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憂鬱大叔是總裁的白月光-6
作者 cocoi0122
時間 Tue Aug 11 10:46:11 2020
人氣 推:11 噓:0 留言:14
分享給朋友
  「所以,你們希望我能成為你們的固定床伴?」唐郁然猶疑問道。   「是的,我們覺得你很適合,也都很喜歡你。」周清寧微笑道。   是喜歡,不是愛。   喜歡他的身體而已。   唐郁然看著眼前這對狗男男,一時之間啞口無言,對於他們的提議感到匪夷所思,又 覺得荒謬至極。   此時他們三個人都已洗過澡,唐郁然穿著飯店提供的浴袍,沈峻和周清寧則用浴巾圍 在腰間,坐在蜜月套房小客廳中的沙發上,神情認真的討論傷風敗俗之事。   大約二個小時前,他們滾完床單後,沈峻抱著唐郁然去浴室沖洗乾淨,之後三人躺在 床上小睡一覺,當然是沈峻和周清寧抱在一起睡一邊,唐郁然單獨一人睡一邊。   他們陸續醒來,然後三個人就坐在小客廳中進行「溝通協調」,內容就是唐郁然的那 句疑問。   「我認為,你在和我們一起進行的性行為中能獲得樂趣,而我們同樣獲得滿足,三方 的身體都十分契合,可以互相成為合適的性伴侶,我們希望你能答應我們的邀請。」周大 律師條理分明,語調猶如在商討一個合作案件。   「先不說我答不答應,有件事我覺得很奇怪,都說二攻相遇必有一受,你們既然彼此 相愛,為什麼不輪流互攻,何必要找第三個人,還是這是你們的性癖好?」唐郁然說出他 的迷惑。   沈峻和周清寧互視一眼,他們都是純一,而且都太驕傲了,誰都不願雌伏在誰身下, 找個人當他們共同的性玩具是他們討論後的嚐試,後來發現這種做愛方式兩人都能得到滿 足,且十分刺激他們的性慾,能使他們格外亢奮,說是一種性癖好也不為過。   特別這次遇到唐郁然,比起以前那些浪蕩騷零,他既生澀更不會討好取悅他們,然而 卻令他們更加興奮,愛不釋手。   除此之外,他不僅是沈峻的員工,也是大學學長,在心理上增添了幾分特殊性,隱隱 約約的有一種不明悸動在他們之間蔓延、孶長、纏繞。   「愛是互相尊重,我們不願意強迫對方。」周清寧的回答冠冕堂皇,睜眼說瞎話不愧 是當律師的必備技能。   「哦,好吧,那既然讓你們免費睡,我能得到什麼好處?」唐郁然忍不住語帶譏刺。   「我們可以每次都給付給你一筆錢。」沈峻開口道。   「你是把我當鴨了,還是把你自己當嫖客?」唐郁然沒好氣的瞪他。   「你想要什麼?」沈峻問。   對啊,我想要什麼呢?   唐郁然再次無言以對,他也沒真想要什麼實質好處,才不要真的當被嫖的鴨哩!   「談錢傷感情,快樂,才是最大的報酬。」周清寧充滿文藝氣息的說。   「周律師,您的口才實在太好了。」唐郁然讚歎道,好想給他拍拍手,轉向沈峻嘲諷 問道:「總裁,如果我不答應,你會開除我嗎?」   「不會,我向來公私分明。」沈峻說。「不過,我可能會比較關注你。」   意思就是可能會雞蛋裡挑骨頭,故意刁難他。   唐郁然翻了個白眼,這樣還叫公私分明?   他當然不會因為要保住工作而答應這種詭異的要求,即使要答應,也應該是其他原因 ,例如……他確實有爽到。   不得不承認,性愛的確能讓他感受愉悅,暫時忘卻煩憂,精神情緒好像會好一點,意 志不再那麼消沉,重拾一點點快樂的感覺。   聽說做愛能舒緩壓力,解除疲勞,有益身心健康,之前他會焦慮憂鬱,難道是因為壓 抑太久慾求不滿的關係?   如果做愛真有這種神奇效果,他不是不可以考慮考慮,與其每日陷在灰暗的負面情緒 之中,不如尋找能讓自己快樂起來的事。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當了模範乖小孩一輩子,就這麼叛逆的自甘墮落一次吧。   他和沈周二人算是各取所需,他們把他當性玩具,他則把他們當天然人工按摩棒,沒 有誰比較吃虧。   