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Palmar_Drama
標題
[霹靂] 仙魔鏖鋒31~35 神奇又詭譎的永夜劇場
作者 jean17
時間 2021/06/14 18:30:54
人氣 推:4 噓:0 留言:10
分享給朋友
大家好, 目前持續補仙魔鏖鋒,終於補到第三十五集。 感覺這五集的劇情也蠻緊湊,各條線紛紛釋出線索, 先前所埋下的伏筆也逐漸白熱化,讓人越看越期待後續的每一集。 而到了第三十三集,永夜劇作家正式登場。 天地人法終於都在劇情的鋪展中逐一躍上檯面, 特別是在仙魔裡擔綱正道的統籌者或說帶領者的天跡, 更是分別與人覺、法儒, 以及主動前來找他"打一場"的地冥(永夜劇作家) 有著各式牽動後續發展的會面。 現在看下來,以玄黃三乘的角色定位來說, 天跡與地冥是明面上的正反兩派的主導者, 而人覺則是潛伏與其下,不顯露其真實目的的一道暗流。 當然也很佩服編劇的巧妙編排,若是在當時尚不知後續發展時, 人覺的動向與意圖確實會是劇情中很大的看點與爆點, 而他目前是屬於存在感不高, 但到處在"事發現場"巧遇受害者或調查者的微妙情況, 路過的同時也會順手給予遭逢危境的人們必要的幫忙(還有跟法儒聯手抗火雨) 營造出來的就是個有點可疑的大好人形象, 而這也讓已經知道他正踏在一條"影帝"之路的自己, 格外留意人覺的每一個舉動與每一句話, 希望能對於後續劇情發展的推測與理解有所幫助(笑) >>>>>>>>>>>>>>>>>>>>>>>>>>>>>>>>>>>>>>> 以下,就也分成幾點,來稍微談談31~35集裡面, 自己印象深刻或私心想分享觀後所感的片段。 同樣都會有難以避免的劇透, 再請未補到這的版友斟酌、慎入囉^^ 如標題所言,永夜劇作家的登場, 整個大大增加了自己追這部劇的動力, 比較"困擾"自己的只有,常常會忍不住想暫停甚至將進度條往回拉, 只為好好回味其說出口的,顯得有點中二、故作神秘, 卻又讓自己覺得也蠻有意思又有特色的每一句台詞與神態、舉止。 本來在看的時候,還在想說或許這系列的劇, 自己會不知不覺迷上人覺非常君, 然而光是永夜劇作家的登場, 就讓自己整個目光焦點全在其身上, 現在想想,可能到後來天地人法裡面, 自己還是會最著迷於地冥吧www 而目前看下來,相對於天法, 地與人真的更加吸引自己去看看他們的"故事" 有時這樣有層次的"反派"(地冥後來的定位應該就不是如此了w) 相對於天魔繭或玉梁皇這樣單純為了權勢或野心而為惡的反派, 背後有深沉的動機與說不清的過往曲折的反派, 正是自己看霹靂或任何戲劇很重要的動力。 01. 從血闇結界到天火九日:很有災難片氛圍的苦境大地 相對於由暘神發起,會侵吞人類與魔族的生存領地的血闇結界。天魔繭所引動的天火,似 乎更加強勢地威脅著方從結界危機裡,獲得短暫喘息空間的苦境人們。相對於逐漸軟化或 說轉變對人類的敵意的暘神,天魔繭要的從來也不是滅除人類與精靈,而是要將幽界的勢 力範圍盡可能地擴大,讓所有生靈臣服於他。 而他採取的手段其實也是十分殘忍又果斷,正是暘神所厭惡的"破壞自然環境",無情的 烈火從天而降,在其提出招降的要求之前,為此失去家園與親人的人們,或說弱小的尋常 人家,根本來不及逃跑或考慮投降,就已淪為那片火海之下無辜的陪葬品。 幽界特有的魔蛾所到之處,就會引動無法完全滅除的火勢,而那一場又一場由幽界之主所 引動的"天火",就是目前的劇中人們所面臨的全面性危機。就連暘神所在的狩宇以及暘 神本身,都曾經吃過魔火的悶虧,無論是物理上或心理上都造成不小的"傷害"或影響。 