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Fantasy
標題
[原創] 一字武魂 - 在她喝光水之後 古軒閣(二)
作者 aurorasea
時間 2021/09/14 19:06:38
人氣 推:0 噓:0 留言:0
分享給朋友
第一章 古軒閣(二) 這位山頂洞人非要我提醒才進屋脫鞋,走沒幾步又大驚小怪。「唉呦,好嚇人的老虎。 」、「怎麼裡面比外面涼?」、「好精緻的凳子!」 「『涼』在你頭上,出自麗緻公會『樑下風雪』徐大師的手筆,取自西疆之西,無盡山頭 的四季永冬,筆法大方不失典雅,一個涼字便能保整年涼爽,偕同『紅泥火爐』白大師… …咳咳。」 我發出堪稱史上最假乾咳,根本是鴨子噎到。 「喉嚨不舒服?還好你端茶來,要不你自己先喝?」 「不好意思,你坐在我上茶的地方。」我指著他屁股下方,「那叫茶几。」 「我該坐哪?」我指他旁邊長椅上的純白軟墊。 「那不是你們的展示品嗎?」 「坐。」 我剛抽出隨身攜帶的抹布擦拭茶几,長椅上的他更激動了。 「好軟呀!」他的屁股在墊子跳上跳下,我的脾氣也在跳上跳下,「師父說定蒝大小事物 都神奇,果然!」 他像小孩子般笑著,臉頰上的酒窩呼喊著開心。你開心我難受啊!抹布抹一下茶几上跟泡 泥巴池沒兩樣,更別說他屁股下的鵝絨墊,正遭慘絕人寰的虐待。閣主坐在他對面,他用 表情說我想說的話。 「你叫什麼?」閣主問,我知道閣主努力不看李洵屁股下的鵝絨墊,但很明顯在做白工。 「我叫李洵。你是李陽關,對吧?」 敢情找錯人,閣主姓王名冠楊。可以宰了他嗎? 「在定蒝我叫王冠楊……罷了,當年沒合適的適齡人選,只得在你四歲時送上山拜師。下 山感想如何?」 等等,閣主姓名是假?難怪他平時告誡我隱瞞身世背景,莫非古軒閣和我李家有關聯? 「好多新玩意兒。以前總聽師父說,現在看到了才知是怎麼回事。」 「後悔嗎?」 「總得有人做。」李洵微笑。 閣主點頭,「心性不錯,可惜深山待久,缺乏常識。」 「師父也總說我不懂江湖世故,但我知道拜訪別人要帶禮物。」說完李洵從披風內掏出一 串布包的羊肉乾,放在紫檀雲龍紋畫桌上。 不,你是真不懂。 「小軒拿進去。」閣主努力不想看的物件加一。「你能遵守規則,進城後矇眼不攀談,單 憑『引』找到我,代表訓練有成。但你花整整三個時辰繞大圏,壓死線過關,可謂歷代最 差成績。你師父憑什麼派你提早三年來完成測試?」 李洵從披風的口袋裡,掏出一個紋路繁雜的小錦囊。那是他全身上下中唯一可以跟古軒閣 匹配的物件。錦囊解開後,露出根湛藍指筆。所謂指筆,長度約一截指頭,原先是三四歲 小孩初寫字時的用品,但隨時代變遷,指筆逐漸失去原先的功能,反而作為父母在子女十 八歲贈與的成年禮物,象徵獨當一面。 李洵手中的指筆,色澤鮮豔又帶有煙霧般的迷濛,不同深淺濃淡的藍彼此追逐、攪合,色 彩的變化永無止息。定蒝附近確實曾量產藍田玉,但雕刻成筆的我頭一回見。「確實,你 提早完成測驗,他能提早交接下山,哼。」閣主說,「我在你進城前,支開所有來觀光的 族人,倒是漏了那孩子,他剛好今天成年。」 閣主將玉筆放回後交還錦囊,瞄我一眼後繼續跟李洵說,「死線過關的事,情有可原,我 不跟你計較,測驗原定內容是找齊定蒝裡所有太白李家血脈的人。照慣例找到我就完事, 偏偏你師父是不負責任的混蛋,上山赴任前跟一名女子留情,還搞大她肚子。好在你師父 記得隱瞞引路人的身分,對方始終不知道他是誰。我看照那孩子長大。他不認識自己的生 父,生母又在他小時候因病離世,雖說他由生母的家庭安置照顧,何嘗不是天生命苦?你 師父妥妥的混蛋。 你還有一個族人要找,所以測驗繼續,午夜前找到你師父的後代。白天跟晚上不同,對象 會隨意走動,你的『引』很難作用,我允許你打聽情報。失敗的話,三年後再來,你跟你 師父繼續留守在山裡。」 閣主從頭到腳打量完李洵後,又嘆口氣,「小軒你今天跟他走,免得他把自己賣掉還幫人 數錢。」 「嗯?我很貴嗎?」李洵吃驚。 「……這傢伙就交給你了,好好招待他。」閣主扔給我三兩銀子,「事成之後,我會說明 古軒閣的由來。 在此之前,切記別跟任何人提起我跟李洵的本名。」銀子在手中沉甸甸的,三兩銀[^1]大 約是小老百姓兩個月的伙食開銷。看閣主迅速起身溜回書房的樣子,我不知該高興賺到一 天假,還是該煩惱價值三兩銀的麻煩。 總之花剩下的歸我,嘿嘿。測驗什麼的隨便啦,反正他今晚就滾蛋了。 「定蒝治安還行吧?」李洵關切,「人販子很囂張嗎?」 ... [^1]: 一兩銀等同一千文錢。一斤米約等價於五文錢。 ... 「定蒝人口七八萬,即便把範圍縮小到十八歲前後,幾百幾千人總跑不掉,不曉得你怎麼 找到古軒閣的。」我順勢換座位。閣主的位置坐起來一個字,爽。美中不足的是,眼前有 位髒兮兮的傢伙。 「我字『引』。我用血寫在羊毛球上。我想個地名,羊毛球會指引方向。」李洵解釋完便 收毛球進口袋,「找人比較費神,我需要時間休息。休息期間,對方又亂跑的話,就沒轍 了。」 「看來我們沒字用,得靠笨方法找人。」唉,果然天上不會掉免費的餡餅,三兩銀怕花沒 了還得我貼,「聽好,定蒝水很深,閣主說怕你把自己賣了,意思是說怕你自找麻煩。 定蒝可以看做天下的縮影:世家宗門兩方瓜分大半,有些行業公會夾在中間,當牆邊草輪 流倒。 定蒝正中央的驛館,是文明講道理的地方,由隴城李家掌握,不過你得換個名字。照協議 講,我們太白李家不該在隴城兩百里內設據點,像我從不跟別人說我來自太白山。 南邊的文牙,主要由黎明宿衛和法外無情把持。它們都是八大宗門:武門的徒子徒孫,開 鏢局跟抓懸賞的。那群肌肉棒子只知道一種辦事方式:一豎一橫,他站著、你躺著。別惹 他們。 東北方的西門廟,比較多中立的行業公會跟散戶...別用那種表情看我,之所以叫西門廟是 有緣故的。據說幾百年前,定蒝由大妖把持、要求村民每年獻上最漂亮的少女當作供品。 後來一名姓西門的大俠剷除妖怪,大家蓋廟感謝他,不過選誰最漂亮的環節不但留著,還 越做越大,變成定蒝的招牌。今年的選美祭剛好今晚舉辦,咱們早點搞定就帶你去看。 三個勢力,表面上相安無事一起混日子,背地裡你來我往天天捅刀子。世家和宗門高層實 際掌握整個定蒝,城主不過是他們選出來的橡皮圖章:街道乾淨城主負責,街道命案別指 望他。規矩跟法律約束屋子裡的你我,出去外頭,江湖的正義就是拳頭的正義,大家平日 在外笑嘻嘻,是和氣生財,真要動手,連廚子都跟你拼命沒在客氣。 所以,出古軒閣的大門,一切由我說話,你別開口。」 不知不覺,茶壺被我倒空了。解說得鉅細靡遺,是希望李洵搞清楚狀況。但看他一副專心 到出神的樣子,我也不知道他吸收多少。 反正只要這貨不開口,麻煩少一半。 另一半是他的儀態。 「自己割的?」我問他披風的破口,「還是你惹別人生氣?」 ... 他簡明扼要講完他來定蒝路上的事。 我他媽傻了。 「你…你……你蹲下看?」 「是,那味道不尋常。」 「還拿樹枝戳?」 「必須的。」李洵非常嚴肅,「腸胃健康非常重要,我不能放著她不管。我看天象,近期 不會下雨。假如她又碰巧沒水喝,野外脫水非常危險。」 「你可以……怎麼說,你應該…啊,天哪,我在想什麼。」 李洵沒救了,閣主真不該只給我三兩銀。 「你知道她是誰嗎?」 「不知道。」 「她是趙為青,定蒝紡紗公會會長的孫女,九龍護盟最傑出的弟子,定蒝新世代女俠的最 佳代表。去年十六歲藝成,就拿下法外無情十年沒解決的懸賞,讓上千名的老獵人臉面無 光。 今年定蒝裡沒案子,她到城外剿匪,她的名號一路傳到遠在兩百里外的隴城。」 冷靜,鎮定,瞧他一副天塌下來給高個子擋的憨呆樣,搞得像是我做錯事? 「所以我錯了。」李洵點頭,「也對,大便是放鬆的時間,若有人突然跳出來,我也會被 嚇到,下次見面我跟她道歉。」 「沒有人想大便給人看!」我的嗓門想必連躲在二樓書房的閣主也能聽到。 李洵一副恍然大悟、「您說的是」的樣子看著我。在等我解釋嗎?可以不要嗎? 「話題就此打住。你在外面,『大便』兩個字提都不准提,禁字。」趕緊扯點別的說,再 給他糾結我一定氣瘋,「總之你穿這樣不行、絕對不行。難道你剛走過來,沒有人提醒你 的穿著?」 「有。」李洵從另個披風口袋掏出兩文錢,「巷口的老頭子很關心我,塞給我零錢,叫我 買好點的布遮。」 一大清早、巷口、老頭子? 「他是不是說話漏風,嗓子沙啞?」 「你怎麼知道?」 「他是瘌頭李,常在咱們附近要飯的。」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50.116.76.17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Fantasy/M.1631617600.A.52A.html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CFantasy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