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KanColle
標題
[創作] 同人小說 - 水平線上的曉(八)
作者 fish770130
時間 Fri Oct 16 22:26:07 2020
人氣 推:1 噓:0 留言:1
分享給朋友
  「龍田的死對泊地來說是個沉痛的損失」男子以這句話作為開頭。   提督室中,撇開受了重傷被送往修復渠的夕立,雷、電,曉與天龍等人全數到齊。   儘管心裡早已明白,但是如此沉痛的事實透過某人的口中明確說出來,仍舊讓在場的 所有人不禁垂下了頭。   仔細一看,曉的眼睛早已變得紅紅腫腫的。   然而,大家齊聚在此並不僅僅只是為了哀悼,更加嚴苛的現狀正降臨在她們身上。   泊地目前已再無餘力維持原本的任務編制,提督對眾人如此表示。   原本在響因為受傷而離開島上後,人手不足的情況就已經相當嚴重。如今又面臨負責 前線人員一死一重傷的打擊,一股低氣壓瀰漫在整個房間當中。   「向本土發出的支援請求呢?橫須賀那邊有回應嗎?」好不容易,天龍才擠出這句問 句。   「他們姑且是表示會盡力調度人手過來幫忙,不過由於幌筵那邊的戰線相當緊繃的關 係,如果要分出足夠的戰力過來,最快也要兩個禮拜後才能抵達。」   「那個……恕我冒昧……」曉開口詢問:「難道不能取消南方的前線哨戒,只保留近 海諸島的巡邏嗎?」   「關於這個問題嘛……」提督微微仰著頭,似乎在思考該如何說明般沉吟了一會兒, 最後決定如此回答:「假設今天有一片海域,常常有深海棲艦到處徘徊,曉妳會怎麼想? 是不是會認為那個海域很危險,不會輕易前往那邊?」   曉點了點頭。   「那麼,如果那片海域不再有深海棲艦出沒呢?」   「那當然就可以放心……啊——」曉像是忽然明白般驚呼出聲。   「在過去,曾經有一座前線基地因為人手不足,減少了在島嶼四周海域的定期巡邏。 結果導致深海棲艦大量出沒包圍該島,甚至連補給線都被截斷。最後……」提督頓了一頓 後,以沉重的語氣說:「聽說那座島上沒有任何人活下來。」   「怎麼會……」雷和電深吸了一口氣,兩人直至現在才瞭解事情的嚴重性。   「基本上,人類與深海棲艦是彼此爭奪地盤的存在。只要其中一方退讓,另一方就會 毫不客氣的進逼。因此,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戰線被推進至島嶼四周。」   「可是——」   「讓我去吧。」天龍簡短的表示。   「天龍姐?妳也看到那片屍骸了吧?」   「再說,近海巡邏要怎麼辦?」雷與電接連提出反對意見。   「只要撐到本土的支援到來就可以了吧?放心好了,我會在前線把那些傢伙殺個片甲 不留,一隻都不會讓它們靠近這裡的。」   曉看向做出如此宣言的天龍。儘管才剛經歷好友的死亡,她的臉上卻反而露出兇猛的 笑容。   那幅笑容與平常的天龍大相逕庭,不知為何,曉的心裡浮現一股相當不妙的感覺。   於是,尚未等其他人開口,曉便高舉右手喊道:「司令官,請讓我也加入前線組的作 戰吧!如果是我和天龍姐一起的話,想必不會有問題的。」   天龍驚訝的轉頭望向了曉。   不只是天龍,雷、電與眼前的提督,全都將目光集中到了曉的身上。   「曉?妳是認真的嗎?那可是前線海域喔?」   聽見提督的詢問後,曉才發現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連她自己也不明白方 才為什麼會冒出這個念頭。   不,即使再來一次,恐怕自己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吧,曉於是用力的點了點頭。   「一直以來,天龍姐總是陪著我們一起出擊,我沒辦法放著天龍姐一個人到前線去, 就這樣不管她。」   「曉……」天龍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曉,方才那自暴自棄的笑容不知何時已然消失無蹤 。   