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Fantasy
標題
[原創] 愛氏等級XXX─幽靈船(第二十六章)
作者 frogsleepy
時間 2022/08/05 23:00:55
人氣 推:0 噓:0 留言:0
分享給朋友
第二十六章 陸倚杉睜開雙眼,撐著沉重的銀色消防衣緩緩地穩住搖晃的步伐。看著地上泛著淡藍水波 幽光的水泥地,他知道自己被傳送回博物館附設的展場──水族館了。 左側是三層樓高的落地水族窗,可見一塊參天深灰色橢圓礁岩佔據了三分之二的高度,大 量的銀色小魚群聚成巨大的圓球四處游動,如同水族箱的眼睛張望著四周。 另一側則被分割成兩樓,二樓是有著鐵製扶手的高台可供遊客由上往下俯視水族箱,一樓 則是平坦的灰色廣場。 TW-443-2站在廣場對面。 它依然裹著燃燒的紅色斗篷,但身形和地下碉堡相比卻變得十分矮小,約跟陸倚杉差不多 高,身上的焰火也黯淡許多,失去了當初的灼熱氣息。但渾身散發出的威壓感依舊。 這就是陸倚杉的賭注,利用書籤的力量將TW-443-2帶到博物館來,一個遠離它出生火焰的 地方,斷開它與幽靈船之間的聯繫。 或許,陸倚杉心中暗自希望,地下碉堡中的黑影們和灼熱氣息也能因為暫時失去船長而緩 解下來。 而看來他賭對了。TW-443-2的力量果真削減了不少。陸倚杉握緊手中的TW-8的檜木劍柄。 他必須要掌握這個機會。 「陸先生,您帶來的朋友怎麼回事?博物館內所有的場館都禁止煙火。」有著電捲頭的志 工大媽拎著紅色滅火器站突然出現在陸倚杉身旁。 她穿著淺綠色志工背心,深色牛仔褲,戴著老式金框眼鏡,表情看起來很有精神,似乎已 經從與黑新娘的戰鬥中恢復過來。 「不,它不是我朋友。是它追著我跑到這裡,還企圖放火燒了博物館。」陸倚杉一口撇清 關係。雖然總覺得這種講法好像汙了TW-443-2的清白,但他必須利用所有可能幫上忙的力 量。 志工大媽嘖了一聲,瞪著眼前散發灼熱氣息的黑影,腥紅的焰火圍著它的腳邊畫了個圈, 才說:「陸先生,我們先處理失火的問題。但它畢竟是您帶來的,博物館保留追溯賠償的 權利。」 陸倚杉不禁啞然失笑,然後趕緊點頭稱是,只要能擊敗TW-443-2,他什麼代價都願意付出 。 「這位……,船長先生。」志工大媽猶豫片刻才開口,似乎對於它的姓氏並無把握:「為 了您和博物館內展品的安全,所有場館嚴禁煙火,還請您將火源熄滅。」 TW-443-2沒有回話,從鮮紅的斗篷下抬起焦黑乾枯的右手掌,一團火球在掌心聚集,逐漸 變得有保齡球大小。 「還聽不聽人話啊?」志工大媽嘴裡嘀咕,順手拔掉滅火器上的金屬插梢,將黑色噴管對 準燃燒的火源。 幾乎在同時,TW-443-2手中的火球漲成公牛大小,向兩人衝來,與滅火器噴出大量的粉末 在廣場中央激烈碰撞,白色的噴流和紅色的焰火在空中僵持不下。 轟然一聲,整個房間滿布揚塵,火球在濃煙密布中消失無蹤。 依託著粉塵的隱蔽,志工大媽淺綠色的身影縱身向前飛躍,雙手掄起已經空了的滅火器朝 燃燒斗篷的頭部猛力揮下。 TW-443-2抬手硬是接住了大媽雷霆萬鈞的重擊,強大力量的壓迫下,斗篷周身的火焰都跟 著向後猛力一震,如同殘燭的火焰在即將熄滅之際又重新亮起。 「陸先生,請您快從身後的緊急出口離開。我會在這阻擋片刻。」志工大媽與TW-443-2兩 人就著滅火器僵持不下,但瓶身表面被TW-443-2握住的地方已經開始熔化,同時數道細小 的火焰沿著瓶身往大媽身上竄去。 「不,我們必須在這邊擊敗TW-443-2。」陸倚杉沿著接近落地水族窗的一側往前衝刺,打 算趁著此時揮刀砍向TW-443-2。 「你們怎麼就沒人肯聽人話呢?」志工大媽說,額上已滿是大汗。 但這對陸倚杉來說是絕妙的時機,TW-443-2在志工大媽的壓制下似乎已經用盡全力,沒有 力氣可以分神來理會陸倚杉。 再三公尺、兩公尺。陸倚杉邁開大步,TW-8的劍尖對準了鮮紅斗篷下的胸膛。只差最後一 步,十幾年來的惡夢就可以結束。 「別過來!」 TW-443-2似乎就在等待這個時刻,空著的手掌瞬間凝結出一顆火球在三人之間直接炸開, 伴隨著蒸騰的熱浪和熊熊燃燒的火舌,TW-443-2就像是匍匐已久的惡龍,在陸倚杉衝上前 來的時刻露出它的血盆大口。 從縫隙中漏出的爆炎將陸倚杉捲到空中,重重地撞到透明的水族牆上,再順著光滑的壁面 從二樓高的地方摔落地板。頭盔上的防護面罩碎裂出好幾個大洞,硫磺的惡臭混雜的燒塑 膠般的毒氣灌入他的鼻腔,嗆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而阻燃的厚重防護衣上竟也在這次爆 炸中燃起點點的火苗。 陸倚杉眼前的景色不斷旋轉,爆炸帶來的耳鳴嗡嗡直響,蓋過能聽到的所有聲音。