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侍君之道(十u )
作者 dsfish
時間 Tue Sep 15 22:42:33 2020
人氣 推:4 噓:0 留言:4
分享給朋友
拾一   陌千翠待在軍營中,一顆心忐忑不安,難以冷靜。   距離他離開墨府、趕赴清尚之戰前線,已過了半個月。再往前推半個月,則是被墨荊 臣識破身分的那日。   那日在墨府中見到方亦君,陌千翠出了一個大膽的計策給墨荊臣:將方亦君易容成陌 千翠進入清尚王宮,不論洛十二信不信他,只要能從宮中攪出一點漣漪,擾亂視聽就成。 至於為什麼要方亦君去,則是因為他有武功,足以自保,更可再緊要關頭出奇不意地出 手,洛王知曉陌千翠沒有武功,肯定防不到這一著。   方亦君一口答應下來,隨後眾人便一路忙碌了起來。方亦君說他有一個師兄在江湖裡 ,是個易容的高手,便想辦法連絡上,連夜請入了墨府。陌千翠想到楚雲天曾和他說的、 謠傳中方亦君曾拜入易容大師門下的江湖經歷竟是真的,不禁感慨世上無奇不有。之後墨 荊臣又找來工匠仿造陌千翠身上的紅鐵令牌打造一枚假物;他聽陌千翠道出這枚令牌的存 在之後,便認為這可以用來干擾莫昕羽,果然奏效。而陌千翠則一面療養身體,一面教導 方亦君如何模仿自己,和洛十二說話時該如何語氣……等。   心月得知陌千翠要與方亦君一同趕赴前線時,緊張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聽到冬秦不 會隨行護衛更是擔心到不行。他們此行不但要快,行動更需隱密,所以墨荊臣另外安排了 墨府的侍衛,而沒有讓冬秦隨二人北上。   新戰略擬定後墨荊臣先派了快馬送至前線,陌千翠等人等一切準備妥當後才啟程。一 行人日夜兼程趕路,陌千翠雖會騎馬,但要跟方亦君一樣速度對他來說還是吃力了些,更 何況鬼門關前走了兩回,本來就沒多健壯的身體更不禁摧折。方亦君也覺得這樣太過勉強 ,但陌千翠說什麼也不願多休息,方亦君無奈,只能好生照看著他,他心知陌千翠在楚雲 天心中佔多少份量,深怕這一路若把陌千翠累壞,他之後也沒好日子過了。   二人風塵僕僕趕到前線時,陌千翠的臉色白得跟張紙沒兩樣,要不是戴著偽裝用的人 皮面具,方亦君恐怕就要先被楚雲天捅兩刀咎責了。   方亦君頂著陌千翠的臉,帶著真正的陌千翠一起進了楚雲天的營帳,前線已經收到戰 略,楚雲天見了兩人沒有多說什麼,只要他們好好歇息。   陌千翠雖不希望自己身為洛千一的真相曝光,但為了助儀國戰勝,他也管不了那麼多 了,隨戰略送往前線的信中,陌千翠親筆寫下他的真實身分,雖然簡略,但仍毫無隱瞞地 向楚雲天坦白了一切。   陌千翠不知道楚雲天此時對他是怎麼想的,也不敢問。   戰況之初是儀國佔了上風,然墨荊臣與陌千翠一同商討出來的戰略是:佯敗,營造出 為了戰局不得不抱著一絲希望把陌千翠送入清尚王宮的假象,他們一開始就不覺得洛十二 會相信陌千翠的話,說穿了,他們正等著洛十二拿陌千翠來要脅楚雲天。以為自己勝券在 握的洛十二定會鬆懈,儀國便可一舉反攻。   主戰場既要佯敗,就不需花太多兵力。多出來的士兵便假扮成難民,陌千翠教了他們 幾句清尚方言讓他們裝得更像──雖然離開清尚已久,但多少還是有些可派上用場之處。 儀國軍慢慢從皇城周遭的城鎮滲透,等滲透的人數夠了,外頭的仗也不用裝了,清尚軍已 經起疑不打了,楚雲天抓準時機,把方亦君送入了皇宮。   