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WOW
標題
[創作] 悪巧み~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76
作者 Nashooko
時間 Tue Sep 15 22:09:57 2020
人氣 推:2 噓:0 留言:2
分享給朋友
※排版正常,建議手機使用者點閱,閱讀體驗較佳的blog版: https://episode.cc/read/ArtificialkidsN/my.180715.214037/166   姆夏在樹林中狂奔。   她的身後拖著點點血跡,狼爪在泥地留下了鮮明的血印。被遺忘者盜賊 掛在她背上,用僅剩的右手揪著她的毛皮。   「姆夏,喂……」半瞇著眼,他說:「死了吧?那些……混蛋,幹掉…… 對吧?死光……」   「別說話!」姆夏低吼一聲。「……對,死光了。我們要回去了!所以 你好好抓穩別亂動,知道嗎!」   被遺忘者盜賊咳了幾聲,乾枯地笑起來。笑聲在風中逐漸微弱,最後終 於完全消失了。   忍住落淚的衝動,姆夏腳下不停,憑著記憶中的地圖努力辨識方位,繼 續往前跑。   在她背上,丹帝的右手已悄然鬆開,染血的手臂無聲垂下來。   幽冥般的低語聲在風中響起。窸窸囌囌難以聽清。   姆夏猛然停住腳步。   遠方似乎有蹄聲接近,糾結的藤蔓與樹根間浮動著濃稠的黑影。   聽著那些聲音,姆夏伏低身形,亮出獠牙與利爪,靜靜等待敵人的到來。 悪巧み~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No.76 Running through the Night   站在食人妖薩滿的屍體旁,瑞斗盯著艾波恩與瑟凡西諾,眼神冷得像在 看著陌生人。   「……你們應該明白,我當初之所以留下來斷後的理由吧?」   他揚手。祕法飛彈在托提的腹部爆開。   「下午讓那個食人妖溜掉的後果,你們應該也都看見了吧?」   他隨手一揮。祕法衝擊在萊沙背上劈出一道深溝。   「而那群部落能對我們造成多少威脅,你們也應該都深有體悟了吧?」   他輕彈手指。沃斯塔夫的頭顱被祕法彈幕徹底炸爛。   「然而,你們卻打算在明顯佔優勢的情況下放走敵人,平白增加多餘風 險──不好意思,這作法我不能理解。完全無法接受。」   瑞斗攤開雙手。手中白光粲然,毫無溫度,沒有半點情感。   「我這人一向非常愛惜自己性命,所以你們兩個最好給我解釋清楚:」 他的紫眼閃著冷光。「為什麼要做這種會讓同伴有生命危險的事。」   瑟凡西諾脹紅了臉,無法回答。   她知道自己應該下手,但她就是做不到。而這顯然不是能說服瑞斗的答 案。   艾波恩拾起傷痕累累的重斧,走到瑟凡西諾身旁,伸手替她施了幾發聖 光術。   「那個薩滿傷得很重,也沒有座騎,不可能追上我們。」他的聲音有點 沙啞,卻依舊平靜有力。「在那種情況下,我認為對方已經沒有即時威脅性 了。」   他的聖光閃現在瑟凡西諾身上撫觸,緩緩治癒她的傷口,溫和得像在安 慰她。   「我們都受了傷,繼續戰鬥沒有好處。與其激對方拚死做最後的困獸之 鬥,不如趕緊撤到安全的地方療傷。」看著瑞斗,他嚴肅地說:「這樣的解 釋,你滿意嗎?」   瑞斗揚眉,「……很好。」散去法術,他朝艾波恩身後一指。「那你要 不要對她把剛才那些話再說一遍?」   他們回過頭,看見希理絲從林中走出來。她面無表情,手中緊握的匕首 正在滴血,全身上下散發的氛圍沉靜得駭人。   艾波恩心頭一震。瑟凡西諾幾乎窒息。   「──來,瑟凡西諾,艾波恩。」   站在他們背後,瑞斗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溫柔:   「你們兩個,看著她的眼睛,告訴她:你們打算放走那些把整個夜精靈 營地趕盡殺絕,不留任何活口的兇手;饒過那群不只殺光她族人,還連我們 都想追殺到底的傢伙。告訴她:你們明知她可能一輩子回不了達納蘇斯,聽 見她被同胞叫成叛徒,卻還是打算放過那些罪魁禍首,對她的遭遇一點感覺 都沒有──」   「不是!