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Hiking
標題
[遊記] 2011.10.09-14能高安東軍(下)
作者 coexistence
時間 Sun Oct 23 23:41:48 2011
人氣 推:3 噓:0 留言:6
分享給朋友
[百岳] 2011.10.09-14能高安東軍(下) https://lukelee.blogspot.com/2011/10/20111009-14_22.html 隔天清晨,細雨紛飛,我終於對「天氣會愈來愈好」這句鬼話失去耐性了, 未來幾天天氣變成怎樣也無法掌握。 大家心情都很鬱悶,趁天雨休兵時連忙收帳走人。 從南峰南鞍營地到3159峰並不好走,一路都在跟高密箭竹奮戰著, 而這天我開始明顯感覺身體不舒服,飽含溼冷露水的箭竹讓我發抖, 但仍要時常抬頭注意路徑以及大家的行進速度。 行走間我不斷默念光頭山的大草原快出來吧,那是我此行最夢寐以求的風景。 在登上3159峰的那刻,光頭山大草原真的毫無遺漏地展現在眼前, 草原低谷裡清水溪的上游蜿蜒流淌其中, 平緩丘陵中偶爾鑲嵌幾叢深綠的冷杉森林, 更遠的白石山與安東軍山現身了,連身後噁心的能高南峰稜線也冒出頭來, 大家趕緊把握可能稍縱即逝的機會拿出相機狂拍。 由於不知道走到光頭山時會不會濃霧瀰漫, 我在3159峰頂就先連絡山下的杉光。對於未來幾天的天氣, 果然就如這幾天我們所遇到的,好天氣是不能期待了, 而且還得在星期六共伴效應發威前趕快下山。 大家在討論之後,決定要今天要直衝屯鹿池, 本來拆成兩天最逸樂的行程,反而合併變成最辛苦的修羅之路。 誰能預料到呢? 登山對我的人生觀最大改變,就是盡力之後一切隨緣, 保持最開放的態度,才能因應各種突如其來的狀況。 光頭山的三角點很好撿,就像是長在路邊不經意發現一樣, 成為大家逸樂的場所,還能遠眺白石池與白石山。 光頭山,又名「知亞干山」,我的第44顆百岳, 其實我比較喜歡知亞干這個名字,光頭給人一種寸草不生光禿禿的感覺, 但這座山卻擁有能安最寬廣的箭竹草原呀。 從這裡往東走約1小時可造訪牡丹池, 不過大家不知是忘了還是展現高度默契,支字未提探訪牡丹池的計劃。 光頭山往白石池的路要先下一段崩壁路,再進入可怕的杜鵑密林。 在下崩壁時我誤判一段路,結果把自己卡在碎石坡上進退不得, 還好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下來,自己小心翼翼爬回正確道路, 如果連大家一起下來就糟了,一不小心採空就不知道滾到哪裡去。 接下來的這段密林堪稱經典,有幾處連自己都懷疑路條的正確性, 因為路條所指示的方向根本就是密不透風的植物群相,要硬擠進去才會發現路跡。 到達白石池時,花蓮方向的雲霧已經飄上來, 心想接下來的白石山和萬里池應該也是相同光景。 本來這天該住在白石池的我們,只能在池畔享用短暫午餐時光,然後起身揮別趕路。 往白石山的路有一大段是淺箭竹坡,霧裡要很認真緊跟路條才行, 然而白石山實在遠得靠杯,走到最後我已經虛脫了, 到白石山頂時我連拍照的動力都沒有(最後還真的沒有拍登頂照!), 只能趕緊燒熱開水暖暖身子。 由於當時感冒加上全身溼透,我認為身體狀況最多只能撐到萬里池, 如果硬撐到屯鹿池的話,我可能會發生山難, 但在萬里池紮營的話勢必放棄安東軍山。 雖然我不只一次提案在萬里池紮營,但領隊堅持要走到屯鹿池, 當時我不能諒解,但心裡其實也不想放棄安東軍, 於是決定咬著牙撐到萬里池再作決定。 由於身體狀況不佳,因此請Timmy帶隊走前面開路,我得以在後面跟著喘息。 萬里池很夢幻,在濃霧裡就像一片海一樣望不著邊際, 穿梭在萬里池邊的草地間其實發現不少超棒營地, 其中有一個營地還有清澈的小溪流淌其中, 我開始幻想這裡有幾戶人家,四週瀰漫的霧氣則是小屋的裊裊炊煙, 如果可以在這裡借住一宿接受款待的話該有多好。 我其實不想走了,好想紮在這裡好好睡個覺, 然而大家似乎仍有繼續前進的動力,我也無力思考如何遊說眾人, 只能像無魂的空殼被牽著走。 如果下次有機會再走能安的話,我想我會安排在這邊住一天才對。 