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Hiking
標題
[遊記] 2011.10.09-14能高安東軍 (上)
作者 coexistence
時間 Sun Oct 23 23:39:25 2011
人氣 推:7 噓:0 留言:10
分享給朋友
[百岳] 2011.10.09-14能高安東軍 (上) https://lukelee.blogspot.com/2011/10/20111009-14.html 能高安東軍,簡稱能安,或稱為北三段。 北起於能高越嶺點的縣界埡口,南至安東軍山, 沿途一共有能高山主峰(H3262m)、能高山南峰(H3349m)、 光頭山(H3060m)、白石山(H3110m)、安東軍山(H3068m)等五座百岳。 在這段蜿蜒20餘公里的中央山脈主脊上,擁有台灣最廣闊的草原地形, 也有最豐富多樣的高山湖泊景觀。 草原、湖泊、水鹿,構成這段旅程最柔美動人的景致。 四年前的一個偶然,從網路看到蛙大的能安作品, 那一幅幅從未見過的山水風光,著實震撼了我, 原來台灣的高山世界竟如此迷人,可以吸引人不辭勞苦翻山越嶺找尋那片樂土。 那陣子的我開始瘋狂找尋相關的文章遊記, 才知能安並不是一般遊客能輕易抵達的地方, 對於沒有重裝經驗又欠缺運動的我,能安只能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然而,我也因此買了人生的第一雙登山鞋,開始踏入陌生的山林世界。 還記得出發那晚,我們睡在霧社仁愛國小的走廊上, 望著操場上的月色,想著明天就要踏上四年前的夢想旅程。 然而隔天醒來竟然發現昨夜下過雨, 我們只能一廂情願相信未來天氣預報會愈來愈好, 或者是3000公尺以上會看到大片雲海之類信心喊話。 真的,登山需要一點信念、一點勇氣、還有許多天時地利, 才能支持每個人繼續走下去。 因為不是每趟山旅都能一帆風順, 要見到遠離人世的絕美景色,就得付出對等或更多的代價。 屯原,夢想的起點,天空降下許多雨絲伴著我們、也絆著我們。 有人開始猶豫是否繼續走下去,改成奇萊南華兩日遊即止。 但此時的我一點猶豫也沒有,要決定未來的話,先到台灣池再說吧。 14公里的能高越嶺道西段和三年前的記憶不太相同, 越嶺道起點碑已經被沖刷不見,土地公廟後危險的大崩壁也已經完全高繞掉, 而當初走到快昏厥的我現在卻一點也不覺辛苦, 還有餘力可以和小麥柴犬玩唱歌接力賽。 天池山莊正在改建,下方營地因為天雨而十分泥濘, 即便我們先到營地,卻有人高調指著那些空著的泥地說已經有人住了。 正當爭執不下時,柴犬想起天池山莊後上方還有一小塊空地, 我們連忙跑上去搭起帳篷,守住這片得來不易的高山土地,也避開那群貪婪的人們。 夜裡,細雨不歇,我們躲進帳篷裡,躲進也許更美好的夢鄉。 清晨,天空仍漫著陰沉的灰,旅人拍拍肩上的露水,背起沉重的心情繼續前行。 到了光被八表,東部雲霧忽然散去,遙遠的花蓮海面反射著金光, 眾人歡呼著好預兆,前方的卡賀爾山和能高主山卻仍躲在雲霧深處。 我們在此與小麥等人告別,開始走進天地交織的能安夢裡, 而這趟旅程的起點卻綁在一面極密箭竹林的路條上, 那感覺就像有人在一面銅牆鐵壁上寫「由此進入」,叫你撞進去就對了。 撞就撞吧,密密麻麻的箭竹芒草排山倒海襲來, 大家拚命在箭竹裡接受能安的震憾教育, 全身早已被露水浸溼,一步一步往稜線推進。 別人照片裡的濃豔水彩畫,在我們眼前褪色成一片潑墨山水。 我們一路冒雨走到了卡賀爾山,遇見正在休息的四人中年男子撤退隊伍, 相問之下才知道他們提早我們一天出發,今天在台灣池決定撤退不玩了。 聽到之後又再度重擊本隊的信心, 走或不走,這問題又開始在彼此間蔓延開來。 老實講我僅剩的一點信心也快燒燃殆盡,因為天氣並沒有如預期逐漸好轉, 如果將來要在這種霧雨天氣走六天,那真的不如早點回家。 幾番攻防論戰後,大家決定還是走到台灣池,看明天早上天氣再決定去留。 接下來怎麼到能高主峰我也忘了,只知道一片白茫茫溼漉漉, 相機沒有出鞘,停下來休息幾分鐘就會冷。 過了毫無展望的能高主峰,我一路逃命似地奔往台灣池營地, 腳程快的阿忠與阿So沿途緊跟著我, 但我忘了我要住的帳篷還在葛蘭特的背包上,而他離我恰巧有十萬八千里遠。 我站在營地冷得發抖,直到帳篷搭好換了乾衣服後才有活過來的感覺, 但仍然免不了感冒的命運。 台灣池營地整體並不讓人滿意,除了營地不平整外, 還必須越過一小段箭竹小丘才能到台灣池取水, 天氣好時也許ok,但天氣差時取水就讓人三聲嘆息。 