相對於先前論俠行道所促成的寄曇說聯手天魔繭力抗暘神,這次的危難由幽界挑起,暘神 與寄曇說很有默契地同時在第一時間找上天魔繭,也一同落入其特地準備來示威用的陷阱 。 切合「仙魔鏖鋒」這劇名,人類、魔族與精靈隨著局勢的轉換,敵我也時不時在轉變,不 變的仍是戰場上的肅殺之氣,以及在綿延的戰火下不斷被犧牲、波及的市井小民。而心心 念念蒼生之苦的寄曇說,在面臨幽界逼命而來的火雨之際,也毫不猶豫地開口向同樣陷入 危境的暘神尋求合作,仇視人類的暘神就算不情願,在無計可施之下,也勉強接受必須與 人類攜手闖出火海的現實。 或許這樣逼不得已的合作,也是暘神逐漸轉變對人類態度的某種催化劑。儘管他一邊在心 底咒罵此局面,一邊又在苗兒的即時到來而成功撤退時,對其"耳提面命"說──千萬不 能跟其他精靈說,我有跟人類合作的這個秘密www 相對於血闇結界要按照一定順序破壞晶塔才能解除,"魔火"也有一定的源頭,而這條線 又涉及幽界的勢力轉換,目前的進展也趨於白熱化,蟄伏已久的劍非道、地繭無限,以及 被救走的風之痕,通通在第三十五集的尾聲再度登場,目標直指早被算計,也曾想過堤防 卻終究棋差一著的天魔繭。 說起來,天魔繭這反派同玉梁皇類似的情形,我自己對這角色其實也不算太反感,只是會 覺得他就是個亂世中的征伐者,若以其為主角,多一些內心戲與鋪展出他想要的是怎樣的 "霸業",那想必也是一段很精彩的戲路。可能是在霹靂的世界裡,就算是正道也免不了 打打殺殺或犧牲戰友,對於無常而充滿各式殺戮的武林,看到一個反派成就其純然的野心 ,好像也無須多加去批判,主要是過程精彩,同時有加入一些豐富角色生命力的元素或歷 程,就會讓人暫時忘了去評判善惡黑白,轉而去欣賞那些或盛極或走向敗亡的每一幕。 而天魔繭的九五之路,會從游刃有餘、野心蓬勃,一步一步在有意無意間,走向難以察覺 的敗亡,正是從其大膽任用棋邪入幽界為其軍師為分水嶺,那一盤為其而開,讓幽界霸主 入了局,卻渾然未知的棋局,森森然開啟了他無法登上最後一步,成就幽界霸業的梟雄末 路。 或許從棋邪飲盡三杯毒酒,用"賭命"的方式成功取得多疑且有所保留的魔主的信任後, 局勢就順勢轉為縱橫子所言的"棋邪落子,盡在掌握",而下一盤棋,除了對於"棋"本 身的理解,隨著在漫長歲月中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與歷練,越見熟悉那奇詭多變的各式棋路 ,還有應對棋局中不一定真能全盤"掌握"的變數,而或許縱橫子所謂的"盡在掌握", 也是某種他的人生追求或態度,就算是變數也有將之"掌握"以"化危機為轉機"的氣魄 ,方能將最終的勝敗掌握在自己手中、創造勝局。 02. 神秘的永夜劇場:感覺操控了許多人的永夜劇作家 目前看下來,這一部也有不少角色的"命運"被永夜劇作家所操控在手,就如他的永夜劇 場裡,從戲台高高垂下的魁儡戲偶們,隨著劇作家的巧手一揮,上演著一幕又一幕身不由 己的悲歡喜怒。 永夜劇作家很有意思的是,他不只是位默默寫劇本的「劇作家」,他還將自己融入舞台中 ,成為上演的一齣好戲的一部分,既是幕後的編排者,又化身主持人,躍上幕前大肆宣揚 自己透過戲劇所欲告知「觀眾」的各式秘密。而不論嘉賓是否買單,他都格外滿意那些戲 碼所融入的,屬於他或陰暗或充滿熱誠的「生存哲學」或「生命美學」。 當他忘情地在台前為或疑惑或不耐的與會貴賓們,詮釋與解說他精心排布的每一幕,那些 在千百年的悠長歲月間,或是被遺忘或是被時間沖淡而彷若未曾發生過的前塵往事,透過 奇詭、誇飾,多多少少有些扭曲變形的編排與呈現,一時之間竟又活生生地躍然於,不自 覺跟著回溯一次過往的人們眼前。於是觀眾們儘管知道要提防與保持理智看待,心神仍或 多或少被眼前或真實或虛假,以及意圖不明而多少讓觀者不快的劇作家,一幕一幕地制約 而動搖下一步可能的想法與行動。 