瑞斗,等等……」瑟凡西諾囁嚅:「我沒有那個意思!我沒有──」   「沒事,瑟凡。我知道。」希理絲打斷她。「沒關係。」   「妳是真的沒關係,還是在顧慮他們的心情?」瑞斗盯著希理絲,語氣 裡有幾分心疼。「都這時候了,妳為什麼還要繼續勉強自己?」   「夠了,萊克特。我知道你想幹嘛。」希理絲說:「情況緊急,別囉嗦 這麼多,再慢就追不上了。走吧!」   「……我懂了。」瑞斗停頓一下,低聲嘆了口氣。「但我是真的很關心 妳。」   這句話像在瑟凡西諾腦袋上狠狠開了一槍。   艾波恩深吸一口氣。希理絲卻只皺了下眉頭,反應還是很平淡,像是完 全不把他這些把戲放在眼裡。瑞斗瞇起紫眼,從瀏海底下仔細觀察她的表情, 依舊沒看出什麼端倪。   「所以妳放心吧。這一次,我絕對會陪在妳身邊,跟妳一起走到最後, 確保一切正常。」他意有所指地說:「不留任何後患。」   希理絲雙眼一冷,筆直走向瑞斗,不發一語。   她的腳步很輕,踩在地上了無聲息,卻每步都能踩穿瑟凡西諾的心臟。 瑟凡西諾看著她越走越近,心臟沉得像是被灌了鉛,連跳動都艱辛無比,幾 乎要昏過去了。但希理絲依舊面無表情,只淡淡瞟了她一眼,便游魚般自她 身旁擦過。   而當她走過艾波恩身旁時,她的聲音忽然幽幽飄進他耳裡:   「……你們兩個快走吧。」那句話實在太輕太低,連近在咫尺的艾波恩 都忍不住懷疑,這或許只是他因愧疚所產生的錯覺。「不要再回來了。」   艾波恩連忙回頭,還想說些什麼。然而希理絲沒再理會他們,逕自跳上 夜刃豹,拉起韁繩,衝進森林頭也不回地走了。   瑟凡西諾看著她的背影,腦中一片空白,全身虛軟無力,卻還是撐著靈 魂收割者站住了。   低下頭,她看見希理絲給她的獸笛還在胸前搖晃,突然覺得自己心臟像 是被人狠狠插了把刀,拔不出來又捅不進去,只能卡在那裏不斷淌血,不斷 化膿,不斷腐爛,不斷發臭──   「我是成熟的大人喔。」盯著她,希理絲臉上帶笑,金眼裡卻充滿複雜 的情緒。「我難過,但不生氣。」   「聽好囉,瑟凡:接下來,妳要當艾波恩的眼睛跟誘餌。他要活著就靠 妳了──放心,沒那麼難啦。來,抬頭挺胸!」希理絲用力拍了下她的背, 眨著眼朝她微笑。「妳可是術士啊!」   「妳說,下次遇到就、就一起。但妳現在不要。妳要跟、跟他們,不要 我……」坐在鑲金玫瑰裡,希理絲揉著眼睛,哽咽地說。「因為我很壞,是 我的錯,所以妳、妳們大家都不要我,沒有人要、要我……」   希理絲站在烏爾莎的屍體前,背對著她靜靜不說話。   希理絲坐在凍石農場的壁爐旁,拉著她瘋狂講了整個晚上的話,即使語 不成調也還是死命地說,彷彿聲音與聲音間的空白會將她帶走。   希理絲站在丹莫洛的懸崖邊,在大雪紛飛中搖搖晃晃轉頭望向她,淚水 凝成冰珠連結成串將她的雙眼徹底覆住,臉上的微笑卻依舊完美無缺,甜美 燦爛得如此無助。   瑟凡西諾按住胸口,感受到自己傷口的刺痛,血液沁出的溫熱,以及胸 膛裡砰砰直跳的心臟。儘管傷痕累累,但那裏並沒有刀,只有被鮮血染紅的 部落獸笛還在輕輕晃盪。   艾波恩突然揉了下她的頭髮。她抬起頭,看見聖騎士已經扛起重斧,僅 存的右眼一如往常,依然閃著溫和的藍光。   她深吸一口氣。   環著盜賊的腰,瑞斗戴起夜視鏡,施法開始偵測魔法能量。「這邊打得 一團亂,反應太雜,先繞一下。」希理絲勒起韁繩,轉了個方向衝出去。   「你不是說,我才不是什麼悲情少女嗎?」她慢吞吞地說:「還裝得副 替我打抱不平的樣子。你利用起別人的罪惡感也是非常順手嘛。」   「有罪惡感就表示他們自知理虧。」瑞斗冷冷回答。「我不知道他們在 蠢什麼。都有前車之鑑了,還搞出這種破事,是把負責斷後的我們當白癡嗎?」   「我們斷後也只是在那邊野餐而已,幹嘛講得好像你多委屈一樣?」希 理絲放慢速度,仔細搜尋薩滿逃跑的痕跡。「而且艾波恩其實沒說錯啊:既 然對方追不上來,那當然是把人放著讓她等死就好,幹嘛拚著傷勢跟她硬幹?」   「有恐懼術又是二對一,這還需要硬幹嗎?」   「正確來說,是二對二──那個德魯伊是我幹掉的。」希理絲糾正。   調轉方向,她們拉著夜刃豹繞了一陣子,終於在山澗對面發現了新鮮的 血跡。