果然急功好利的洛十二抓了方亦君後,馬上派遣使者來到儀國軍營,要楚雲天三日內 帶著降書道清尚王宮投降,否則陌千翠性命不保。這時外圍的清尚軍還在琢磨儀國到底在 打什麼主意,傳回宮中的戰報又沒有回覆,眾軍不敢輕舉妄動。他們不曉得傳訊兵在半路 上就被劫殺了,洛十二根本不曉得外圍的最新戰況,還以為自己勝券在握。   眼見大魚上鉤,楚雲天和龍霄便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準備應付最關鍵的戰役,終於 利用這段時間的布局,假意受威脅入宮,實則暗中集結軍士,一舉攻破了清尚王宮。   陌千翠最後收到的消息停留在此,後續如何,他在帳中等了一日都沒等到。   來到前線軍營的這段時日,他和楚雲天幾乎沒能說上幾句話。戰事當前,楚雲天刻意 避免與陌千翠獨處,安排他住在距離龍宵最近的軍帳,說了幾句淡淡的慰問就走了。陌千 翠不敢打擾他,每天安分地待在軍帳裡,只跟送來食膳的士兵打聽軍情。   眼看太陽就要下山了,陌千翠默默把油燈多添了點油,取來厚襖把自己包裹住。   等到了半夜,陌千翠已經撐不住眼皮,趴在桌案上打盹兒,突然被帳外傳來的腳步聲 驚醒。他一個激零抬起頭,就聽到門外傳來聲音:「陌賢弟醒著嗎?」   是方亦君。   陌千翠打起精神:「醒著,方兄請。」兩人相處了月餘,已生出了兄弟之情。   下一秒方亦君便先開簾帳走了進來,他雖已經換下了血淋淋的戰袍,但尚未洗漱、頭 髮微亂,身上仍散發著一股剛自戰場歸來的血腥味。   「攻城一役大捷,我軍已佔領皇城,殿下與龍將軍駐守在皇城,遣我回來報喜。」方 亦君道,臉上露出久違的從容神情。   陌千翠聽到捷報,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太好了……有勞方兄這一趟親入險境, 見您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接下來還要花一些時間收拾外圍的殘兵,同時把兵營往皇城近郊遷移,就近戍 守。」方亦君向他說明道:「殿下吩咐我轉達,你若想回京,便與傷兵一同啟程回返。」   「我留下。」陌千翠想都沒想就道。   「好,我會回報殿下。」陌千翠的回答在方亦君意料之中,正想轉身離開,又停下腳 步回頭道:「對了,我想還是先跟你說一下……洛十二跟洛禺都已伏誅,『洛千一』則被 生擒,關押了起來。還有,我替你打聽了莫梅華的消息,很不幸,她已經不在了。」   陌千翠沒什麼反應,只平靜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見陌千翠神情平靜,方亦君也不多說什麼,離開了營帳。   方亦君走後,陌千翠依舊呆坐在帳中。他雖然表現得很平靜,但乍聞洛十二已死之事 ,他以為自己會感到高興,然而從背後隱約傳來那抹消不去的刺痛卻提醒著他,他不想面 對的殘酷的事實。   洛十二是他名義上的父王,陌千翠身上也確實留著他的血。然而他在記事前就被送到 了莫家,照顧他長大的是莫二娘,莫老爺待他如親生子,還有一干服侍的莫家家僕。而洛 十二,他每年新年時才會見上一面,起初還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要對一個不認識的人磕 頭喊父親,後來莫二娘才告訴他,他是洛王的皇子。   