「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有些問題……」唐郁然心有顧慮,踟躊不定。   「有什麼問題或條件都可以提出來討論。」周清寧說。   「第一,時間如何配合?」   「三個人都有空的時候,不會強迫你配合。」   「第二,每次做的次數?」   「我和沈峻最多輪流做兩次,以射精為計算單位。」   「不行,你們各做兩次等於我的四次,我的負苛太大了。」唐郁然拒絕,心忖他們每 人各做一次便快做掉他半條小命,兩次不得給操死在床上。   「加油,我相信你能辦到,我很看好你哦!」周清寧對他做出加油打氣的手勢。   「不,我辦不到,請千萬不要看好我。」唐郁然回給他一雙死魚眼。   「沈峻,你的想法呢?」周清寧問沈峻。   「……我也想要兩次。」   「少數服從多數,就兩次,放心,如果到時你真的受不了,我們不會強迫你的。」   唐郁然想再拒絕,但看著他們充滿期待的閃亮亮眼神,竟拒絕不了。   算了,大不了隔天下不了床罷了。   「第三,地點在哪裡?」   「飯店,我們會事先預約好,費用由我們支付。」   「有時候也可以在家裡。」沈峻插嘴道。   唐郁然和周清寧一起望向他。   「總裁,你連開房的錢都想省?」唐郁然訕然道。   「可以。」周清寧贊成,眼神微微一閃。   「算了吧,還是約在飯店比較適合。」唐郁然說。   「這麼說,你願意答應?」周清寧問。   「不就是當炮友嗎?」唐郁然聳聳肩回道。「說得這麼認真,還以為我們在談什麼大 案子。」   「雙方事先溝通清楚,還是很重要的。」周清寧笑道。   「那要不要簽合約?」   「口頭約定就好,相信我們都是信守承諾的人。」   「還有最後兩個問題,期限是多久?如果我想,是否可以隨時停止這種關係?」   沈峻和周清寧忽沉默下來,沒立即回答他的問題,周清寧內心的想法是,期限到他們 把他玩成大鬆貨為止,他當然不能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太渣,有違他衣冠楚楚的形象。   「沒有期限,什麼時候停止我說的算。」沈中二霸總開口道。   周清寧瞟他一眼,說道:「我建議的期限是一年,一年之內,除非發生無法溝通與解 決的重大衝突,雙方都不能隨意停止約定。」   「我想,期限就到我死亡為止吧。」唐郁然雲淡風輕的說道,又故作玩笑般的強調: 「總裁請放心,等我想死了,我會找個好地方愉快結束自己的生命,絕對不會在沈氏集團 大樓內。」   沈峻臉色一沉,說:「別忘了,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開玩笑的話您千萬不要當真。」   「我對你……」   「夠了!」周清寧陡地打斷沈峻的話,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這個提議作廢,唐經 理,不好意思讓你的困擾了。」   「不,我可以答應做你們床伴,最重要的一個條件是必須保密,不能讓別人曉得我們 的關係,畢竟對名聲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唐經理,你不必勉強。」   「好,就這麼決定了。」   周清寧再瞥了態度堅定的沈峻一眼,不再多說,此事商議已定,互相口頭約定成為固 定床伴,看似圓滿達成目標,皆大歡喜。   事實上三人心思各異,內心各有各的盤算。   談完了,恰好到了晚餐時間,三人相偕到飯店中的高級鐵板燒吃飯,或許做愛能消耗 掉大量能量,唐郁然驀然胃口大開,豪爽點了價格最貴的海陸套餐,反正大老闆說要請客 ,他就不客氣了。   看著廚師現場料理各種食材,唐郁然突然想起關掉的手機,他掏出手機重新打開電源 ,果然又有兩通母親的來電提示。   心情沉了沉,但不像之前那麼畏懼煩躁了,收起手機,專心享受新鮮美味的龍蝦干貝 ,許久沒吃得津津有味了。   吃到一半,不期然手機鈴聲響起,再拿出來看,是表姨,不禁暗嘆一口氣,如果再不 接恐怕沒完沒了。