或許,這也正是地冥要化身為永夜劇作家,特地為那些落入或即將落入其掌控的人們,親 身演繹與播映那些由其「剪輯」、「變形」過的戲碼的目的,他希望能透過那些自身也曾 特意介入,可說是用生命來演出的每一幕,名為「過去」的素材,來達成控制高傲且被挑 起好鬥的一面的精靈們的「現在」,已達成他所想要的,還不知道長成何等模樣的「未來 」。 永夜劇場的部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血闇源頭」的這齣劇碼,看著看著甚至會有些為精 靈的命運感到「不捨」,且因此有點反感為何當初的血闇源頭,也就是地冥要用這樣殘忍 的方式,來從「源頭」控制與撥弄著顯然與世無爭的精靈們的命運? 若在劇場裡的那一幕一幕精靈天下的過去,並沒有參雜太多由劇作家添加、虛構的成分, 感覺起來是從那朵由血闇源頭所贈予的「冥日之花」被少女時期的天織主-禁城罌粟種下 後,被主使者美化為「希望」的「罪惡種子」就此落地生根,形如罌粟這樣美麗卻又帶毒 的植物,在鮮紅艷麗、隨風飄散大地的花瓣的散播之下,逐漸落在生存於那片土壤的人事 時地物,形成難解也無法設防的災殃。 就如同鮮麗怒放的花朵,其實在暗地裡貪婪地吸盡了那片原本生機蓬勃的土地,加上當時 大戰在即的緊迫氛圍,仇恨的種子就此綿延密布於,連與之共存共榮的自然環境,都逐一 遭到破壞的精靈們的心中,而這或許正是逆神暘、暘司等精靈,在日後會如此憎恨人類與 魔族的「仇恨源頭」。 而目前,在永夜劇場上映的戲碼除了「血闇源頭」相關的往日片段,還有屬於儒門線的「 單鋒罪者」血案,覺得看疏道譴對於這齣戲的反應,簡直就是間接證實了其身分與意圖的 可疑。這角色也是蠻明顯的表現出非善類的一面,從一開始就一口咬定遂無端必是當年血 案的兇手,就算他再出時,有還原當年的遭遇且提出人證(人覺非常君),疏道譴對其的 態度與其說是實事求是的質疑,更像是想再找到新的把柄,順勢再將其定罪的情急與惱羞 。 除了以永夜劇作家的身分上演永夜劇場,地冥也復活了不少人,目前看起來這些被復活的 人們,都會成為他攪亂局勢的有利棋子。像是本來已跳海自盡的圓箏,被其復活後轉而聽 命且臣服於「冥冥之神」,以及在其的永夜劇場幫忙的邪天子,還有不知道是不是有其從 中做手的,加入了「寒武紀」的靈魂的闇影,看起來都像是地冥為了其特定的目的,而介 入這些人的生命,賦予其新生同時納入其的運用範圍,只為著更有效地操弄彷彿與其無關 卻又密切相關的,人與魔、精靈與人魔、魔與魔,或說天地萬物、放眼所及的愛恨情仇, 各方勢力與人心本身的盛衰更迭。 >>>>>>>>>>>>>>>>>>>>>>>>>> 目前,很期待永夜劇場的部分。 還有台詞與動作都有些浮誇,甚至顯得有點「中二」的地冥, 接下來又會有那些令人出乎意料的動作? 一開始,有一部分是看一些角色片段時, 被「天地不容」或說「天地無雙」所萌到, 所以決定就從這一部開始補舊劇 (本來還因為劍風雲在兵烽決的悲壯退場, 而先去看了兩集霹靂靖玄錄, 後來還是決定先緩一緩補那部,而從仙魔鏖鋒開始補劇www) 因此自從地冥的化身「永夜劇作家」正式登場, 就都很期待其與天跡的互動(相殺相愛www) 特別是第三十五集的尾聲, 永夜劇作家直接前來找天跡, 還對其說出了別具含意的台詞: 「這世上討喜的人太多了,你又記得住誰?」 加上他不喜歡被天跡稱為「地冥鬼諦」, 就會讓我忍不住有些聯想, 想說或許他真的特別在意自己在天跡心目中的形象, 無論是善或是惡, 總希望他記住自己「討喜」的樣子。 而關於31~35這幾集, 看到後來基本上就是目光追著「永夜劇作家」跑, 好像這篇觀後隨感也多是在談論關於地冥的部分www 就其他線來說,就先簡單地在這邊做個筆記, 同時也將這篇心得文順勢告一段落~ 目前,對於恨吾鋒這角色,不知不覺有點反感。 