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Palmar_Drama
標題
[創作] [紀念鳳儒退場] 身後事
作者 mavescott
時間 Tue Sep 15 23:58:00 2020
人氣 推:4 噓:0 留言:5
分享給朋友
紀念鳳儒退場+無端跟聖司 鳳儒尊駕犧牲的消息,在墨殤天爆暫緩後,由秦假仙催人送到了峰下最近的德風古道 據點。此時夏掌門尚在北邊助百姓疏散,俠儒行蹤未測,主事鎮守本門,若是過去,這等事 先傳也不是傳到邃無端這。 報信人一身蓑衣,沾著外頭下的細雨,他低聲向配著劍的儒者說了幾句,廳內無光, 和著雨聲,看似年少的劍者聽聞消息,臉上是藏不住的哀戚。 良久,他點了點頭,低聲道,吾知道了。 語氣沉痛,卻也未見失態,像是經歷過這樣的事許多次。 又連著數日處理百姓的安置,待到真能辦喪也是數週之後了,邃無端早已派了親信回 傳本門,自己在忙著之時不忘回頭去尋鳳儒尊駕的遺體,百里之內,一一尋覓,卻終究是一 無所獲。 竟是什麼也沒遺落下。 邃無端回想映霜清,身為慕掌門時溫婉大度,為眾人治療時慢條斯理,話語簡練卻帶 著絲絲的關心,與儒門所追求的大家閨秀別無二致,然而據說身為鳳儒無情時喜性遊歷,灑 脫自在,外表不顯露,卻終究是江湖兒女。 鳳儒尊駕前去相助時,曾將兩物交託給邃無端。 一是主事曾交與她的令牌,二是白梅玉簪。 〝無端,我本是想著這事託付給玉主事就好,如今想來,託付與你也並無不妥了。〞 眼前的女子面容姣好,紅脣帶笑,歲月沒在她的外表留露無情,卻在內裡劃下刻痕, 說起生死之事時也未見有過多的兒女情長、哀怨恨離。 〝若是我遭遇不測,令牌就由你所掌,玉主事自是需要你之助力。〞 若是過去邃無端肯定是要不知所措,如今他卻是點了點頭,問道:〝那這玉簪呢?〞 映清霜拿起玉簪,放在手中仔細端詳,白玉所雕的雪梅栩栩如生,像是生機勃勃地開在 枝頭,燦爛凜凜,忽地,鳳儒手握雪梅枝頭兩側,啪的一聲,硬生將它折斷。 她回頭對無端瀟灑一笑。 〝據說清崖上的雪梅是苦境之最,有人約了我一同賞梅,卻未曾兌現,生死兩隔,我本是不 計較的,但是若有機會再見,我怎麼能不討回來?〞 她將斷成兩截的玉簪放到了邃無端的手裡。 〝若是我沒回來,將它一半葬在御均衡墓裡,另一半放在我棺內吧。〞 鳳儒遺體未尋獲,德風古道只能為她備妥衣冠塚,肅穆的黑棺裡放著金線紅衣,和一枚斷 掉的玉簪,她與御均衡非親非故,亦非夫婦,自是不會葬在一塊的,主事選擇將她葬在了奕 德熙天,並於歷代守護儒門,鞠躬盡瘁的掌門碑上刻上慕靈風三個字。 邃無端攜了另一半到御均衡的墓前,心緒難抑,然而看見白梅綻放於墓旁,似是兩人履 約的信號,心裡多了一絲慰藉。 長天遼闊,極目於雲煙杳靄之間,世上再也尋不到御均衡與映霜清的影子了,然而至少他 明白他們的重逢是可期的。 在邃無端將一頭被雨染濕的白髮一絲一縷的梳理整齊,只為將聖司如生前那樣端雅肅穆 的下葬時,他還沒來的及思考這是不是今生最後一面。 而那晚的回憶卻數次浮上心頭,當他與眾人在一起時,當他獨自一人時。 邃無端曾受主事之託前往南域除害,在半夜途經一座古寺。 深夜驟雨,他仍在趕路的途中,不得不停下腳步歇息,見古寺古樸破舊,又位處偏僻山 林,以為無人居住,叫喚了幾聲,便闖了進去。 然而甫一進入寺內,卻聽見木魚響聲,連忙急著退出,卻聽坐於佛像前念經的老僧一聲 且慢: 〝外頭雨大,施主在此歇息吧。〞 邃無端道了謝,整了整衣裝,在寺中的角落坐下,歇息時靜靜地聽著僧人訟著經,摸著 手裡的劍,心中出乎意料的平靜了下來。 老僧念的是無常經。 當最後一字經詠完,寺內只有雨聲,老僧緩緩開口: 〝施主心中有所執。〞 邃無端愣了一下。 〝吾嗎?〞 老僧點了點頭。 〝施主常撫手中之劍,有所思,有所求。〞 邃無端聽聞低頭思索,過了好一會兒答道:〝此劍是我至要之人所贈,大師說我有所 思,大抵是因為我看劍便思念他,有所求,是因念及他,便情不自禁的想為他做些什麼。〞 老僧合掌對著佛像一拜:〝阿彌陀佛。施主方才未聽聞佛法,妙高山有傾頹之時,深 之海亦復枯竭之日,未曾有一物,不被無常吞,未捨無常處,常受八苦擾,你越是尋他,越 是靠不了岸。〞 邃無端聽聞此言,沉默不語。 〝施主可否聽老衲一言?