萬里池夢幻歸夢幻,其沼澤地形仍是個惡夢, 有些路段腳根本就是泡在泥淖裡,好在沒發生卡住動彈不得的狀況。 離開萬里池後是個陡上長坡,而我又在這裡被擊垮一次, 很虛很鳥,幸好後面一些山頭全都是腰繞,最後再一段長下坡抵達屯鹿池。 在屯鹿池換上乾衣服,躲進睡袋裡取暖。 當時發燒又覺畏寒,腦海一直想起以前著名的奇萊山難事件, 那群清大的學生在風雨中前行,最後倒臥在松雪樓前50公尺的地方死亡。 現在下山回想起來,我當時應該要有些小小堅持,以免發生不可挽回的遺撼才是。 能安著名的景點之一就是不怕人的水鹿群, 當我還在帳篷裡意識不清時,一直聽到Timmy要上大號, 叫小Leo拿登山杖幫忙防衛水鹿入侵。 我後來回溫回魂後,走出帳篷才發現營地四週被十幾隻水鹿包圍, 而且尿尿時被好幾雙眼睛狂盯,其中還有一隻體型好大的公水鹿, 我終於可感受到那份心理壓力了。 尿完後水鹿蜂湧而至把尿舔掉,水鹿應該不是屎尿癖, 而是為了尿液裡的鹽份才舔,真是難為牠們了。 隔天清晨,久違的陽光出現了,我們難得接受陽光的洗禮, 覺得人生開始燃起了希望,不過今天就要離開稜線下切萬大南溪,既珍惜又覺得可惜。 屯鹿池被四週山丘所圍繞,湖面寧靜如鏡倒映如畫, 還有一隻慢條斯理不願離開的水鹿在漫步著, 能安著名的湖泊群我竟然此時此刻才得以仔細欣賞, 冷風中的白石池,迷霧中的萬里池, 都在湘西趕屍般的鬼魅行軍中匆匆溜過。 然而再怎麼留戀此地,終須拔營而走, 從屯鹿池往南望就可以看到此行的最後一座百岳-安東軍山, 再往前走一小段就會經過看似沼澤的屯鹿妹池, 不過屯鹿妹池其實有潺潺活水注入,這些清澈的活水四散在我們的路徑上, 時而順著小石溝流,時而漫在草地上流,有點走在萬里池邊的感覺。 渡過一條森林小溪,再越過一顆小山頭,安東軍山就在近在眼前, 我們放下背了五天的重裝,第一次換上小背包輕裝啟程。 安東軍山的北面有一座平坦的廣大月型谷, 隨著路線行進以及霧氣飄散而轉現不同的面貌, 如果能在這片美麗的谷地裡逍遙個幾天也是不錯。 我們緩步朝向天空前進,不時回望拍照, 能安山脈就像一片覆著綠絨絨的箭竹地毯的廣大高原, 與其他山脈遊龍般的氣勢大相逕庭。 安東軍山,我的第46顆百岳,至此除了南華山全都撿齊了, 不知道南華山何年何月才有好天氣讓我有動力去撿。 從安東軍山頂再次回望來時路,那些曾經美麗而缺憾的存在, 彷彿在呼喚下一次重返此地的契機。 很高興在旅程的最後有陽光普照的好天氣, 遠方的屯鹿池在薄霧裡若隱若現,干卓萬山脈也一路相伴到最後一刻, 而更遠的視野,就留給心中無限的想像。 回到三叉營地享用陽光與午餐後,開始進入銷魂的萬大南溪下切路段。 這段路包含了各種地形,陡下、崩壁、溯溪、高繞,不一而足, 從海拔3000公尺一路下切到海拔1500公尺左右, 又臭又長的漫漫長路消磨眾人的心志,直到第一合流口才得以解脫。 由於這段路有些地方要特別注意路條與疊石, 我有在幾個容易走錯的地方等待大家, 然而在一個長滿猴板凳的倒木旁,Timmy和小Leo錯過了倒木另一邊的我們, 沒跨過倒木就繼續往下陡切好一會兒, 好險葛蘭特及時叫住他們回頭,否則真的迷路就糟了。 在林間穿梭疲於應付各種路況時,我最期待的就是過溪時刻, 因為可以藉機泡在清涼的溪水裡耍懶,慢慢等待後面的隊員跟上。 我們的速度跟記錄差不多,到第一合流口的時間早就可以預期在下午5~6點之間, 但心裡一直希望時間過快一點,趕快把這天的累人行程結束掉。 好不容易下午五點半到了第一合流口後,大家都輕鬆了起來, 紮營後紛紛到河邊清洗閒晃。 我撿拾了一些木材準備升火,結果弄了老半天只冒了一堆煙, 到了吃飯時間還沒升起火來,有夠挫折! 由於下坡路走久了腿很痠,我跟葛蘭特要了一顆肌肉鬆弛劑和一顆伏冒錠 想換得一夜好眠,但這是悲劇的開始。 夜裡我好像得了幻覺症或是失去平衡感一樣, 一躺下來就有種頭上腳下的錯覺,在睡袋裡翻來覆去滿身大汗, 聽著隔壁帳篷傳來的鼾聲心裡更不是滋味,掙扎到不知半夜幾點才漸漸入睡。 天剛破曉,我又開始發燒了,這幾天不知發燒幾次, 只能自嘲自己體弱多病,希望今天趕快衝出奧萬大去看病休息。 我走到合流口試探一下水況,萬大南溪主流水色混濁, 光看無法得知其深度,實際走下去時相當湍急, 走到一半就退回岸邊,估計最深處應該在大腿上緣,實在有點不妙。 