最後,作為提督的這名男子,做出了決定。   「曉的意思我明白了。在本土的支援到來之前,莫諾海域的哨戒任務就天龍和曉負責 ,至於近海巡邏則由雷與電繼續執行。另外,有鑒於該編組人數的減少,今後兩人的工作 以船隻護衛為主,只會在必要的時候進行近海巡邏,以上。」     (前線哨戒嗎……)   離開提督室後,曉便一直看著自己的掌心。   直至現在,她仍舊對這件事沒什麼實感。   儘管是自己提出的要求,不過提督願意將如此的重任交給自己,是不是代表自己這陣 子的努力多少有受到肯定了呢?   一邊想著這些事情,曉一邊朝宿舍的反方向快步前進。   曉所前往的,正是位於泊地另一頭的,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修復渠。   在過往的戰鬥中,曉不知道受過多少次大大小小的傷,被送來此處進行治療的次數更 是數也數不清。   然而,這次曉前來,並不是為了治療。   來到修復渠後,曉走進盪漾著綠色光芒的巨大水池。在水池的一角,一名鵝黃色頭髮 的少女正呆愣愣地望著天花板。   「妳醒來啦,夕立。」   「……是曉嗎?」   「嗯,我來探望妳了。妳還好嗎?」   「軍方人員說大概泡個兩三天就能完全恢復吧。」夕立用嘴角撐起了笑容,整個人看 起來無精打采的。「話說回來,是妳把夕立送來的嗎波咿?」   「不是我一個人,雷和電也有幫忙。」   「這樣啊,幫夕立跟她們說聲謝謝。」   「我會的。」   「對了……前線海域呢?這幾天的哨戒任務該怎麼辦?」即使身受重傷,夕立仍不忘 關心此事。於是,曉便將方才在提督室中會議的結論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夕立。   「所以,這段期間莫諾島的巡邏是由天龍姐和妳負責囉?」   曉點了點頭。   「總覺得……曉在這段期間成長了好多,都快要到夕立追不上的地方了波咿。」   「才沒那回事,夕立的實力比起我要強得多了。」   「可是……都是因為夕立的關係,龍田姐她……」   「說到這個……夕立,那天……在莫諾島附近的那片海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位於南方的前線海域所出沒的深海棲艦,無論數量還是強度上,都比近海諸島高出不 少。曉前去營救夕立等人那時候,也目睹了數量多到只能用異常狀況來形容的大量棲艦屍 骸。   然而,負責該海域的可是被稱作肖特蘭王牌的龍田與夕立,實在很難想像尋常的棲艦 戰鬥群光憑著數量優勢,會讓這兩個人連安全撤離都辦不到。   「…………」面對曉的疑問,夕立低著頭沉默了下來。   「啊,夕立不想說的話沒關係的。我知道那天的事對夕立的打擊很大。是我不好,不 該提起這些的……」   「……在夕立和龍田姐的面前,出現了難以置信的怪物。」   「怪物?」   「龍田姐是這麼稱呼那傢伙的——深海棲姬。」   「棲姬?不是棲艦嗎?」   對於首次聽到的名詞,曉頓時感到困惑。基本上,在曉所知道的範圍內,所有深海出 沒的怪物都被稱作深海棲艦,從來沒有聽過有棲姬這種叫法。   「那是在前線海域從來沒看過的個體。不只速度飛快,攻擊火力也高得嚇人,重點是 不論怎麼樣都打不穿那傢伙的裝甲。」夕立一邊說著,一邊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不僅如 此,四周的深海棲艦們也像是算好時機般一口氣湧出來。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龍田姐她 為了保護夕立,自告奮勇把那隻怪物引開,夕立才終於有機會向你們求救。」   說到此處,夕立不禁將臉埋進雙手手掌,發出咽咽嗚嗚的哭聲。   「夕立?」   