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個電話。」他對身旁沈峻說,拿著手機走到餐廳外頭接聽。「 喂,表姨。」   「郁然啊,今天你的手機怎麼一直都打不通,你知不知道你媽很擔心你,怕你出了什 麼事。」   「對不起,手機沒電了,剛剛才充好。」   「對了,你表妹的同事真的很不錯,溫柔大方,人也漂亮,你先回來看一看嘛。」   「表姨,謝謝妳的好意,但是最近公司要做年度積效考核,很忙,沒空回去。」   「假日回來一天就好,不用花太多時間。」   「我假日也要加班,我現在正在陪客戶吃飯,不能多說了,再見。」   不等回應逕自掛斷電話,坐回料理吧檯旁,美食似乎不再像剛才那麼美味了,最後一 道飛魚卵炒飯他吃不下,動都沒動一口,他不想浪費,自然而然的推給沈峻。「總裁,我 吃不下了,給你吃。」   「有什麼事嗎?」沈峻閒聊似的隨口漫問,竟然也自然而然的吃掉炒飯。   周清寧瞟他們一眼,眼神若有所思,晦闇不明。   唐郁然默默啜了口紅酒,掩不住好奇問道:「總裁,你父母知道你的性向嗎?」   「知道,也知道我和清寧在一起。」   「他們沒有反對嗎?」   「他們只要求我把集團經營好,其他事隨我高興。」   「哎,有錢就是任性。」   「不過我的家人不支持我。」周清寧插話聊道。「但是他們拿我沒辦法,我不想為了 滿足別人的期望而一味的委屈自我,誰都不能阻止我追求所愛。」   「周律師,你好勇敢。」   「我不是勇敢,我只是想為自己而活。」   在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的為自己而活呢?   唐郁然心思黯然,非常羨慕他們,不必為性向這種事苦惱,儘管現在已婚姻平權,同 志都可以結婚了,社會風氣看似開放,實則依舊有許多人對同性戀者充滿歧視與偏見,不 少父母仍無法接受兒女的真實性向,一如他的父母,為此不斷產生衝突與爭執。   母親的緊迫盯人,逼得他快喘不過氣來了。   「唐經理是否是在為家人的問題煩惱?」周清寧主動詢問。「雖然是你的個人隱私, 不過我想我們現在算是朋友了,如果有煩惱,我很樂意聽你傾訴。」   「謝謝你。」唐郁然由衷道謝,喝了點酒放鬆身心,他並沒有同志朋友,現在有種找 到同伴的認同歸屬感,不覺卸下心防說道:「我媽最近一直逼我和女人結婚生子,讓我壓 力有點大。」   「大到都影響工作了。」沈峻說。   「你閉嘴。」周清寧斥他,再和聲問唐郁然:「你想如何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拒絕,敷衍,逃避……」   「所以才想跳樓?」   「沈峻,我一定要縫上你的臭嘴!唐經理,你不要理他,繼續說。」   唐郁然搖了搖頭,不想再談這件事,反正說了也解決不了,況且這是他個人的私事, 不願負面情緒影響到他人,他想,和朋友在一起時應該開心的吃吃喝喝,分享愉快的事, 而不是聽他吐苦水。   「這支酒不錯,再喝一點。」周清寧為他添酒,沒再追問。   此時的唐郁然看起來那麼的脆弱,卻倔強的不願向人求助,像隻受傷的貓,偷偷躲在 角落的陰影中,孤單舔著血肉模糊的傷口。   唐郁然靜靜啜飲,默默品嚐又酸又澀的複雜滋味。   「唐經理,以後我私下能叫你郁然嗎?」周清寧的態度愈發親和,企圖再拉近距離。 「你也可以叫我清寧。」   「好。」唐郁然欣然應允,覺得周清寧真是個好相處的人。   「那我……」   「總裁,我還是叫你總裁,你還是叫我唐經理就好了。」唐郁然搶白。   被打槍的沈大總裁:「……」   周清寧微微一笑,對沈峻眨了下眼,故意帶點挑釁的意味,拿出手機打字。   沈峻的手機震動起來,拿起來點開通訊軟體介面。   天才大律師:學長好傻好天真。(微笑)   沈峻看了看周清寧,周清寧挑了挑眉。   總裁好忙:你在想什麼?   天才大律師:可憐又可愛得讓人好想操他。   