他用左 手扶著窗面勉強撐起自己的身子,看著眼前陷入腥紅火海的水族廣場。 志工大媽成大字形護在他的身前,用肉身幫陸倚杉擋下了絕大部分的爆炸威力。她的淺綠 色背心的殘骸被燒成片段落在地上,但陸倚杉完全不敢想像她的背後會是怎樣的一幅慘狀 。 「陸先生,快走。」她的微弱的聲音斷斷續續,隨時都會被焚風吞噬。 「不。」陸倚杉說。 即便在爆炸中,他的右手依然緊握著TW-8不放,此時反手往落地水族箱上捅了一刀,帶著 格狀花紋的刀鋒深入水族箱內的海水。 「我很抱歉把您和管理員拖下水。」陸倚杉劃在玻璃上劃了第二下。 「但這是我必須完成的責任。」接著是第三刀。 無視於志工大媽瞪大的雙眼,他揮手向後剁了第四下,在壁面上切出長長的缺口。 「無論任何代價。」陸倚杉說,將TW-8從水族窗中的裂口中拔出。 蛛網狀的裂隙從陸倚杉腳邊迅速向外張開,煞那間就布滿了三層樓高的高聳玻璃牆。強大 的水壓順著裂縫不斷地敲擊在爆炸中脆弱不已的水族窗面,發出喀喀的聲響。 然後,碎裂。 大量的海水灌入房內,海嘯般的浪花拍向站在一樓的三人,立時就將陸倚杉淹沒。 冰冷的海水伴隨著潰堤的衝力,用力撞擊著陸倚杉的身體,如同殘破的布娃娃在水中旋轉 ,讓他幾乎要昏厥過去。即便如此,他仍緊握著手中的TW-8,掙扎的向上游去,努力攀住 二樓平台上的扶手。 一隻手探了過來抓住他的脖子,硬生生將陸倚杉從水中拉了出來,並在他能反應之前將手 中緊握的長劍打落,踢到角落邊。 是TW-443-2。 它乾枯的黑色手臂將陸倚杉高舉離開水面,任憑他如何掙扎也不為所動。 但陸倚杉同時也注意到,TW-443-2原本應該熊熊燃燒的鮮紅斗篷竟然被海水浸濕,只餘些 許的火星在胸前閃爍。 「陸‧倚‧杉──,時間,到了──。」TW-443-2扎耳而粗糙的聲音隨著它掌心的溫度緩 緩穿透消防服,蝕入陸倚杉的身軀。焦熱感從脖子處向全身上下擴散,彷彿每一顆細胞中 的水都要沸騰起來,好讓自己的所剩不多的靈魂乘著煙霧蒸騰,被TW-443-2給吸收。 這就是一切的終點了嗎?花了那麼多的努力,用盡了身上所有的異常物品,最終還是得到 這樣的結果。 什麼都沒有改變。 陸倚杉的身子向後一攤,放棄了掙扎。任由白色的輕煙帶著淡淡的燒稻草味從領口中飄出 ,草人構成的身軀在TW-443-2的影響下正緩緩悶燒著。 抱歉了,辰哥,沒能完成對你的承諾。 抱歉了,楊芷柔,讓妳等了十七年,卻沒能找回記憶。 抱歉了,雅婷,沒能在最後帶妳去爬山、帶妳去看海。 這就是最後了。 陸倚杉看著自己身上散出的輕煙悉數被TW-443-2收入體內,溼透的斗篷也重新開始燃起微 微的火光。 不,這還不是最後! 他還有一個最初,也是陪伴他到最後的異常物品。陸倚杉將手伸入胸前的口袋,溫柔地用 手指滑過表面。 「這就是最後了。」陸倚杉對TW-443-2說道。 TW-8銀色的劍尖從身後穿過了TW-443-2的胸口。它低頭看著這出乎意料的一劍,發出了陸 倚杉此生聽過最尖銳而刺耳的吼聲。 大量銀白色的幽靈從斗篷下的黑影中向外竄出。有男的、女的、年輕的,老的。最終一群 人漂浮在陸倚杉的面前,對他露出微笑。 轉瞬間,這群人就消失在空中,只留下一個青年男子的幽影。那是陸倚杉。他對自己笑了 笑,便跨步向前,走進了穿著消防衣的身體中。 陸倚杉想起來了,這三十年來他在委員會服務的回憶:和方亦辰組成的小隊,在山區與 TW-18搏鬥;進攻TW-5的封印站點時,因為自己的疏忽導致李筱雯中彈,以及當李筱雯發 現某家速食店的炸雞居然是用八條腿的雞做的,臉上露出複雜的錯愕表情。 他都想起來了。 但他也不會因此忘記眼前為他出生入死的女高中生。 鄭雅婷丟下手中的鄭成功配劍,跨過化為白色粉末的TW-443-2,撲到了陸倚杉懷中。 「不要再這樣丟下我自己去面對危險了。」鄭雅婷嘩啦一聲哭得滿臉,用額頭不斷輕柔蹭 著陸倚杉的胸口。 「不會的。」陸倚杉的手順過鄭雅婷的頭髮:「我們去看海吧。」 ----- 第二十六章更新隨筆 來到最後的殊死搏鬥了,希望最後收掉TW-443-2的方式大家會喜歡, 這已經是我能想到陸倚杉凡人的極限了。TW-443-2也讓很大了XDD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35.230.2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Fantasy/M.1659711657.A.154.html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Fantasy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