不過好在早上天氣很好,情況最糟也就如此,相信大家牽手渡河有機會成功。 由於時間不趕,大家摸到九點半才整裝出發, 早餐時光還遇到另一隊上溯萬大南溪的隊伍, 但他們並未往合流口走過來,而是繼續朝萬大南溪主流上游走, 因此他們目標應該不是能安吧(還是他們走錯了???)。 命運的時刻到了,能安的最後挑戰,萬大南溪。 主流一開始就緊貼著右岸走,逼著我們必須先渡過主流才能繼續往下游走。 合流之後的水勢更大,我也沒把握可以渡過, 因此只好往合流點的上游找今早試探的地方開始渡。 剛開始大家都覺得水勢很大不敢渡過,然而目測真的不準, 只好親自下水走給他們看,等我走到河中央時, 請大家過來手拉手排成一列橫渡此關。 在有驚無險的情況下,大家都順渡過了, 我不禁想起當年桃林溫泉的可怕景像, 那畫面開始疊影在眼前的萬大南溪,當時的驚心動魄還歷歷在目, 讓我從昨晚就一直思考下溯的策略。 但有了早上遇到別隊的經驗,他們能成功走到合流口與我們會面, 相信我們也可以成功走到上切點! 事實上,過了第一合流點後, 河水反而開始在河床上展開而變得好走, 因此最湍急最深的地方反而在合流點那邊,謝天謝地。 然而我們當時渡溪的時機點也沒錯, 因為第一合流點後的右岸是連綿峭壁,我們硬走在峭壁之上的話, 之後也找不到下切點可以渡溪。 萬大南溪河床非常寬廣,河床中央甚至長了一棵楓樹,形成一幅有趣的風景畫。 我們邊走邊尋找右岸的上切點,在藍天底下的河床游移倒也十分愜意。 在抵達上切點之前的左岸陸續有幾條小溪會流,都有不錯的紮營平台。 而在右岸上切點旁有一河床營地,旁邊還有一清澈小溪瀑布, 只可惜昨天時間不夠走到這裡。 順帶一提,上切點附近沿途有股很香的檸檬味, 尋味找尋發現是一種長條型的樹葉所發出的,我猜應該是檸檬桉吧。 在散發清新香味的林間漫步,是種意想不到的體驗。 上切點之後,是無盡漫長的邊坡小路,拉長了每個人對於回家渴望的距離。 直到下午大雨再度降臨,我們仍免不了從一而終的溼透命運。 第一越嶺點過了、第二越嶺點過了,松楓嶺變成心靈能安的終點, 一旦過了松風嶺,我們就可以重返人間。 我放開步伐恣意在山林裡疾馳,無論過去幾天的能安是苦是甜, 此刻我只想趕快擺脫又溼又臭又冷的自己。 好不容易,松楓嶺終於到了,人像洩了氣的皮球般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氣, 感覺就像剛從愛麗斯仙境的樹洞裡爬出來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來奧萬大,而且還繞了這麼大一圈才走到這裡, 一般人應該很難想像奧萬大有這麼難到達吧。 松楓嶺到遊客中心還有一小時路要踢,革命尚未結束,同志仍需努力。 別了,我的能安夢。 --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23.195.0.232
Dasboy:光頭下白石那段森林有人一去不回說..聽說還沒找到 10/24 00:49
coexistence:能安有幾段路真的就是緊盯路條就對了 10/24 11:37
Dasboy:我走到奧萬大草原那裡還大喊~~ (超感動XD) 10/24 11:39
coexistence:奧萬大草原是哪齣戲碼? 光頭大草原? 10/24 12:31
zeanmar:想起大三的能高安東軍...能高南下白石踢夜路 安東軍曬到脫 10/24 20:56
zeanmar:皮...還有下萬大南溪的大崩壁...好想再走一次阿~ 10/24 20:57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Hiking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Hiking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Hiking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