小時候的他一直不懂,直到莫家覆滅,他一夕之間被迫成長,他才明白箇中原因。   他向楚雲天坦承的那些過去,除了隱瞞他洛千一的身份外,整體來說倒是不假。即便 身為皇子,他確實跟莫二娘過了一段窮苦日子,最後才進入學堂,十二歲那年被送去儀國 ,離開清尚之前他再次入宮面見洛十二,洛十二在他背上烙下了洛壬二字,提醒他莫忘自 己名叫洛千一。   伴隨著燙熱的烙鐵在他心中留下的傷痛是真,恐懼害怕也是真。   洛十二在他心中,從此由一個陌生人般的存在便成了這輩子最沉重的惡夢。   對他來說,自小照顧他長大、顛沛流離時一路護著他的莫梅華,更像是他的親娘。   陌千翠心中隱隱發疼。   他早就有預感,莫家一夕覆滅,帶著他逃難的莫梅華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只是聽到 了消息,還是有股說不出的苦澀在心頭。   還有……   戰事結束後,得知他真實身分的楚雲天,會怎麼看待他?   他們兩人之間,還能跟以前一樣嗎?   這個問題從他決意坦白之後,便一直盤旋在他腦中,揮之不去。   又過了數日乾等的枯燥日子,陌千翠依舊每天待在軍帳裡等消息。天氣日復一日嚴寒 ,夜裡時常下雪,早上掀開簾幕便只見一片雪白世界,吐氣成霧,在位處南方的儀國待久 了,他很不能適應北方的寒冬,被冷得只能窩回帳內。   他找了一天去見了莫昕羽。   莫昕羽雙手雙腳都繫著鐵鍊,限制了他的活動,只能勉強走動及進食,身上的衣服看 起來還算可以禦寒,但都是些粗糙的衣袍,和他平常穿著差了十萬八千里,雖然有些狼狽 ,但身上倒還算乾淨整齊,陌千翠走進營帳時,他還直挺著腰,沒有一絲屈服的模樣。   營帳內外各有一名士兵看守,陌千翠客氣地把帳內的士兵請到外面,才用刻意壓低的 音量,對自始至終都沒看他一眼的莫昕羽道:「我想和你聊聊。」   「你我有何好聊。」莫昕羽毫不客氣反問。   「聊聊你成為真正的洛千一後,該何去何從。」   莫昕羽終於轉頭和他對上視線,眼裡寫著懷疑。   「我是陌千翠,貨真價實,不是偽裝了。」知道莫昕羽懷疑的眼神所謂何事,陌千翠 又道:「之前騙了你,我很抱歉。」   「少在那邊假慈悲。」莫昕羽不領情:「兩國交戰,兵不厭詐,成王敗寇,沒什麼好 說的。」   「我不是站在儀國的立場來找你的,我是為了自己的私事。」陌千翠道。   莫昕羽挑眉看他。   陌千翠從懷中掏出紅鐵令牌,莫昕羽的視線一下子落在了令牌之上。這塊令牌在戰場 上由方亦君扔給了莫昕羽,莫昕羽當下將之拾起,然而後來兵敗被擄,令牌又被儀國軍給 收走,現在又回到了陌千翠手中。   陌千翠將令牌遞給莫昕羽,「當初我託方亦君把這個給你,這個仍是你的。」   莫昕羽看著令牌,又看著陌千翠,眼中寫滿懷疑,但他沒有猶豫太久,仍伸手收下了 令牌。「都到這時候了,你為何還把這個給我?」他問。   「這樣一來,你就是世上唯一的洛千一了,我會向儀國皇帝說情,至少留你一條命, 不將清尚皇族趕盡殺絕。」陌千翠道。   「儀國皇帝有可能答應這種事?」   「我會努力說服他。」   「為什麼?」   「因為我需要你作清尚的洛千一,我才能當莫家的陌千翠。」陌千翠道:「我知道你 想成為真正的洛千一,而我也希望你是。既然我們都渴望對方的身分,那麼就此交易,不 正合彼此所願?」   莫昕羽直直盯著他,似乎仍在考慮這話的真實性,半晌才開口:「儀國究竟有什麼 好,讓你不惜拋棄皇子的身分也要背叛清尚。」   