總裁好忙:今天操過了。   天才大律師:只操一次不過癮,我們約定的次數是兩次,今晚要不要再來一次?   總裁好忙:他今天才第二次做,等他習慣了再說。   天才大律師:以前你可沒這麼體貼,學長果然不一樣。   總裁好忙:想說什麼直接說。   天才大律師:我在幫你完成心願呀。   總裁好忙:不用了,謝謝。   周清寧收起手機,舉杯碰了下唐郁然的酒杯,說:「郁然,我敬你。」   唐郁然舉杯。「為什麼要敬我?」   「沒為什麼,就是高興。」   「周律師看起來都沒什麼煩惱的樣子,真羨慕。」   「其實我現在就有一個小小的煩惱。」   「什麼煩惱?」   「如果男友遇上暗戀過的白月光時,我該怎麼辦才好?」   「你和總裁的感情這麼好,白月光算哪根蔥,哪邊涼快哪邊去,影響不了你們的。」 唐郁然心思單純,沒聯想到所謂的「白月光」是誰。   「承你吉言。」周清寧狀似愉快的一口飲盡杯中酒,轉向沈峻,意有所指的說:「我 發現我也挺喜歡總裁的白月光,你說怎麼辦?」   沈峻不動聲色,淡淡回道:「你今天喝多了,我們回家吧。」   「才喝兩杯而已。」周清寧拿起酒瓶再替自己斟滿一杯,剩下的全倒給唐郁然。「郁 然,我真的很高興能認識你,不然我都沒發現一個小秘密。」   「什麼小秘密?」   「既然是秘密,當然不能公開說囉。」   「那你可以悄悄的跟我說。」唐郁然微醺,傾身過去假裝要聆聽悄悄話。   「嗯,我只跟你說哦。」周清寧也傾身過來,笑得像隻狡黠的狐狸精。   沈峻剛好夾在兩人中間,他們幾乎快貼在他身上,他輕手推開他們,站起來半強迫的 拉起周清寧。「唐經理,我帶他先走了,需不需要幫你叫車?」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坐計程車,再見。」唐郁然朝他們揮揮手。   周清寧揚手環住沈峻的肩膀,轉頭對唐郁然大聲說道:「下次我一定要操你兩遍!」   沈峻、廚師、其他客人:「……」   唐郁然掩面奪門而出。   沈峻因為要開車,所以沒喝酒,一瓶紅酒由周清寧和唐郁然對半解決。   周清寧的酒量不錯,身為律師常需應酬,半瓶紅酒根本醉不倒他。   回到家,沈峻才開口問道:「清寧,你在試探我嗎?」   周清寧慵懶倒臥在沙發上誠實回道:「沒錯,唐郁然讓我產生了危機意識。」   「那就不該讓他成為我們的床伴。」   「不成為床伴,怎麼測試出你的心會不會動搖,或者說,你已經動搖了?」   沈峻蹙了下眉。「我以為我們之間不會有這種猜忌。」   「你過來。」周清寧勾勾手指。   沈峻走過去,周清寧伸手抱住他的腰,臉埋在他的腹部上,悶聲道:「如果你想上我 ……我也許可以試試……」   「別鬧。」   「你不想上我?」   「你也不想讓我上。」   「那如果我想上你呢?」   「想都別想。」沈峻斬釘截鐵。   周清寧一把推開他,怒問:「沈峻,你愛我嗎?」   沈峻無奈回答:「如果不愛你,就不會跟你在一起這麼久。」   周清寧不依不饒的再問:「可是如果你愛上別人了呢?」   「想太多。」   「你想腳踏兩條船!」   「我只有你這一條船,你今天真的喝多了,變娘了。」   「你才變娘!」周清寧拿抱枕用力丟他。「你全家都變娘!」   沈峻接住抱枕,好整以暇的放回沙發上,說:「每個人都有過去,過去的已經過去, 不會再回來了。」   「如果過去回來了呢?」   「你今天真的很娘很煩耶,不想理你,我去洗澡睡覺了。」   沈峻懶得理睬他的無理取鬧,轉身走開,周清寧突然跳到他的背上從後環抱住,差點 閃了他的老腰。   「周清寧!你他媽想壓死我,你有七十公斤!」   「喂,沈峻,我跟你說,如果你真的愛上唐郁然,那麼,我願意和你一起愛他。」   沈峻愣了一下,略感頭痛的說:「我有時真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什麼,陰晴不定,反反 覆覆的,我看你是官司打太多,腦袋打出毛病了。」   「才不是,是因為我太愛你了。」