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隔壁的那反派 燥動-4(微限)
作者 fish412
時間 2021/02/17 08:38:57
人氣 推:3 噓:0 留言:5
分享給朋友
雖然只有擦邊 但還是隔一下好了   夏晃沒想到會被發現。      分明言行間不似懷疑過他的舉動。      他心頭很燥,如火焚,如針密密麻麻的穿刺,這種熱延燒到下體,時不時都要充血般敏感而蠢動。清晨的時候最是明顯,慾望如火,近乎燒灼他的理智,忍不住潛入散發香氣的房間,幾乎壓不住侵犯的渴望。      當擁有絕對的體力差異,侵犯是比想像容易達成的。他坐在景書陽的炕頭時,想的都是掙扎的話該如何壓制,如何快速達到他的目的,滿足肉體的慾望。      他知道,沒有人會管他呼救。畢竟對方成日帶著他的氣息遊蕩。      本就是他的人。      但,誰又是誰的人了。      只不過剛好,他與他的靈魂來自相同的地方。      只不過剛好,他相信了他,放下了對他的大部分防備。      孟子談性善提及,仁、義、禮、智,人皆有之,並非外界加之於我,只在乎去不去思考,故說:『求則得之,舍則失之。』      然而為善,在擁有足夠資源的時候,行善不費吹灰之力,然而當自己受了苦,身如煉獄之時,善的把持比想像中費力。      很累,很煩,也許他該去找個人滅火。      反正他根本不缺追求者。      但滅了火之後,等著他的又是麻煩。      何必自找麻煩。      景書陽的睡姿不大好,枕著上臂,坦著半個肚子,腰上左一塊紅斑,右一塊瘀青,睡得又沉得很,沒想要睜開眼睛看一眼。他的名字在他的舌尖上,一個音節接著一個音節。不為了甚麼,只為名字念起來跟人一樣,有點軟。      香氣一直在他鼻腔裡打轉,上上下下灼燒,他伏下身時想的是,被發現也無所謂,正好嚇嚇他。      背叛一個人的信任,他體驗過,猶如一隻被細線牽引的風箏,體驗著放縱,然而一經線斷,便要失控。只是在線斷之前享受短暫飛翔的快意罷了。也許不是為了體驗這種刺激,而是給他自己一個理由掙脫道德的束縛力。      結果沒有。      被不予理會了幾天,還被當作家裡的貓。      一點生氣也無,有點無奈,只讓他下次喊他。      ......問題是,不是應該讓他別爬窗了,哪來的下次?      準備好的被反抗卻是猶如一團棉花的力道......夏晃有點意外。      景書陽是在他趴在樹上晾涼時,到溪邊洗菜,殺螃蟹。已經燥熱不堪了,追獵對他而言太傷,因此這幾日抓的東西越發簡單。他前幾日說,快要放假了,讓他帶他去捕獵,要能掏到兔子窩,抓上幾隻養起來,要吃豈不方便。      不得不說,人看著軟,殺起軟綿的兔子毫不手軟。可對他人的恐懼又是如此明顯,難以忽視。      夏晃想起前生的那個人,記憶中的如意反抗得如此劇烈、如此無力,又充滿恨與恐懼。她罵他禽獸、畜生、不得好死,而他回應的是侵犯、衝撞與冷嘲熱諷。      當時他宣洩的鬱悶與恨最終還是糾纏在他身上,伴著他的孤魂,在遊蕩近百年的時間內,茁壯。      也許他若沒死,日後她見他的反應,就會像現在的景書陽,驚懼,如同驚弓之鳥還強自鎮定。      所以當他說『你們不愧是兄弟。』他想起的,是他百年後遇到如意的轉世,嘲諷的說著類似的話,其實她錯了,使壞的還是他,與他哥無關。只不過要跟對方解釋這些有何意,沒有甚麼意義。      結果景書陽依舊沒有生氣。      他真的相信他。      晚餐時,景書陽很苦惱,貓科的挑食實在沒商量。他將苦瓜與螃蟹做成苦瓜蟹,夏晃就能將苦瓜剩下來只吃螃蟹。他拿話去誘他,比方你知道苦瓜又叫做君子菜嗎?      難道想說吃了能當君子?      吃看看啊,我覺得你是君子。      別誤會,我是小人。      ......      又比方,苦瓜炒蛋很好吃的!真的,不苦。      那你多吃點。      他專夾蛋。      挑食沒藥醫。      說好去洗澡,景書陽也真跟夏晃去了。走去洗澡的路上,景書陽問他還會不會頭暈心燥,他就回一個眼神。      看來答案是會。      