陌千翠突然笑了出來,他也很想問莫昕羽,洛十二有什麼好,讓他不惜殺盡家人也要 留在宮中。然而他沒有問,而是坦白回答了莫昕羽的問題:「儀國有人在等我回去。」   從莫昕羽的表情看來,他並不滿意這個回答。   「總之你記住了,從此刻起,你就是洛千一,過去是,未來也是。」陌千翠最後道: 「而我,只是個與你毫無關聯的儀國人。」   □   當天夜裡,他熄了油燈後翻身上床,用棉被把自己層層裹住,借此抵禦四面八方撲面 而來的寒氣。   這天他睡得特別不安穩,還做了奇怪的夢。他夢到自己又回到了清尚的舊食學堂,自 己穿著破破爛爛的儀國朝服,在學堂被眾人嘲笑,學習成果也很差,先生對他頻頻搖頭, 終於有一天有人把他帶走了,他跟著那個人走,走到了洛十二面前,洛十二也對他搖頭, 說,要給他一點教訓讓他更努力唸書,於是旁邊的人拿起了燙熱的烙鐵,眼看著就要在他 身上落下……   「千翠!」一聲呼喊將他從惡夢中拉了出來,陌千翠感覺有人在搖晃他,猛地睜開眼 ,看到了微光映照下的楚雲天的臉,臉上寫滿擔憂,眉頭也皺在一起,見陌千翠睜開了雙 眼,才鬆了一口氣。   陌千翠愣愣地看著楚雲天,半晌沒有說話。   「千翠?」發現陌千翠醒來後雙眼依舊無神,楚雲天擔心他尚未從睡夢中清醒,彎身 輕輕拍打他的臉頰:「還好嗎?認得吾嗎?」   楚雲天的手掌很冰冷,臉頰乍然被這麼一冰,陌千翠便多清醒了幾分,這才看清面前 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手忙腳亂地坐了起來:「雲……雲天……」   聽到陌千翠喚了自己的名字,楚雲天安心不少,從旁取來厚襖給他穿上:「夜裡特別 冷,別涼著了。」   「你是什麼時候……」   「剛回營而已。」知道他想問什麼,楚雲天不等他問完就回答:「戰爭結束了,吾在 清尚皇城把一切都處理好後,便讓龍將軍繼續駐守,吾先一步趕回軍營來。本來只是想看 看你,卻聽到你呢喃著夢話,一會兒竟發出呻吟,吾才把你搖醒。」   「我……」方才夢中的駭人場面還猶在眼前,陌千翠微微一顫,又問:「我說了什 麼?」   「不曉得,你說得含含糊糊的,聽半天也沒聽懂。」楚雲天溫聲道:「唯一聽懂的, 是你喊了好幾聲吾的名字。」   陌千翠抿了抿嘴,沒說話。   「吾不問你夢到了什麼,你只要記得一件事。」楚雲天又道:「以後有事,都喊吾, 不管什麼事,都有吾在身邊。」   陌千翠還是沒說話,不過輕輕點了點頭。   楚雲天以為陌千翠睏著,便不打算多待,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溫柔道:「三更半夜 的,你接著睡吧,吾也回營帳歇息了。」   語畢他起身就要走,才踏出一步,就感覺自己的衣角被拉住。回頭一看,陌千翠伸著 一手跩住了他的衣角,雙眼直直地盯著他,卻在四目相交的下一秒心虛地移開。   「雲天,我……我有事想跟你說。」陌千翠鼓起勇氣開口。   楚雲天聞言,便坐回了榻邊的椅子,輕聲問:「什麼事?」   陌千翠依舊抓著楚雲天的衣角,沒有因為人已經坐下而鬆開,彷彿怕自己一鬆手,眼 前人就會馬上消失似的。他低著頭,只敢看楚雲天的衣襬,做了兩個深呼吸後才緩緩鬆開 了手,然後轉過身背對著楚雲天,脫下了楚雲天才剛為他穿上的厚襖,又解開自己身上單 薄裏衣的腰帶,在楚雲天面前露出了光裸的上半身。   楚雲天睜大了眼睛。   