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小男友:第八章
作者 leekin
時間 Tue Sep 15 20:29:16 2020
人氣 推:4 噓:0 留言:4
分享給朋友
謝謝大家的閱讀~ 來到第八章了。 預告一下,下一章完結 ------------------------------------------------------------- 第八章 日子總要過下去,一下子咻──的,是多年後了。 主動提分手的徐繁璋,飽嚐了失戀的痛。 他不曉得童敬亞是否與他一樣,但是他從隔天開始整顆心就像被刨掉一大塊,偶爾會忘記 已經與對方分手,想傳個訊息給對方,才剛敲下幾行字,猛然想起那天的對話,又默默的 將文字消除,並想像著敬亞過得很好,不再被他無知且黏膩的愛而綁住,說不定遇上比他 更優秀的交往對象。一想到這種可能,他的心就更痛了。 痛歸痛,日子也得繼續過,與童敬亞分手後他空窗三年,在當兵退伍後,認識一位同年的 男性。 交往三個月後,卻個性不合、生活習慣不同,對方忍受不了他的一板一眼,於是就被甩了 。 從那之後,他整整六年沒有談過戀愛,每當有那麼一點機會,他就會想起童敬亞的好,任 何一位都比不上那個人而做罷。 「我看你,應該會單身到死。」許少清某天很直接的對他下了評語。 兩人從大學至出社會,一直都是很談得來的好友,尤其大三時徐繁璋硬著頭皮向他坦白出 櫃,對方的反應卻是早就了然的態度,著實讓他安心不少。 「何必這麼說呢?你今天居然有空出來陪我喝酒?公司不忙?」徐繁璋抓著酒杯,吁了口 氣。 「今天比較不忙,才能早點下班陪你。」許少清喝了一口啤酒,總是一副學院風的打扮, 加上一副粗框眼鏡讓人誤以為他還是大學生。 事實上,他現年二十八歲、兩個孩子的爸,若是不說那張臉還能騙一下不知情的人,相較 之下徐繁璋完全褪去學生時期的青澀,天生的身高優勢與後天維持運動健身的好習慣,完 全顯露出一股菁英氣息,現在已經是某家外商公司的小主管,根據旁人的說法,工作模式 的他是個可怕的魔鬼,經過多年的歷練應付客戶手段更是一流,唯有下班後才會顯現真正 溫和的一面。 「話說,我真擔心你一直忙於工作,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總有幾個不錯的對象吧?」 許少清見他的臉色不太好,長嘆了口氣。 「沒有,都談不來──」徐繁璋放下酒杯,想起前一陣子透過圈內好友介紹的新對象,才 相處一週,他就受不了對方的處事風格,真正要找個和得來的人真的好難好難…… 「因為你老是拿來跟你的初戀比較的關係,對吧?」許少清抓起酒杯輕扣他的杯緣,突破 盲點。 「唔──」徐繁璋擰起眉無法反駁,只好悶頭喝酒。 「我看你真的會光棍一輩子。」許少清毫不留情,舉著筷子指他說道。 徐繁璋的外表、能力、職業不論男女,絕對是受歡迎的類型,聽說還是他們公司好幾個下 屬的天菜,只要他主導風格別這麼嚴厲就好,但是這人心裡有個無法取代的人,因此對誰 都沒興趣,這也苦了對他有好感的人。 「那就光棍一輩子吧──」徐繁璋趴在桌上自暴自棄的說著,想起那人的身影心頭又是一 陣疼痛。 「喝吧!你想他想了十年,真佩服。」 「嗯──」徐繁璋從善如流仰頭一飲而盡,這次一如往常也會喝醉,因為他想在夢裡與那 人重逢,想親吻對方、抱抱對方,然後輕問他過得好不好,只可惜夢裡的人從不曾開口回 應。 至少,在酒醉的時候能重溫那段時光的美好,儘管隔天一早總要忍受宿醉的苦。 