周清寧緊緊摟住他的脖子。「愛烏及屋,懂不懂? 」   「你不是說要拉我一起下地獄。」   「現在,我決定要三個人手牽手,一起下地獄!」   「我現在就快下地獄了。」沈峻輕扯他的手臂。「下去,你快勒死我了。」   周清寧沒放開手腳,執拗的牢牢抱住他,害怕一旦放開了,就會失去了,他看得出來 ,唐郁然在沈峻的心中和以前的性玩具都不一樣,唐郁然是特別的。   如果沈峻愛上的是其他人,周清寧想,一定要私下弄死那個人,可是如果是唐郁然, 那麼……   和沈峻一起把他操死在床上好了!      城市另一端,唐郁然獨自回到住處,這是一間兩房一廳的小公寓,尚需繳付十年貸款 ,他一個人住剛剛好。   回想今天真是波瀾起伏,曲折離奇,最後他竟然變成大老闆和其男朋友的炮友,大叔 的冒險奇遇記持續發展進行中。   他躺在床上準備睡覺,體內還殘留著性愛高潮後的舒暢感,情緒安穩,精神放鬆,好 像不那麼萬念俱灰的想死了。   周清寧說,要為自己而活。   「要為自己而活呀……」   喃喃自語,沉靜睡去。 ////// 周律師的感情觀就是要爽大家一起爽,要死大家一起死! -- 老梗~鹽酥雞的醍醐味~ https://www.plurk.com/cocoi0122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5.231.59.22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7113975.A.B77.html
domotocat: 感覺會發生很血腥的事… 08/11 11:35
律師看起來那麼可怕嗎XD
lsryu: 周律師讓人怕怕的... 08/11 12:02
律師:我是好人,真的......
tess605605: 好病病好香…… 08/11 12:45
愈病愈香!
soap1969: 愛屋及烏好溫腥 08/11 15:49
是好溫馨嘿~
littlewendy: 希望律師也快樂 08/11 18:27
這是一定要的啦!
IPASS1204: 感覺律師其實不太有自信......錯覺嗎? 08/11 19:21
不是錯覺,因為沒自信,所以才會有危機感
JuliaHsiao: 總裁快要忍不住了,加油!!律師可以帥氣轉身唷~ 08/11 19:29
這是兩攻一受文,所以律師才不會成全他們雙宿雙飛的XD
LeeCheolWoo: 好病病好香+1 08/12 02:59
律師:我是病嬌我驕傲!(其實是傲嬌)
zymeice: 本來覺得律師有點討厭有點可怕, 現在覺得總裁也有 08/12 06:38
zymeice: 點渣,律師是因為笑面虎只在乎總裁吧,所以對其他人 08/12 06:40
zymeice: (經理)角度來看就覺得可怕,期待接下來會怎麼寫 08/12 06:42
zymeice: 希望經理能讓他們2人沒辦法放手 08/12 06:46
總裁的確在某方面有點渣,既想和男友繼續在一起,又忍不住想和白月光親近, 雖然壓抑著沒實際行動,但也是一種情感出軌, 而律師其實就是心裡不是滋味,感情觀又有點病病的......
iamhere911: 總裁在壓抑腳踏兩條船的感情呦 08/12 07:57
一針見血!!!
coco2501: 終於更新了!!!!!希望能早點日久生情XD 08/12 10:40
真的是「日」久生情www ※ 編輯: cocoi0122 (125.231.36.112 臺灣), 08/12/2020 11:10:13 ※ 編輯: cocoi0122 (125.231.36.112 臺灣), 08/12/2020 14:15:13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BB-Love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