主要是先前他塑造的形象,感覺應是個為了建國理想, 而能投注一切心血,就算不一定是個無私或正義之士, 但為了愛情完全沉淪於他人安排的殺戮任務, 之前看起來是被動地守護本覺禪林的秘密, 而今似乎變成主動去殺背後操縱者要他去殺的人也「心甘情願」? 總之,有點疑惑這樣的角色塑造與連結, 只能說,這也是個讓自己比較看不懂的人物, 就也先不去多加批評也好www 劍咫尺其實算是我目前看劇的過程中,比較想快轉略過的角色, 主要是因為他讓自己喜愛的角色領便當, 且又是那種沒什麼恩怨與故事背景, 單純為了推動劇情或"鋪陳角色"或"刷經驗值" 近似於墊背型的無辜便當……. 但是,看他的童年回憶,以及與席二娘的相處, 有一部分還是讓自己有些感觸。 而說到單鋒罪者與他相識卻不相認的娘的這條線, 又得稍微提一下人覺, 感覺他真的是隨時在「路過」, 常常可以隨手幫那些受害者或被操控者一點必要的忙, 也鞏固了他們心目中自己的「好人」形象, 在知道他是在「演戲」的前提之下, 就會讓自己在看時也特別去關注他的神情變化, 就感覺都好像別有所思、不懷好意XD 同時也期待之後謎底會以怎樣的方式被揭開。 以上,這是一篇感覺自己逐漸要變成地冥的粉絲的一篇心得文www 也歡迎對這部分的劇情有興趣討論或分享心得的版友, 於留言裡回應,一起聊聊囉=) 感謝大家^^ -- 人通過「你」而成為「我」。相遇者來去不定,關係事件時而層次疊出,時而煙消雲散。 在此動盪變幻中,對恆定一方之意識,即自「我」意識漸次增強,益愈清晰。 摘自 馬丁‧布伯《我與你》p.22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3.22.2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623666668.A.C46.html
asdf95: 地冥嘴炮學:一切皆作劇作家的掌握之中06/14 19:28
asdf95: 然後沒猜到的就說:跳脫劇本外的趣味06/14 19:28
asdf95: 都給你講就好了06/14 19:29
地冥感覺真的蠻有趣也蠻會嘴的w 看永夜劇場的觀眾的不耐煩反應(特別是暘神w) 竟覺得有說不出的“萌”xd
nba407t: 地冥就國中生啊 怪可愛的06/14 20:54
很喜歡角色扮演、樂在其中的感覺
umunya: 萌萌看到後面超級可愛06/14 21:24
真的可愛w
firxd: 喜見冥冥之神信徒+106/14 21:40
現在都很期待看到地冥登場>< ※ 編輯: jean17 (111.83.148.44 臺灣), 06/14/2021 22:46:29
Zenxiety: 恨吾峰擊墜數也是滿高的06/15 00:09
其實不是很了解 是指他戰力很高嗎?
piano1004: 歡迎加入萌神邪教,看著地人在檯面後你一球我一腳的互06/15 00:58
piano1004: 相攻防,中間碰到共同目標還會合作一起衝康,其實很好06/15 00:58
piano1004: 笑~06/15 00:58
感覺地冥、人覺也是蠻有“默契”的www ※ 編輯: jean17 (111.82.167.134 臺灣), 06/15/2021 23:45:34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Palmar_Drama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