頭真疼── 在例行早會上,徐繁璋忍不住按壓隱隱發疼的太陽穴,喝醉的當下可以感到放鬆,但是重 新回歸現實時,疼痛與煩躁隨之而來。 這就是社會人士。 徐繁璋冷著一張臉暗想,但是他的臉色實在太差,正在台上報告的下屬越說越緊張,甚至 冒著冷汗。 「阿繁,你的下屬推這個案子不錯啊──你幹嘛不爽?昨天不也說很好?」身旁與他位階 相同的男同事,推推他的肩膀問道。 「我沒有不爽。」徐繁璋一個轉頭,又隱隱抽痛,眉頭皺得更緊。 「你身體不舒服喔?」 「昨晚喝多了。」徐繁璋不停按壓發疼的頭,想著該戒酒,但是偶爾小酌一下可以放鬆心 情,他戒不掉啊── 「我有止痛藥,會議結束後,給你一片吧!下午還得跟另一個廠商討論新案子,得靠你們 研發部說服金主才行啊!」男同事拍拍他的肩膀,一副賦予責任的慎重感,這可讓徐繁璋 不由得緊張起來。 「我會的──我的下屬報告的還不錯,老總看來挺滿意的。」徐繁璋吁了口氣,決定與頭 疼共存。 「是啊!能不能簽下合約,就看你們研發部!」 此時,下屬的報告結束,徐繁璋很捧場的拍手直點頭、微笑,下屬原本緊張得要命見他如 此反應這才安下心來。 下午,是公司的年度商品推薦會議,為了讓金主們願意出錢投資,研發部必須使出百分之 兩百的力量說服所有人,此重頭大戲就由研發部一組的主管,徐繁璋出馬。 徐繁璋任職的公司專門研發家電類的外商公司,他們每一季都會推出新品,徐繁璋負責品 項是亞洲國家最常使用的電子鍋,此次他們為了明年的母親節檔期,決定推出一款聯名電 子鍋,計畫與當代藝術家合作,並開發各種有趣且實用的周邊,,希望能創下銷售高峰。 研發部必須推出絕對吸引人的新功能與外型,好讓投資者買帳,然而向來有自信的徐繁璋 ,一跨進會議室與合作的廠商碰面時,難得露出呆滯的神色。 「這位是研發部一組的主任,徐繁璋。」負責介紹的公關部同事,正對著那人親切介紹。 「徐主任,這位是此次聯名設計款合作廠商,西平設計的美術總監,童敬亞。」 「你好。」站在會議室一端的童敬亞,看起來與十年前無異,甚至多了幾分優雅,打扮休 閒中不失正式,與徐繁璋一身的西裝筆挺,形成相當大的反差。 「你、你好──」 「你好。」童敬亞勾著淺笑與他握手致意,那清冷的語氣簡直將他當作陌生人。 或者──敬亞根本沒認出他。 「那麼,就針對等一下的新產品介紹的會議,讓兩位事前交流一下,希望等一下的會議能 順利。」公關部的同事替兩位引介完後隨即退場,整個會客室裡就只剩他們。 「呃──之前負責幫我們做設計的是劉小姐……我以為今天也是她──」徐繁璋失了平日 的冷靜,眼神直落在對方身上,怎麼也移不開。 「她負責執行,不善溝通,基本上我們有三人一起完成這個企劃,但是應對溝通是我。」 童敬亞很平穩的說明,看了他一眼才從皮夾裡掏出名片遞出去。 「理解。」徐繁璋接過名片細細端詳,先前他就聽過下屬提及西平設計的內部狀況,是一 間才成立三年多的工作室,內部員工包含老闆,才五人而已。 人數很少,卻在第一年就受到注意,因為所有參與的設計師早在業界小有知名度,個性契 合才會聚集在一起,先前已有另一組研發部的同仁與該工作室合作,效果不錯,才有機會 促成二次合作,只是徐繁璋沒料到童敬亞就待在這家公司。 地址在台北── 這麼說來,敬亞現在也住在台北的意思嗎? 這十年間,敬亞並未有多大的變化,頂多更穩重了些,徐繁璋不禁想問他這幾年發生了什 麼事呢?為何會遷移到北部工作呢? 「那麼,針對貴公司要推出的新商品,我們做一次事前模擬,哪裡還有不足的地方,立刻 加強,我曉得這個案子你們推了快一年,就為了今天。」 