雖說如此,台灣池已是能高主到能高南之間能腹地最大又有水源的營地了, 而且晚上還有兩三隻水鹿在附近出沒,帶來能安的第一個驚喜夜晚。 第三天,決定的時刻來了,天氣看起來似乎不錯, 雄偉的能高南峰浮在雲海之上,一旦越過它,我們就不會再回頭。 很有趣的是大家都很有默契,彼此不提撤退的事, 收拾行囊後繼續往能安南峰挺進。 我們沿稜而走,東邊的妖雲密佈,西邊卻是無限遼闊,一條稜線兩樣風情。 稜線走到南峰底下忽然垂直拔高,有如一面巨牆, 大家除了繼續與箭竹和有刺植物奮鬥之外, 還必須在溼滑路段手腳並用掙扎往上。 雖然早已耳聞能安有極品箭竹海和有刺植物大雜燴, 但沒有身處其境真的無法感受其厲害。 好在身上穿的雨衣褲可以隔絕玉山小蘖、阿里山薊、高山薔薇、咬人貓、刺柏等騷擾, 但攀爬時誤抓它們還是會瞬間有升天般的感受。 好不容易爬上這面巨牆後,迎接我們的是一座又一座,峰峰相連到天邊的假山頭。 由於霧裡能見度不高,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 能高南峰見尾不見首,常常以為霧裡最高的山頭就是絕頂, 但走過去後才發現後面又有更高的峰頭等著, 每個人臉上都印著斗大的「崩潰」兩字。 隨著時間流逝,在最接近崩潰的臨界點,我們終於站上了三叉路口, 往左輕裝走3分鐘就閒逛到能高南峰絕頂。 能高南峰,我的第43顆百岳,名列十峻果然當之無愧。 很幸運地,我們到能高南峰前都沒有下雨,展望若有似無地開合聚散, 雖然不能一眼望穿,但也有一種霧裡看花的意境餘韻。 拿著iPhone在山頂兜圈子,朝清境方向不停變換角度卻一直沒有收訊, 看來這天又註定與山下留守再度失聯了。 我在三角點打開水蜜桃罐頭請大家享用,還好天空作美, 大家有說有笑拍照吃東西,火箭還在東側山谷看到此行的第一隻公水鹿, 如果此時此刻是陰風慘雨,大伙鐵定啥都不作逃之夭夭。 能高南峰的下山路與上山路一樣,只有陡+滑兩字堪可比擬, 而且有些高低落差大的山溝陷阱,跌下去可不是一個轉身一個move可以hold得住。 眾人一路hold不住好幾次,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好不容易抵達南峰南鞍營地,此時開始下起幾天來首見的傾盆大雨。 大家紛紛搭起帳篷,只剩我延續昨天的苦情命運在雨中苦等葛蘭特的帳篷。 等了又等,終於看見珊珊來遲的伊人, 原來他被山溝hold住動彈不得,幸好火箭搭救才脫困。 其實一到營地我就一直在注意取水點森林入口,但始終不能確定位置, 只怪出發前沒有認真研究這個營地的取水方式。 正在擔心巧婦難為無水之炊時,靈機一動想到我們幹嘛費心找取水點? 要化悲憤為力量,於是快叫大家用鍋碗瓢盆收集帳篷流下的水。 接了大概半小時吧,我們竟然接滿了十升的水袋, 連晚餐要用的雨水也接足了,該說雨下太大還是我們太厲害呢? --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23.195.0.232
Dasboy:你這雨男... 10/24 00:42
Dasboy:其實看你們照片雲霧飄渺也挺美的唉~ 好想再去~~ 10/24 00:46
Dasboy:我想走彥山跟牡丹岩阿.. 10/24 00:52
coexistence:我是為了台灣芸芸眾生而祈雨的呀 (慈悲貌) 10/24 09:25
Dasboy:你也創下了澎湖的雨量紀錄呢`` 10/24 11:32
coexistence:怎麼不說是我們一起創下的呢!!! (扒頭) 10/24 11:36
Dasboy:我也是慈悲為懷阿~~ (盤坐奎壁山為澎湖祈福) 10/24 11:37
yehmd:牡丹岩聽說不好走...有機會的話也想去瞧瞧...A_A 10/24 12:56
Lsdasha: 推! 10/25 14:10
jtchen0901:11月初也要去,感謝分享!! 10/28 09:40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Hiking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Hiking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Hiking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