「都是夕立不好,如果夕立再堅強一點,或許就能夠幫的上龍田姐的忙,或許龍田姐 也不會……」夕立越說越激動,佈滿傷痕的細小的背部不斷抖動:「為什麼,為什麼夕立 這麼弱?為什麼明明龍田姐都陷入危險了,夕立卻連想動一步都沒有辦法動?為什麼一到 緊要關頭身體卻不聽使喚?為什麼……」   看著夕立這副模樣,讓曉也不禁難過起來。   「夕立……」曉總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卻覺得不管說些什麼都不恰當,正要吐出 的話語就這樣卡在喉嚨。   「抱歉,能讓夕立獨處一會嗎?夕立想一個人靜一靜。」面對曉的關心,夕立卻關上 了自己的心房,就這樣把自己的臉整個沉入綠色的修復液中。   曉看著將自己的內心緊緊封閉起來的夕立,臉上浮現悲傷的眼神。   「那麼……我先走了,如果妳想找人聊聊的話,我會再過來的。」   最後,夕立始終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      *      *   隔天,曉便與天龍前往莫諾島,展開兩人初次位於前線海域的哨戒任務。   一路上,兩人始終保持沉默,只在交換情報上進行必要上的交談。由於莫諾島對長期 在北的的近海諸島進行執勤的兩人來說,是片既陌生又危險的海域。再加上不久前所發生 的意外,沉重的壓力因此緊緊壓在兩人的身上。   「天龍姐,依照地圖上的資訊,目標島與應該在七點鐘方向才是,我們目前的航向似 乎有些偏離了。」   「…………」   「天龍姐?」   「啊!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七點鐘方向對嗎?」天龍像是回過神般,對曉露出尷 尬的笑容。   (自從失去龍田姐之後,天龍姐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在過去,曉一直認為天龍是可靠無比,宛如艦隊支柱般的存在。然而現在曉眼前的天 龍,卻散發著一股虛幻飄渺,隨時都要消失的感覺,以往可靠的背影如今已不復見。   (振作一點,曉!正是因為這個時候,自己才更需要加油!自己不就是因為這樣,才 自告奮勇來到這邊的嗎?)   曉甩了甩頭將負面的想法拋開,隨即用雙手掬起海水往自己臉上潑去,試圖重振精神 。   「天龍姐,不如讓我在前面導航吧?夕立跟我說了很多關於莫諾島的事情,如果只是 導航和警戒的工作的話,天龍姐可以放心交給我唷。」曉拍了拍自己單薄的胸膛,對天龍 說道:「相對的,如果碰上了戰鬥,就要請天龍姐大力協助了。」   面對曉的提議,天龍先是愣了一愣,在察覺這名後輩的溫柔舉動後,隨即像是笑自己 不中用般低下了頭:「……不好意思,那就拜託妳了,曉。」   在那之後,天龍便和曉交換了位置。天龍一方面在後方趁著空檔讓緊繃的精神放鬆, 一方面也注視著這名一路上不停成長,如今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的驅逐艦娘。   (在這段期間以來,曉真的長大了不少呢……)   就在兩人的預定行程來到一半的時候,不知為何,天龍忽然有種古怪的感覺。   「曉,妳有沒有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   「奇怪的地方嗎……這麼說來,我們一路上好像都沒碰上什麼深海棲艦?」   「這就是我覺得詭異的地方。我們巡邏了這麼久,竟然會連一隻深海棲艦都沒碰上… …至少,我之前來到這片海域的時候並不是這樣子的。」   「會不會是……」   「嗯?」   「沒事,總之我們先繼續前進吧,天龍姐。我會多注意一點的。」   「那就麻煩妳了。保險起見,我們在這附近多繞一下吧。」   「好的。」   最後,儘管來到比原本預定的巡邏海域更加南方的深處,兩人仍舊連一隻深海棲艦都 沒有碰上,就這樣平安的結束了第一天的前線哨戒。   