他以為會看到陌千翠背上那個扎眼的烙字,然而眼前的陌千翠後背卻一片光潔……不 ,仔細看會發現背上並非一片光潔,烙字雖然不見了,原本烙著字的地方肌膚特別細嫩, 膚色比周遭更顯得粉嫩而緋紅一些,兩種膚色相接的地方,隱約看得見淡淡的傷痕。楚雲 天忍不住伸手輕觸已經淡得快看不見的痕跡,不敢置信地開口:「你……你該不會……」   傷痕被楚雲天觸碰的時候,陌千翠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顫,輕聲開口:「離京之 前,我託墨大人幫忙找了大夫,把烙著字的地方,弄掉了。」   話中雖然只說「弄掉」,但楚雲天腦中已經浮現陌千翠趴在榻上、背後連皮帶肉被剝 下的畫面,光是想像就忍不住頭皮發麻,而陌千翠竟獨自承受了這樣的酷刑。   「王族令牌我給莫昕羽了,我……和清尚沒有任何關係了,我是陌千翠,不是洛千一 了。」陌千翠一口氣道:「對不起,我對你隱瞞你了我的身分,所有真相都寫在之前的信 裡了,我發誓,沒事情瞞你了,真的,再也不瞞你任何事了,所以……所以……」他頓了 頓,聲音更小聲了些:「可不可以原諒我,然後……再陪我一會兒,好不好,我怕又做惡 夢。」   最後一句話說得特別小聲,但楚雲天仍一字不漏地全聽進耳裡。他看著陌千翠怯生生 的模樣,像只怕被主人拋棄的小動物似的,惹人心疼極了。   他嘆了一口氣,輕聲開口:「很痛吧?何苦這樣折騰自己……」   「沒什麼……這是我該付出的代價。」陌千翠回答的同時,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楚雲天伸手替陌千翠把衣服重新穿上,連同厚襖也穿好後,才道:「你不必道歉,沒 什麼原諒不原諒的……這麼多年吾還不了解你嗎?」   陌千翠聞言,鼻頭一酸,眼眶都泛紅了。   「莫說再陪著你一會兒,一輩子吾也陪的。」楚雲天從椅子上起身,坐到了榻上,與 陌千翠肩並著肩,手一伸就把人撈進懷中摟著。「人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也沒辦法選 擇自己的父母,只能選自己要以什麼身分活下去。你不惜死也要作為儀國人活著,不是 嗎?對吾來說,這就夠了,你原本姓何名誰,都不重要了。」   陌千翠靠在楚雲天的胸膛上,原本強忍住的淚水還是流了下來。   楚雲天聽見了懷中傳來低低的啜泣聲,用手捧著陌千翠的臉頰,低下頭用唇吻去他的 淚水。   舌尖嚐到了淚水的鹹味,彷彿那是陌千翠遭遇過的苦與痛,楚雲天情不自禁的順著淚 痕溫柔的向下吻去,最後覆上了唇瓣。   「雲天……」一吻沒有持續很久,四唇分離後,陌千翠雙手攀住了楚雲天的肩膀,把 臉湊到他的耳側,用細如蚊蚋的聲音低低地發出邀請:「我冷……」   「冷嗎?」楚雲天也用雙手把陌千翠環抱住,柔聲問:「你要吾往炭盆裡多家兩塊 炭,還是……吾用身體溫暖你?」   「我要你。」陌千翠回答得毫不遲疑。   「好。」楚雲天的聲音帶著些許笑意:「千翠要什麼,都給你。」他也把唇湊近陌千 翠的耳朵旁,讓說話的溫熱吐息拂過耳廓:「一顆心也給你了,這輩子就放你身上,小心 替吾收著……」 尾聲   大軍凱旋歸京的時候,新年已經過了,一行人只在途中的城鎮吃了些比平常更豐盛的 晚膳就當作年夜飯了,不過得勝歸來,眾人意氣風發,也不怎麼在意年怎麼過,平定清尚 比什麼都來得讓人高興。   