童敬亞拿出資料夾說著,完全公事公辦的口吻,使得徐繁璋逐漸平靜下來,十年未見的確 已變得陌生,他重新穩住情緒專心準備一個小時後的會議。 至於與童敬亞之間的事──並非現在的重點。 一個小時後的發表會議相當順利,新商品的主打功能獲得高層與投資者的賞識,搭上童敬 亞偶爾適時補充說明,讓新商品更添不少期待值。 會議長達兩個小時,結束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半,早就過了下班時間,同行的下屬取走會議 紀錄,準備明天一早作為檢討用的資料,留下徐繁璋與童敬亞兩人並肩站在會議室外。 「你今天辛苦了。」徐繁璋轉過身輕聲向他道謝,原本忘卻的尷尬隨即湧起。 「你也是。」童敬亞仍舊一臉清冷,勾起淺笑的模樣,在男人眼中相當的好看。 「那麼……」徐繁璋欲言又止,一句話說不全,腦中運轉困難,與他平日能言善道的精明 反應截然不同。 「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童敬亞朝他頷首提起步伐離開。 人才走沒幾步,被拋下的男人一慌什麼也顧不得,連忙出聲叫住他:「敬亞!」 被呼喚的人,明顯僵了一下倚著非常不自然的速度轉過身望著他。 「有什麼事嗎?」然而,他仍舊保持那張冷淡的臉。 「我請你吃頓飯,今天要不是你的幫忙,會議不會這麼順利。」他吞吞唾沫提出邀約,瞬 間回到十年前那個嚮往初戀的高中生。 「這是應該的,畢竟是工作。」童敬亞沒有答應,還皺起眉。 「……以私人名義。」徐繁璋弱弱出聲請求,說什麼都想留住對方。 「我不想超過十點,有點年紀了──不太能熬夜。」童敬亞移開視線,不著痕跡的吸了口 氣,迂迴的答應。 「請你稍待一下,十分鐘後在公司大門見面,我開車。」徐繁璋猶如被打了劑強心針,連 忙衝回辦公室收拾。 童敬亞留在原地盯著他遠去的身影好一會兒,趁著沒人才卸下那副冰冷的模樣。 「根本沒變──還是笨蛋一個。」他扔下這句話,伸手攏住外套,依約下樓等待。 十分鐘後,徐繁璋依約駕著自己的房車出現在公司大樓門口,看著童敬亞就站在門前等他 ,心裡激動的程度,誰也無法訴說。 「請上車。」徐繁璋下車並替他開好車門,確認童敬亞入座,他才回到駕駛座,重新踩動 油門出發。 一路上,沒人說話,只有溫柔的輕音樂在車內繚繞。 「你……什麼時候搬來台北住的?」徐繁璋糾結許久,總算鼓起勇氣提出今日最大的疑問 。 「三年前。」童敬亞望著窗外,很平淡的說著,完全沒打算與他深聊。 「怎麼會來台北呢?我以為你會一直待在高雄──」徐繁璋問得很小心,對方過於冷淡的 反應,讓他胸口莫名的疼痛。 「以前認識的大前輩,開了新工作室,缺人手就把我挖角過來,包吃包住,挺划算的。」 「這樣啊──原來這幾年你一直在台北。」徐繁璋本來想接著問,為何不找他,猛然想起 當時分手的記憶,這句話他不敢說出口。 「你呢?升上大學後就一直在台北?」童敬亞轉過頭反問。 徐繁璋的心情突然轉好,只要對方願意主動搭理他,他就覺得一切都還有希望。 「對啊!大學畢業後,我就直接去服兵役,退伍後就開始工作直到現在。」 「是喔?我以為你會出國,以你家的財力,夠你這麼做。」童敬亞又轉頭看著窗外,有意 無意的聊著。 徐繁璋對他太過在乎,導致每一字一句都得小心琢磨,免得說錯話。 「不──我從大學開始,就一直努力靠自己,雖說父母供給我房子住,的確省了很大一筆 ,但是我從出社會到現在,都是自己來,這些都是你教我的……」 徐繁璋說完後,才發現自己的心跳極快。 「是你會想,不是我的功勞。」童敬亞淡淡的推掉他的褒詞,能不多談就不多談,試圖將 兩人的關係降到最基本的點頭之交。 