走了幾步路就聽夏晃諷刺意味濃厚的開口,「讓你把藥帶回來,又讓我不吃,打了一手好算盤。」      「巫醫也是為你好,吃藥畢竟傷身。」      不知是切到了甚麼諷刺模式的開關,夏晃咚的一聲就又把景書陽攔在一棵樹前,冷冰冰的對他說:「所以你想怎麼樣?做你老闆的說客?為你的偽善獻身?還是,為你的罪惡感贖罪?!」      景書陽覺得自己應該怕的,可如果他真想做甚麼,他根本反抗不能。力量的差距,他早在前生就實實在在體會過了,所以他到底有甚麼好怕?      他ㄧ股氣上來,反手扯住他的衣襟,「所以我讓你吃菜,你吃了嗎?吃了嗎?!苦瓜有甚麼好怕,它死的不能再死,好好地在那你不吃,難不成還怕它咬你?!尖酸刻薄,你有理了,挑食最大?!」      景書陽吼完腦中一片嗡嗡聲,一時也只能看見夏晃眼波流轉,耳邊只能聽見彼此的呼吸,夏晃的手心是熱的,他拿開他的手,徹開了兩人間的距離。      「.......我很熱,很暈。」      景書陽抬眼看他,但他垂眼低喃,並不看他,似乎只是在說給自己聽,可似乎又有些委屈......跟隻認錯賣萌的貓差不了多少,「......吃一帖,回去再煎。明天我去問問有沒有其他食物能吃。」      夏晃也沒說甚麼,又往前走了,沒走幾步,轉頭問他,「......你以前都這麼兇女朋友?」      ......女朋友是女朋友,大哥,你是我女朋友嗎?      他抽了抽嘴角,「......這有可比性?」      「顧左右而言他,肯定因此死過情緣。」      景書陽有些驚訝,「......死情緣都懂?你現代人?」      夏晃眼神閃了閃,移開視線沒回答。      其實回頭想想,夏晃知道的《二泉映月》本就是現代產物。他說自己死時17歲,而表現及用語有時又透露著現代氣息,時代感範圍太廣,景書陽一時間也不確定他到底是哪時的人。      既然不想說,他也不好追問,剛才這樣一吵景書陽一時腦中悠轉的都是發情的相關話題,可又有甚麼好講,徒增尷尬罷了。他心裡有事,因此沒怎麼注意環境,就跟在夏晃旁邊走著。      「聽到了嗎?」      「嗯?」他抬眼就見夏晃正看著前方,專心的辨認甚麼似的。      景書陽也聽了一陣,「我只聽到風聲?」      「呵呵。」他莫名地笑了出來,轉眼看他,眼中竟然含笑,景書陽還沒反應過來,他就抓住他的手腕,抬腳快步地走了起來。      幾十公尺後,景書陽聽到了,『what the!!』,他用力地掙著手,頓住了腳步,想往後退,「你幹甚麼?!要看現場嗎?!你買票了嗎?!好意思看現場!!」      景書陽壓著聲音,可出口的話反而讓夏晃笑出了聲,「他們都有臉了,幕天席地,我怎沒臉看現場?」      景書陽想掙卻掙不過夏晃,他反手一拉就把他制在樹後,夏晃將他的手反摺在身後,景書陽靠著樹幹,他這才看清對方夜色底下閃著冰冷的眼神,對他伸出一隻手指,豎在嘴唇前。      「仔細聽。」      他乍聽實在過於驚訝,因此並未辨認仔細,樹後斷斷續續的聲音在安靜之後明顯了起來,於此同時,他放開了他。      『啊.....好大......唔,好深,嗚......嗯,啊啊!』      回應這長串毛片式呻吟的,是另一人的粗喘以及肉體的啪啪啪。      景書陽還真的聽過這聲音,是來自另一個天人,歐陽紀。      「歐陽......他怎麼來了?」      「對手可不是師雲。」夏晃看著樹後的一個方向。      景書陽更是驚訝,從樹後探頭,歐陽紀赤裸趴在一棵樹前,手扶著樹幹,身後是個長髮獸人在進進出出,景書陽不認識,他抬頭看夏晃,「你認識?」      對方聳聳肩。      『啊,太深了,不要......啊啊,好快,太快了,不要,不要了~~』歐陽紀變形嬌媚的聲音傳過來,景書陽一個囧,現場看毛片,到底為那般?      「欸......看夠了?走了啦。」      「他一直叫不要,你不覺得應該幫幫他?」      這是哪種不要還聽不出來嗎?!「......告訴我,你不是認真的?」      夏晃眼睛泛著某種光,瞟了景書陽一眼,然後那對叫聲又變了,啊啊啊的,嗯嗯啊啊。      「分明是爽的......」