〞 〝大師請說。〞 〝老衲曾聞一女喪子,肝腸寸斷,夜不成寐,哀戚了數年未曾走出。〞 邃無端心緒動容,問道:〝之後她怎麼樣了?〞 〝之後此女又得一子,欣喜若狂,呵護備至,逢人便言這是上個孩子投胎回來,兩 人母子情深,緣不可斷,未見來世,便得相逢。〞 未等邃無端臉色稍霽,老僧便繼續說道: 〝然而此子出生第三年,得熱病而暴亡,此女因此癲狂,投入湖中,自溺而死。〞 僧人低下頭,像是佛像那樣慈悲不忍,觀著世間愛恨嗔癡。 〝情識如電亦如霧,有情終為幻泡影,誰人不似一孤舟,無明覓覓空相遇。〞 邃無端凝視著佛像,如來佛祖眉目寬和,似已觀盡一切怨憎,早已原諒。 〝大師,吾過此山之時,曾行過一石橋。〞 老僧轉頭看著宛若稚子的少年。 〝石橋建於兩峭壁山崖之間,險峻非常,若是沒有橋,必須行舟渡過湍急的河流 ,吾當時見此橋,便訝異於此橋是如何搭建起來的。〞 〝後吾聞曾有一老翁得子,視之若寶,愛護之至,然而兩人越山時,行至此處,孩 子在渡舟時被湍急的河流沖走,老翁喪子,近乎哭瞎雙眼,三年未曾出戶,耽溺於悲傷之中 。〞 〝世人皆勸他要放下,老翁愛子之深,如何放下?三年後老翁終於出了家門,眾人 以為他已忘了傷痛,然而老翁一人揹著石頭,手拿器具,身上戴著他愛子生前的長命鎖,翻 山越嶺,來到兩崖之前,誓要建立起一座石橋,道唯有如此,他才能走過喪子之痛。〞 〝眾人笑他癡傻,然而老翁不懈的努力了十年,廣求援助,石橋終被搭起,他 撒手之前,看著橋,說他已經又和愛子重逢了。〞 邃無端轉頭看著老僧,端雅的面容被燭火照的明滅。 〝大師,吾與他道別時諸事繁雜,未能好好看過他一眼,此後在江湖塵世中不停思 索,究竟自己欲往何方?他之仁道在身前未能完盡,亦是吾所嚮往,若是他還有所願,吾願 意代他完成。〞 〝念及他之亡逝,吾有時確感悲從中來,思及此生在見不著他,便難過得受不了 。〞 〝然而吾懷抱著此劍,彷彿明他之意,徵他之聖,救世贖世,懷仁傳儒,若是吾願 意堅持在這條路上,他便會一直活著,這樣想著心裡的苦便少了。〞 邃無端回頭看著佛像,眼裡終究禁不住泛著淚光,顫著聲音一問。 〝大師,我們還會重逢對嗎?〞 老僧長嘆一聲,回響在空蕩的寺內,沙啞的聲音裡卻是慈悲與溫柔。 〝是呀,沒有人是不重逢的。〞 邃無端站起了身,深深一鞠躬,披上蓑衣,冒著夜雨,往無盡前途奔去。 去者如箭,生者如弓,箭如光逝不復返,弓因淚鏽難再開,有人為了一個不 願埋藏的人尋覓百年,也有人為了不捨忘卻之人行走於世,生死之約有相契之時,山海猶有 平填之日,情之一字,誤人至此,成人至此。 古道綿長無盡,德風徐徐吹拂,歡聲笑語終寥落,活著的,誰不是在經歷 不是偶然的別離?為了下一次的重逢,往終究相連的道途奔去。 -------------------------------------------------------------------------- 紀念鳳儒退場。參考王義芝的(為了下一次的重逢)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5.161.9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600185482.A.D11.html
FLYYUY: 推 09/16 00:30
cdnokia: 推 09/16 00:38
celebe: 真的退場嗎?屍首在哪?哪天又從天降落一隻鳳…… 09/16 00:50
billybbb: 放心 哪天想復活就復活了 你看那個劍宿放完煙火現在一 09/16 01:08
billybbb: 樣跑蹦跳 09/16 01:08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Palmar_Drama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Palmar_Drama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Palmar_Drama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