「敬亞……」他滿嘴的苦澀,想表達自己的心意,腦中轉了好幾回卻想不到合適的詞,只 好嘆口氣作罷,專心開車。 「你要帶我去哪裡吃?」此時,童敬亞適時的換話題,讓氣氛稍微減緩。 「我家附近的義式餐館,我記得你很愛白醬類的料理,我很推崇它的白醬義大利麵,我想 你一定很喜歡。」徐繁璋像個獻寶的小孩,極力的討好男人。 「嗯。」童敬亞轉頭看著他的側臉,瞧他說得開心而揚起的笑容,瞬間與腦海中十年前的 少年模樣重疊了。 十年未見,徐繁璋的變化比他想像中的大,身板厚實許多,加上身高的優勢成了人人眼中 的天菜,想必有定期健身,才能維持身材吧? 說話也很穩重,不久前的會議報告,台風穩健,每一字句都讓人信服,與當初那名總是小 心翼翼呵護他的少年完全不同,只是他不笨,他感受得出來這人正在試探他。 「阿繁。」他輕聲喚著好多年沒叫的名字,居然滿心的感慨。 「嗯?」徐繁璋弓起背又慌又忙得看著他又看著前方,顯然被他打亂步調。 「分手那天,我是一路哭著回家,雖然引人側目,但是,我當時止不住情緒。」 徐繁璋心頭一沉,像被打了一拳,他不曉得童敬亞有何打算,只好默默的聽下去。 「那時,我也想著,總有一天是會結束遠距離戀愛,所以也下了個決定。」 「什、什麼決定?」 「我一個人也要快快樂樂的活下去,阿繁,我不吃回頭草的。」 徐繁璋沒有答話,只是深呼吸了口氣,神色變得凝重。 「我想,這頓飯你也吃不下了,到前面路口就放我下車,往後還有合作機會的話,我會代 表公司盡全力幫助你。」 然而,徐繁璋卻沒有理會他的要求,車子繼續往前開,抿著脣壓抑情緒。 「阿繁──」他叫了聲,但是對方卻只是踩著油門往前,直到進入熟悉的街景,這才發現 他們已經到了徐繁璋住家樓下。 「真是的,那麼我從這裡走吧──」童敬亞想打開車門離開,卻對他一手壓住門把制止。 「我們談談。」 「想談什麼?敘舊?」童敬亞發現他的手在抖,不知不覺覆了上去,大概是剛才的話太傷 人,令男人感到憤怒。 「道歉。」 「有什麼好道歉的啊?」童敬亞被他的回答逗笑了,只是男人過於嚴肅的神情,使得他不 由得收斂些。 嗯,現在不是笑的時候。 「當初分手的事,是我的錯。」 「哪裡錯了?我們是和平分手,在你劈腿前坦白我覺得很好,不是嗎?」 「……是我的錯。」徐繁璋仍舊動也不動,欲言又止。 氣氛太過僵持,童敬亞都覺得快喘不過氣來,直到手背上傳來水滴落下的觸感,他連忙拉 起徐繁璋察看。 「你幹嘛哭?」童敬亞看他眼角沁著淚水,連忙從自己的公事包裡掏出面紙替他擦眼淚。 這情形怎麼似曾相似呢? 啊!不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徐繁璋抓著他的手不願放開,最終是自己心軟讓他上車,歷 史居然重演,只是場景與地點截然不同。 「我只想跟你說清楚──」徐繁璋大概也覺得丟臉,被拉起身時直接別過臉抹掉眼淚。 童敬亞盯著他好久始終沉默。 「敬亞……」徐繁璋這一瞬間卸下了平日的穩重,露出非常孩子氣的一面。 「就坐一下,我明天早上還有很重要的會議。」 「好。」徐繁璋吸吸鼻子,聽到如願以償的答案,緊皺的眉心這才鬆開些。 「餐廳去不成了,我下水餃給你吃。」徐繁璋抓著他的手,走往自家門口前,輕聲說道。 「唔──都可以。」童敬亞任由他牽著,正思索著這是什麼樣的展開。 「你先坐,我立刻弄好晚餐。」童敬亞被帶進屋之後,有那麼一瞬間是茫然的。 屋子內的變化不小,多了好幾個收納的家具,沙發從水藍色換成米白色,整體格局並無多 大的變化,但是在這裡長期居住的溫馨氣息很濃厚。 「我以為會看到亂七八糟的屋子。」