景書陽的咕噥引起一陣笑聲,夏晃看他的眼神像剛才那般帶著笑了,聲音輕的簡直是溫柔地回答,『那才更要幫幫他。』      景書陽還傻眼於這句話,人家已經風馳電掣似的鑽出他們躲藏的暗處,在兩人沒有反應過來前,就一拳揍向那個顧著爽的獸人。      分明是一點力道都沒留,就聽得肉體碰撞的悶哼一聲,獸人摔在地上,「你幹什--」      夏晃一點廢話也無,抬腳就踹,連續幾腳,差點命中子孫根,獸人哇哇大叫,「啊啊,讓你、讓你!」刷的一下,變成禿鷹,振翅一揮就要飛上高空。      夏晃也化做黑豹,縱身一跳就撲到禿鷹背上,禿鷹掙扎得左右亂撲,樹枝跟鷹毛應聲落下,邊叫遍罵,「都說讓你了,幹甚麼啦!!」      「太吵!」黑豹連續出拳扒了幾下鷹頭,禿鷹飛歪了撞樹枝,咚得一大聲響。鷹身一翻,竟是直接摔到地上,翻肚了。      噗的一聲,躺在地上不動了。      從夏晃現身到幹翻了獸人不過短短幾十秒,不說景書陽傻眼,連歐陽紀都一臉看呆沒反應過來似的坐在樹下。他渾身赤裸,滿臉潮紅,身上也是各種曖昧痕跡,他呆呆看著黑豹又變成人身,夏晃瞟了他一眼,沒說話。歐陽紀反應了幾秒,咬著下唇,對他微微伸手,下身更是大敞,分明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夏晃就看了那動作,一句話沒說,轉身走人。      景書陽見夏晃走向另一邊,小心翼翼退後,轉移陣地,他回到一開始往深潭的大路上,等了一會兒,沒見到夏晃。夜深人靜,又是森林,景書陽站了一會兒,有點怕了起來。      他現在有些進退維谷,往前幾百公尺是深潭,往後還得走上十分鐘左右才能回家。不說遇到獸人,遇到野獸他就麻煩大了。      是前進,還是後退?      他左右看了看,撿了根木棍端在手上,給自己打氣,往前走去。      他運氣不錯,戰戰兢兢地走了幾分鐘,沒遇上甚麼事,聽見了深潭的水聲後,他加快了腳步,轉過了最後一個彎,明月映著潭水,水中央孤單身影將潭水上的倒影抹去,那不是夏晃又是誰?      景書陽一時不知應該舒口氣還是應該罵他,都把人家的獸人幹翻了,不是提槍上,跑來游泳對嗎?不上幹翻人家獸人做甚麼?!感情這還是我沒得爽,看不得別人爽的意思?!      景書陽把這件事在心裡吐嘈個遍後,丟了手上木棍,摘了皂角,也不想管他發神經的鄰居,自顧自的洗起來。      等他洗好了頭跟上身,只著下衫走到水底時,也不知是他運氣太差還是怎的,竟一腳踩進了水深處,還沒反應過來就一個跟頭摔進水底,不僅吃了好幾口水,還撲騰了幾下才穩住自己,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狼狽地趴到岸邊的大石頭邊喘氣。      一個溫熱的體溫在他反應過來前就無聲無息地貼了過來,景書陽只來得及轉身,夏晃濕淋淋的身體貼上來,雙臂更是擋住了他左右能躲開的地方。 小劇場22 小羊:= (。 。|||)沃草,你想幹嘛!! 昭昭:日行一善,不用謝( ) 小羊: ω ||| 有點同情他們怎麼回事 https://www.popo.tw/books/639022 ----- Sent from JPTT on my iPhon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4.192.9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3522339.A.A82.html
ukiru: 歐陽果然不單純! 02/17 08:45
fish412: 歐陽很會的XD 02/17 10:59
yungyung0419: 歐陽感覺是來開後宮的...禿鷹好可憐幫qq 02/17 11:09
fish412: 森森:大貓族的純人獸人都好可怕o(╥﹏╥)o 02/17 13:55
IPASS1204: 呼呼呼哈哈哈(? 02/17 15:43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BB-Love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