沿著血點與移動痕跡,她們在林中加速奔馳。   「你也看到了:瑟凡他們傷成那樣,沒有一擊定勝負的本錢,當下硬拚 搞不好反而會被德魯伊繞回來偷摸掉。既然如此,盡快離開現場療傷,設法 找地方躲起來拖時間,等著跟我們碰頭才比較合理吧?」   瑞斗沒回答。希理絲瞄了他一眼。   「這道理很基本,你不可能想不通。若你只是不爽被當白痴,那艾波恩 說明完理由後,你其實就該消氣了,不用再抬我出來刺激他們。」她平淡地 說:「承認吧,萊克特──你才不在乎三小合理還正確。你只是天生就愛見 縫插針,沒事就想踩人痛處,別人越痛你就越爽,跟我半斤八兩差不了多少。」   瑞斗撇過頭,盯著路邊似曾相識的血痕看。「別把我跟妳相提並論。」   「嗯好啊,所以你其實是笨到看不出來這樣戳他們沒有意義。可以呀? 這答案我接受。」希理絲頓了一下,突然又笑了。「又或者,你只是天真到 以為傷害他們,就可以連帶傷害到我,自以為我會因為瑟凡難過,就慌張得 想把事實全部說出來,滿心期待能看到我不知所措的反應,一邊戳他們還一 邊偷偷觀察我。」   他環在她腰上的雙手緊了一下。她輕笑一聲。   「行了吧?這樣很難看。」她悠然道:「才剛說我不能碰,下一秒又來 招惹我。犯賤也要有個限度好嗎?」   「……我的確不打算招惹妳,但若有機會踩妳兩腳,我也絕對不會錯過。」 靠在她頸邊,瑞斗發出不情願的哼聲。「所以妳最好記住:囂張沒有落魄久啦!」   「是嗎?那你最好再多加把勁。但在那種情況下,你居然還有心情搞我。 這份積極挑戰的精神值得嘉獎。」希理絲鬆開韁繩,還真拍了兩下手。「再 接再勵。等你唷!」   若不是礙於現況,瑞斗這瞬間還真有直接咬斷她脖子的衝動。希理絲臉 上笑得燦爛,心裡卻鬆了口氣。   ──因為她不要他知道她的任何事。不要。不行。快逃。不可以。   ──把一切通通藏起來。   「不玩你了,我膩了。」停下夜刃豹,希理絲朝地上的血跡及模糊不清 的腳印努努嘴。「喂,你也發現了吧?她們知道後面有人,一直在繞圈要甩 掉我們。這我真的沒辦法,靠你了。」   「廢!」瑞斗哼了一聲,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偵測魔法上。「……西南反 應比較明顯。」   「所以她們想去碎木崗哨。」希理絲沉吟,「是還非常遠啦,但讓她們 跟巡邏隊還是亂跑的部落冒險者碰上就麻煩了。」   「她們受傷了,應該能在進入部落警戒圈前攔住。總之往死路趕吧。方 向妳抓。」   「行。」希理絲調整坐姿,讓瑞斗坐得更穩一些。「軍隊絕對還在巡。 客氣點。」   「知道。」   瑞斗鬆開她的腰,手中隱然聚起藍光。   「該是牧羊的時候了。」 -- 四人小組裡就有起碼一半是搞事仔真的很恐怖耶。 -- https://episode.cc/about/ArtificialkidsN The BugHouse of Paradise. 天堂病棟。EP據點。 文字實驗品腦漿翻拌嚼食後的殘渣。吞嚥。再見。 https://www.plurk.com/Artificialkids 天堂病棟。噗浪對外窗口。創作消息發布區。追蹤隨意。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9.35.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WOW/M.1600179000.A.E24.html
soulknight: 創作推 09/15 22:13
jfurseteidce: 感性是感性 現實是現實 09/16 00:44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WOW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WOW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WOW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