手持著染滿我鮮血的刀子,摘下了鴨舌帽,我才知道為何覺得他似曾相 識了。   他根本就是莊凱恩,那個陷害學姐的學長啊!但他跑來殺我是怎麼回事?   「我讓妳造謠!讓妳造謠!」他又一刀刺來,我閃了一下,刀尖沒入我左肩,我疼得 大叫,「我明明沒有害過那個跟誰都可以上床的婊子!妳為什麼要造謠毀了我的人生?我 哪裡得罪妳了?」他狀似瘋狂地抽出刀子,眼神淬滿了瘋狂和怨毒,再度捅我。我血流如 注,跌跌撞撞往家裡逃,被他一把拉住腳往後拖,再一刀刺在我背上,我瘋狂尖叫,想起 剛才采雲跟我說的話,難道真的是我弄錯了?學姐為什麼要騙我?   他還想再下刀,忽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不顧刀子還插在我背上,轉身就逃, 我猜他神智已經不太正常了吧……我在劇痛中鬆了一口氣,爸媽回來了,我有救了……   沒想到映入我眼簾的,是學姐!   「說真的,我要謝謝妳呀!我替我的男朋友也謝謝妳,搞垮了莊凱恩,妳都不知道他 有多煩,老是擋住我男朋友升職的路。」學姐此時的臉龐清秀嬌俏,完全不像我之前看到 那般腐爛可怖,「為什麼……騙我?」我吐出鮮血,十分不甘地問。   「因為我跟妳一樣,是喜歡陷害別人的人啊!難得波長相合,我當然要好好利用妳啊 !順便告訴妳好了,我可沒自殺,只是被記過心情不好多喝了兩杯,不小心跌進生態池而 已,嘖嘖……看看妳的身體,及時送醫應該還能救吧!我就將就一下吧!」   「妳到底……在說什麼?」   「跟妳道謝啊!」學姐湊近我低笑:「妳今後的人生就由我接收了,怎麼樣?驚喜嗎 ?」   我眼前逐漸發黑,也聽不見學姐在說些什麼,眼皮如有千斤重,緩緩閉上,此時再多 的悔也無用了,一切都是害人終害己……    不知過了多久,我輕輕睜開眼,身上好痛好痛,眼前是一個男子,我嬌媚一笑:「 老公,快帶我去醫院啊!不然我要撐不住了呢!這可是難得的好容器,今後我們就可以永 遠在一起囉!」   男子對「我」微微一笑,把玩著那把刀子,「佳茜,這些年來,真的辛苦妳了,幫我 掃去一路的障礙……」他深情地望著我,我忍著痛想攀住他的脖子,「你我之間,不用計 較這麼多,來,快送我去醫院……」   「當然,我馬上就帶妳去……」他彎下身,作勢要抱起我,我軟綿綿地想投入他的懷 抱。忽然頸上一涼。   那柄水果刀,劃破了我的脖頸,也割斷了我的頸動脈。   「你……」我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望著他,他俯身在我耳畔低聲說:「妳覺得,我 真的會想要妳這麼心狠手辣的女人嗎?妳不過就是我養的一隻小鬼!佳茜,謝謝妳這些年 做的一切,不過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我噴出一口鮮血,他優雅地擦去,「妳是被莊凱恩殺的,不是我,我只是來送妳一程 ,算了結我們多年情份,噓噓……不要勉強說話,好不容易變成人了不是嗎?好好享受這 一刻吧!我已經把妳封在這個身體裡了。」他站起身,留給我一個決絕的背影。   「國中時,謝謝妳沒把我供出來,我愛妳,再見。」明明應該是充滿柔情的話語,聽 著怎麼就這麼冷呢?這就是我愛了多年的男人,我向後仰倒,看著天花板旋轉的吊扇,鮮 血不斷從我口鼻流出,我好冷……當了這麼多年鬼,我才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根本就 不是鬼。   我再度閉上眼睛,我知道這次沒有再睜開的可能了,他的腳步聲越來越遠,我伸手空 抓,只是一片虛無,我發出了不像笑聲的笑聲,原來最可笑的是我。一片黑暗向我襲來, 我再度笑出了聲,卻只是一片瘖啞淒涼,溫熱的血液如同恨意,爬滿我全身,呵呵……再 見!你最好祈禱我們沒有再見的一天!我在心中大笑,摸出了口袋裡的手機,鮮紅的秒數 快速跑著,手機躺在我逐漸冰冷的手裡。   可惜啊!我本來是想錄下你對死而復生的我說的情話呢!     (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64.10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93417089.A.E18.html ※ 編輯: shaeching (49.216.64.101 臺灣), 06/29/2020 16:14:01
fatbean: 坐等解釋 到最後我看得一頭霧水06/29 16:27