一回到碼頭,曉便看到一個充滿活力的身影往這邊跑過來。   「曉——妳回來啦?」   「雷,妳怎麼會過來這邊?」   「那還用說,當然是因為擔心妳啊。畢竟之前莫諾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妳又是第一 次前往前線海域,會不擔心才奇怪。」雷說到一半,這才發覺站在曉身邊的天龍,連忙點 頭致意:「天龍姐妳也辛苦了。」   「不會,妳們慢慢聊吧,我先回提督室那邊報告了。」   「嗯,天龍姐再見。」雷目送天龍離去後,隨即轉頭詢問曉:「曉,怎麼樣,還好嗎 ?」   「嘿嘿,讓妳擔心了。不過今天的海域平靜的很,什麼事都沒發生。」   「平靜?」   「對啊,我和天龍深怕有什麼不對勁,還特地跑到離巡邏點更加遙遠的地方,結果整 片大海依然靜悄悄的,連一隻深海棲艦都沒發現。」   「好奇怪喔,之前我們去那片海域展開救援行動的時候,明明有著那麼多的棲艦屍體 ……」   「……我想,或許是龍田姐在保護我們也說不定。」在猶豫了一會兒後,曉還是決定 將心中的推測說出。   「龍田姐?可是她不是已經……曉妳是想說,她化作海上的幽靈趕跑那些棲艦,在暗 中守護我們是嗎?」   「不是啦,我不是那個意思。」曉對著雷解釋道:「妳還記得之前在提督室中曾經提 過,那個關於棲艦習性的事情嗎?」   「嗯……是說那個只要定期巡邏趕跑那些傢伙,它們就會認為這片海域有危險,不會 輕易靠近島嶼這件事?」   「沒錯,就是那個。我想,今天的莫諾島之所以會這麼平靜,一定是因為龍田姐和夕 立她們在幾天前的遭遇戰中,很努力、很努力的殲滅了大量的深海棲艦。龍田姐甚至犧牲 了自己的生命將對方之中那個叫棲姬的特殊個體擊退,因此才換來前線海域這番平靜的風 貌吧。」   「這樣啊……謝謝妳,龍田姐。」雷聽完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對著龍田由衷的表示 謝意,曉見狀也跟著閉上眼睛,在心中默默感謝這位一路以來指導自己的前輩。   「好!既然這樣,雷也要好好努力了。只要努力打倒棲艦,大家就能平平安安的過生 活對吧。」重新睜開眼睛後,雷高舉右手做出如此宣言。   「太過努力也不好,適當的休息也很重要啦。」見到雷充滿活力的模樣,曉也不自覺 展露笑顏。   「對了,電呢?她怎麼沒有跟妳一起來?」察覺到總是跟雷一起行動的電不在,曉於 是問道。   「啊,那是因為我們那邊也剛結束近海的巡邏,電說她先去提督室回報今天的狀況, 等會就會過來。」   兩人言談之間,另一名嬌小的身影也恰巧從遠處趕了過來。   「看吧,這不就過來了嗎?」   「咦?電的樣子好像有點奇怪……」   兩人看著跑的氣喘吁吁,從遠方逐漸奔向此處的電,心中浮現一股不對勁的感覺。   「怎麼了,電?跑得這麼急促?」   「呼……呼……聽我說!天龍姐她……倒在路中央……不省人事……妳們快點跟我過 來的說!」   「什麼——」「天龍姐她——」曉與雷彼此對望了一眼,隨即跟著電趕了過去。         *      *      *   「放心吧,她只是太過勞累,休養幾天就會好了。」在島上唯一的診療所內,護理師 對著因為擔心天龍而趕了過來的女孩們說明狀況。   由於不是肉體與艤裝上的物理傷害,天龍並沒有被送到修復渠進行療傷,而是作為普 通病人般在房間中休養。   「天龍姐……」曉靠到了床前。   方才與天龍一起執行任務的時候並沒有察覺,直至此刻,曉才終於注意到這位前輩艦 娘的面容變得多麼憔悴。   躺在床上的天龍,眼角有著深深的黑眼圈,臉色極度蒼白,與一個月前的她簡直判若 兩人。   「這幾天就算沒有出擊的日子,妳也都沒有好好休息對吧?我是有聽說島上的情況不 太好,但是也沒有必要這樣勉強自己。」護理師手拿報告皺起了眉頭,一臉不悅的告誡著 天龍。   「對不起。可是,身為秘書艦,那些工作不做不行——」   事實上,天龍說了謊。   