抵達京城時正好是上元節,城裡掛滿燈籠,夜裡一遍明晃晃的,看起來喜慶極了。   楚雲天在宮中和天元帝及皇后吃著洗塵的家宴,他雖然希望陌千翠與他同席,但陌千 翠還是婉拒了,皇室家宴不是他該出現的場合。不過他也沒有獨自回府,而是被龍霄領到 了墨荊臣的府裡。心月和冬秦也還在這兒,陌千翠便在墨府吃了一頓熱熱鬧鬧的元宵宴。 墨荊臣也告訴陌千翠,儀國中其他的清尚奸細已經查清,不歸降者全都殺了;即便不能保 證沒有漏網之魚,但清尚既已滅,陌千翠往後也可無後顧之憂地在儀國留下。   天成帝很快在第二日的早朝上頒聖旨賞賜功臣,最大的戰攻自然是領兵的龍霄和謀略 的墨荊臣,龍霄的軍階又升了一級,成為軍中地位最高的大將軍,而墨荊臣本就已是兵部 尚書,因此僅是再多封了一倍的食邑給他,再賜一個智冠天下的匾額;軍中幾個將軍也都 封賞升官,其中以身犯險的方亦君獲得最多賞賜。   楚雲天本想讓天成帝重賞陌千翠,在回京路上問了他想要什麼賞賜,陌千翠只一個勁 兒的拒絕,他什麼也不敢要,也不想要,一直以來他唯一的願望就是能繼續待在楚雲天身 旁,他只想繼續做他的伴讀,這樣就足夠了。楚雲天想了想,原想給他一個官職讓他磨練 ,日後也好立他為相,但與其給他官職讓他固定在某個位子上,照舊也好,跟著自己可以 各部的事情都插上手,同樣可以磨練,自己也能繼續把人放在身邊看著。   回京沒多久,天成帝為楚雲天舉行了大婚,迎娶太子妃入宮。   娶妃之事,在自返京路上楚雲天也對陌千翠提過。那時雖然還不確定日子,但畢竟是 出征前就談好的婚事,所以楚雲天知道,回京之後,這事一定跑不掉。   陌千翠也知道楚雲天身為太子,娶妃是他的責任也是義務,但在兩人已經通了心意後 ,再次面對楚雲天將與別的女子成親之事,心裡還是說不出的難受。他盡量把自己的心情 藏起,面色如常地說「我知道了」,但楚雲天心知,陌千翠只是不想讓自己發現他的心情 所以極力掩藏罷了。   大婚那天,楚雲天本想讓陌千翠稱病不必出席,但陌千翠婉拒了他的好意。   他已經決定了,他既能留在儀國、留在楚雲天身邊,那麼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 一直陪著他,一分一秒也不願浪費。   高興也好,難過也好,都是因楚雲天而起,那麼他將全數承受,直到這一生結束。   這是他的侍君之道。 (全文完) === 正文完結!(灑花 謝謝一路支持的大家,每次的推文都非常感動感謝></// 預計有兩篇番外,這周末會更第一篇,第二篇爆字數ing應該下周更~~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6.105.18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0180958.A.D6B.html
lipeici: 完結推!期待番外! 09/16 00:32
zCrystal: 好好看~~~ 09/16 03:50
fun79428: 恭喜完結!劇情好精彩啊! 09/16 09:51
GAMBA: 一口氣全部看完了, 劇情好棒, 期待番外+1 09/16 14:13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BB-Lov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