童敬亞坐在沙發上,瞬間露出懷念的神情。 「我也是有整理的,一個人住不弄乾淨點怎麼行?」徐繁璋在廚房張羅食物,此時他不只 下了水餃,還弄了一盤煎蛋,要不是食材不夠他本想炒兩個菜。 「一個人住啊……」童敬亞又四處張望了一會兒,正在尋找可能有他人物品的蹤跡,然後 他在桌前看見了一只煙灰缸,上頭有根撚熄的菸蒂,不知怎麼的,他突然覺得好惆悵。 「你會抽菸了啊?」 徐繁璋一聽連忙回頭,看到桌上沒清乾淨的菸灰缸,顧不得正在煎蛋連忙衝過來收走,企 圖毀屍滅跡。 「偶爾,如果工作上心煩的時候,會來一根,但是真的不常,頂多三四天才一根。」徐繁 璋急著說明,簡直就像被抓到犯錯的少年。 「你慌什麼呢?我只是問一下,都是成年人難免有壓力,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徐繁璋回過頭,停下動作一臉困惑。 「我還停留在你十八歲的樣子,看到你會抽菸──有一種,孩子大了啊的感覺。」 「咦?」男人一愣,望著他久久無法動彈。 「沒事,我只是有感而發。」童敬亞被盯得很不自在,突然失了冷靜無法面對男人。 「喔──」徐繁璋沒錯過他悄悄泛起的紅暈,卻只能壓下心思專心弄晚餐。 很快的,晚餐上桌,兩人卻帶著微妙的尷尬對視而吃,氣氛不如先前的緊繃,而是冒著粉 紅泡泡般的糾結、尷尬。 「你把我留下來,到底想與我談什麼?」童敬亞低著頭進食,漫不經心的問道。 「你最近過得好嗎?」 「還不錯啊。」 「那……」 「如果你是想要搞什麼老情人重逢,復合之類的,就免了吧。」童敬亞摸摸他的頭,和藹 可親地笑了一會兒才說:「我不久前才說過,我不吃回頭草,你忘了嗎?」 「你可以把我當新草吃。」徐繁璋頓時智力下降,像個三歲小孩要糖吃。 「噗──」童敬亞徹底嘴角失守,男人說得太理直氣壯,讓他直想笑。 不過冷靜下來後,又恢復之前的冷淡態度,心想這可怎麼行?當初失戀的痛他可沒忘記, 絕不會讓這小子太好過。 「敬、敬亞?」男人卻不懂他為何噴笑,剛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 「我要收回今天在公司見到你的時候,還覺得你很帥有長大的感覺。」 「什、什麼?」徐繁璋還想追問,卻只獲得對方露出狡詐的微笑,慢條斯理的吃起水餃咬 了幾口後才說:「那你就努力看看,只是失敗的機率應該是很高、很高,因為……我特別 會記恨。」 ------------------------------- BGM是小田和正的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暴露年紀X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27.18.25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0172959.A.365.html
YTTD: 快追回來~~~ 09/15 20:48
fun79428: 阿繁加油啊!!!敬亞總是不由自主的寵啊www 09/15 21:40
moongurl: 追~回~來~(吶喊 09/16 01:25
littlewendy: 還是很氣,浪費了好多時間 QAQ 09/16 18:43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BB-Lov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