即便島上正面臨著調度上的危機,但是單就那些文書作業來說,數量並沒有多到會拖 垮一個人的程度。   只是,一旦自己空閒下來,龍田死去那天的情景便會浮現在天龍的腦海中。   於是,天龍將自己的全部時間投入到工作和出擊任務上,連一刻也不讓自己空閒下來 。   「總之,這陣子妳就好好休息吧。提督那邊我會跟他說明的……哦?說人人到。」   此時,前來探病的提督也正好現身。   「司令官?」曉等人嚇了一大跳,過了一會後才回過神來,連忙立正敬禮。   「不用這麼嚴肅沒關係。」這位被稱為司令官的男子走到了病床前,以略感抱歉的眼 神看著天龍:「事情我都聽說了,辛苦妳了。」   仔細一瞧,男子的眼角同樣有著厚重的黑眼圈,頭髮也因為久未整理而顯得蓬亂不已 。在島上面臨危機的此刻,這名男子想必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怎麼樣,身體還好嗎?」提督在病床前坐了下來,對著躺在床上的天龍詢問道。   「……如果不是被某個擅闖淑女房間又不敲門的傢伙嚇著的話,現在精神應該還不錯 。」天龍像是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於是撇過了頭。   「還能開玩笑的話,看來是沒問題了。」男子淺淺一笑後,隨即正色道:「總之,這 陣子肖特蘭的前線哨戒和秘書艦的工作就先暫停吧。」   「暫停?可是之前不是說如果不維持定期巡邏的話,深海棲艦就會包圍過來嗎?」曉 歪著頭問道。   「關於這點,我方才看過妳們今天的偵查報告了。據說莫諾島周圍幾乎沒有發現深海 棲艦的身影對嗎?」   曉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既然如此,我想出擊暫停個幾天應該還不至於有什麼問題。現在最重要的是保存戰 力,若是為了勉強維持定期巡邏,反而讓大夥一個個倒下,那就得不償失了。本土那邊的 支援我也會請他們盡快過來的,這段期間就請大家好好休息養精蓄銳吧。」   像是要安定軍心般.提督以這句話作為結尾,結束了一行人的探視。   只是,對於變幻莫測,難以捉摸的深海,提督的預測終究還是太過樂觀。   三天後,大量的深海棲艦群出現在肖特蘭南方的海岸線。 ---------------------------------------   肖特蘭週邊地圖:https://i.imgur.com/YqM0WqU.png (By 夕提)
  大家好,這裡是夕提。   為了幫助理解,所以我畫了這張肖特蘭週邊海域的地圖。在這次故事的設定上,南方 的莫諾島海域是深海出沒較為頻繁的海域,因此肖特蘭上的編組便分成防衛輸送路線的後 方巡邏組與負責維持前線戰線的莫諾島前線組。當然,上面那三座島是我亂取名的。   故事也逐漸來到尾聲,預計再兩次更新就會迎來完結,最後一次更新將會把終章內容 一口氣貼上來,也在此感謝大家的支持。   喔喔喔喔喔喔我邦威武!!!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0.177.15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KanColle/M.1602858373.A.A35.html
SaberTheBest: <囧> 10/17 02:58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KanColl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KanColl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KanColl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