shaeching: 咦?很難懂嗎? 06/29 16:30
agentlin: 不會阿不難懂 06/29 16:36
EURISKO: 一樓,最後的我換成了學姊了 06/29 16:39
fatbean: 噢 懂了 一開始漏看學姊怎麼死的 覺得銜接得有點勉強06/29 16:53
ltyintw: 最後是兩個靈魂封裝在同一個身體嗎?06/29 17:00
shaeching: 最後是原主角死了 學姐被封(男友怕她報仇) 06/29 17:02
wish15150507: 還不錯啦0.0 06/29 17:28
wish15150507: 所以出現了莊凱恩殺女主角,然後女鬼的男友再出現 06/29 17:30
wish15150507: 是吧? 06/29 17:30
shaeching: 樓上正解06/29 17:31
yunniruins: 最後害人的都沒有好下場呀06/29 17:32
shaeching: 對啊!不過莊凱恩算是有點衰 雖然他殺了主角06/29 17:35
haudai: 屍島什麼時候出(52) 不要富堅了 快出06/29 17:37
shaeching: 那個......呃.......先看短篇啦.......06/29 17:39
anotherka: 最後應該不要用「我」來敘述會更好06/29 17:52
shaeching: 其實這部分我也煩惱了一下該用第幾人稱 畢竟學姐佔用了06/29 17:54
shaeching: 「我」的身體 不過用第一人稱果然會令人看不懂.......06/29 17:54
fatbean: 不過以前性平的事好像沒交代?06/29 18:52
shaeching: 性平其實蠻簡單 就是學姐跟異性不正當交往 但是學姐沒06/29 19:06
shaeching: 捅出男友 自己扛了06/29 19:06
jplo: 轉折真多 …06/29 19:09
shaeching: 被樓上發現我的壞習慣了哈哈 我真的超愛轉來轉去 轉到06/29 19:16
shaeching: 自己都頭暈被繞進去了 06/29 19:16
※ 編輯: shaeching (1.200.203.237 臺灣), 06/29/2020 19:19:57
teqogo: 推 06/29 20:14
LUSTBOY: 推 06/29 20:44
bunider: 推 06/29 20:59
changwenja: 推 轉的我好暈啊 人間事好複雜QQ 06/29 23:31
winya: 推 06/30 03:53
grassbear: 推 06/30 05:20
tom282f3: 不錯 06/30 06:02
gor412: 推~>///< 06/30 12:39
Bighand007: 推 06/30 13:41
Tony0201: 推推 06/30 13:58
loona: 衰爆 06/30 14:00
dvd0314: 推 06/30 19:08
winterherz: 結尾轉折太擠了,一下子塞太多資訊進去,顯得跟前半段 07/01 00:52
winterherz: 的鋪陳節奏無關,加油加油 07/01 00:52
wildcat5566: 推,好多反轉啊 07/01 08:15
greywagtail: 滿好看的 07/01 12:21
YBlueMoon: 推 07/01 15:38
paril: 轉轉轉 我經歷了悲喜 07/01 20:36
dvd0314: 推 07/01 21:34
weRfamily: 學姊這麼會打人 結果被殺得這麼乾脆 07/03 02:40
elisiselisis: 好厲害== 如果出書我一定支持 07/04 03:41
IBERIC: 推 07/07 02:29
HAVEaCAT: 好好看 07/07 22:06
ks96021019: 隨便造謠不用查證?三小故事還大家都相信 07/08 16:31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marvel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marvel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marvel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