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鄉土] 何苦為難(限)
作者 zenkix
時間 Fri Jul 31 23:59:11 2020
人氣 推:5 噓:0 留言:7
分享給朋友
我為什麼寫這麼多字 囧 謝謝7月活動,我好像又「稍微」會寫鄉土劇情了些 最後一段增補了一些 何苦為難 「好累喔!」 剛下班回家,癱在沙發上的辰戊連一根指頭都不想動,殷黎賦走過來幫他按摩肩膀。 「你休息吧,晚餐我來煮。」 「真的嗎?謝謝親愛的~」 他伸手勾住對方的脖子,把嘴唇湊過去,忽然傳來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把他倆硬生生分 開。 「媽不是說今天跟朋友吃飯!?」 辰戊低聲詢問,殷黎賦聳肩攤手。 「好吧,我去煮飯……」 他臉一沉,趕在旗育開門前快步走進廚房,鍋碗瓢盆的聲音卻擋不住對方的酸言酸語。 「又這麼晚才煮飯,存心想讓我兒子餓死嗎?」 「媽,好了啦,小辰也才剛下班,他一回家馬上就去煮了……」 「我當初到底為什麼答應讓你們結婚……還讓一個不認識的大男人住進家裡……你爸在天 之靈一定會怪我……」 「媽,可不可以不要再說這些事了!?」 他假裝自己沒聽見,默默拭去滑落的淚水。 「親愛的……」 晚上就寢時,辰戊輕聲叫喚。 「什麼事?」 殷黎賦轉向自己的伴侶,把他摟在懷裡。 「可不可以搬出去住……」 「…………」 他坐起身嘆氣: 「小辰,對不起,媽年紀大了需要人照顧……你再忍耐幾年好嗎……」 「…………好吧。」 孝順是殷黎賦的優點,而缺點是放不下母親。 辰戊心想,當初或許不該被愛沖昏頭,答應一起照顧他母親。 ──可是如果不答應,寶貝一定會被他媽逼著娶別的女人…… 想到這裡,他又默默流下眼淚。 ──不過寶貝是愛我的……他在他媽面前都會維護我……我只要忍到他媽死掉就好……可 是按照一般平均餘命來看,可能還有20年…… 「唉……」 他不小心嘆氣出聲,擔心枕邊人聽見,幸好對方毫無動靜。 一開始旗育待他還算客氣,久了卻開始揶揄諷刺。一下子說大男人進廚房成何體統,一下 子說沒得抱孫子很無聊,講話越來越難聽。 ──自己的兒子不能進廚房,就要我煮,又說男人進廚房很難看,到底有沒有把我當男人 ……還說不能讓寶貝餓到,那妳不會自己去煮嗎!?還嫌我煮的難吃!?有沒有搞錯!? 每天承受這些負面能量無處可發洩,他覺得自己已快無法負荷。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用棉被蓋住頭大哭,還要忍著不發出聲音,以免吵醒另一半。 這天下班回家,還沒開門,辰戊就在門外聽見旗育和殷黎賦的爭吵聲。 ──怎麼回事!? 他開門一看,發現她手上抓著一份健檢診斷書。 「媽、黎賦,怎麼了?」 旗育轉頭狠狠瞪著他。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貪圖我們家財產,為了跟黎賦結婚,才出這個餿主意,不然黎賦 怎麼可能騙我!」 「什麼?」 他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媽,這件事真的是我的主意,跟小辰無關!」 「你別說話!」 她推開兒子來到辰戊面前,指著健檢報告內容給他看。 「精蟲數量正常、活動力正常……當初是黎賦說他沒精蟲,不可能留下後代,我才會同意 他和男人結婚……沒想到是你用計騙我!」 旗育激動大喊,淚水從發紅的眼眶流下。 辰戊不解地看著伴侶,用眼神詢問東窗事發的原因,殷黎賦小聲說道: 「我明明要醫院把報告寄到公司,他們卻寄來家裡……媽先打開來看,所以……」 「夠了!你這賤女……賤男人!狐狸……賤貨!馬上跟黎賦離婚!讓他像正常男人一樣擁 有正常的家庭!我不想再看到你!」 旗育聲嘶力竭地大吼,用盡所有狠毒的話語指著他叫罵。 「媽……先冷靜一下好嗎……」 說時遲那時快,她甩了他一巴掌。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愣在原地。她還想繼續打,殷黎 賦衝上前阻止她。 「媽!這件事跟小辰無關!真的是我的主意!」 他把母親架回房裡,辰戊獨自站在客廳,聽著她惡毒無比的咒罵,與他極盡所能的安撫, 忽然覺得全身沒了力氣,所有血液彷彿被抽乾。自己在這個家裡到底算什麼?傭人嗎? ──傭人還有薪水呢! 他不禁自嘲。 過了許久,旗育的喊叫聲漸歇,殷黎賦離開母親的房間,看見配偶還呆站在客廳大吃一驚 : 「小辰,你怎麼還站在這,你可以先吃飯啊……你還好嗎?身體不舒服嗎?還痛嗎?」 見他失魂落魄的模樣,殷黎賦開始覺得不對勁,抓住伴侶雙肩搖晃,輕撫他被打的臉頰。 「我還好……」 他努力擠出笑容: 「你餓了吧,我去煮晚餐……」 「出去吃比較快,走吧……」 他牽著辰戊的手離開家。 「你別在意媽說的……」 點好菜,殷黎賦這樣告訴配偶。 「…………」 辰戊垂下眼簾,什麼話也沒說;伴侶握住他的手: 「別再想了,我不會跟你離婚的!我已經跟媽堅決表明了!」 一雙堅定的眼神望著他,他瞬間覺得肩頭輕鬆許多。 「嗯……」 殷黎賦是獨生子,當初兩人交往時,就考量過這個問題。 『不然說我不孕,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他自己提出這個方法。 『可是……這樣好嗎……』 『沒關係,我媽那裡我會去說,你別擔心。』 殷家獨生子向母親提到交了男朋友一事時,對方的反彈非常強烈,他說自己不孕無法生下 後代,旗育愣了半晌才擠出這幾個字: 『隨便你……』 辰戊想起第一次去殷家時,對方的眼神十分銳利,就像要在他臉上盯出一個洞來。 去了幾次後,旗育的態度逐漸軟化,他以為沒事了,沒想到婚後卻越來越糟。 他父母已不在世,小倆口決定婚禮儀式一切從簡,旗育也說不用宴客沒關係。 ──是不想讓親戚朋友看到我吧……兒子娶的不是媳婦而是男人,她覺得很丟臉吧…… 「A套餐來了,請慢用!」 店員送上餐點,打斷他的思緒。 為了眼前這個對他眉開眼笑的男人,他決定再看看情況。 回到家後,旗育把自己關在房裡都沒出來。 「媽大概是在鬧脾氣,明後天看看吧。」 聽見殷黎賦這麼說,辰戊點頭同意,畢竟他也想不出其他辦法。 未料,隔天起,旗育的表現都很正常,沒有惡言以對,也沒再要求兩人離婚。 他覺得內心有種疙瘩,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媽怎麼都沒再提了?她不是很介意你沒後代嗎?」 他詢問配偶。 「沒提很好啊,媽可能放下了吧?」 殷黎賦一派輕鬆。 目前沒發生任何事,他也無法預先準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幾週後的週末,旗育帶了一名女子回來,對方帶著大行李箱,不知是否剛回國。 「媽,有客人?」 對方向他們點頭打招呼。 「這是薛小姐。」 「叫我莘鯢就可以了。」 殷媽媽興奮地握住薛莘鯢的手: 「我去算了姓名和八字,總算找到最適合的人選,莘鯢的名字有草和魚,對我們殷家很有 幫助!老師說一定會生兒子!」 「生兒子……」 辰戊眼前一黑,不敢去想接下來對方要說出口的話。 「媽!妳到底在說什麼!」 殷黎賦覺得不太對勁。 ──難道媽……瘋了嗎…… 「我沒有要你們離婚,莘鯢也說不用名分,還願意照顧孩子。黎賦,只要你和莘鯢生一個 孫子給我,我就滿足了……這樣可以吧?」 她看著兒子的配偶;辰戊張大嘴說不出任何話語。 「媽!這也不可能!我沒辦法跟女人發生關係!」 殷黎賦氣急敗壞地拒絕。 「不發生關係也可以生,你把你的精液弄一些給莘鯢,她會自己處理。」 「媽!我已經說很多次了!妳為什麼就是不懂!?我真的不想要小孩!」 「你不要是你的事,我要孫子啊!反正我跟莘鯢會帶,沒你的事!我繼續讓這個非親非故 的男人待在家裡已經退很多步了,抱孫這件事沒得商量!你要是不照辦,我就死給你看! !」 薛莘鯢沒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地步,驚恐地看著原本和藹的老婦人。 「…………」 聽見這句話,殷黎賦眼中流露出恐懼的神情。見此,旗育知道她贏了。 殷黎賦大步走回臥房,用力甩門,客廳的落地窗隨之震動。 「莘鯢從今天起就住客房,以後煮飯也要煮她的份。」 對辰戊說完,她轉向薛莘鯢: 「莘鯢啊,不好意思,讓妳看笑話了,我們走,客房在這裡……」 「好……謝謝伯母……」 她不敢看辰戊,拖著行李跟著旗育走進深處的房間。 他呆呆站在客廳,想哭但眼淚流不出來。 家裡多了一個人,辰戊要做的家事份量變更多。薛莘鯢會自己洗衣服,其他項目她有時想 幫忙,但旗育都會阻止她。 「莘鯢啊,這些讓他做就好了,妳要養好身子準備懷孕……」 聽在耳裡,辰戊痛在心裡。 一次兩人私下相處,薛莘鯢向他道歉: 「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是這樣,我以為大家都說好了……」 「……咦?」 她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 「我想要自己的小孩,又不想步入婚姻,本來考慮當代理孕母,但這樣孩子不是自己的… …我搜尋了很久找到一個網站,上面說有任何需要服務的項目都可以開口,我就貼了我的 條件,後來仲介說有符合的對象,安排我跟伯母見面……」 「所以妳就收拾行李住進來了……」 「對……」 辰戊心想,她和旗育確實是各取所需。 「這不是妳的錯,妳不必愧疚……要怪就該怪我生不出孩子……」 他垂下眼簾,薛莘鯢也不知該如何安慰他。 之後兩人經常聊天,感情越來越好,宛如兄妹,薛莘鯢也常常暗中避開旗育的耳目拿些自 己吃不完的補品給他。 「小辰哥,你看起來一天比一天累,這些人蔘茶你拿去公司喝。」 她左右張望輕聲說道,深怕旗育忽然從房間出來。她怕的不是自己遭到責罵,而是辰戊受 害,因為旗育不會罵她,責怪的往往都是辰戊。 「莘鯢……謝謝妳……」 他非常感動。 「南瓜濃湯好囉!」 辰戊端上最後一道料理,四人動起筷子吃晚餐。吃到最後,濃湯卻剩下一大堆。 「莘鯢妳都沒喝湯!是不是不合妳胃口!?」 旗育發現薛莘鯢都沒動濃湯尖聲怪叫,想藉機責怪辰戊。 「我覺得很好喝啊!跟以前一樣好喝!」 殷黎賦幫伴侶平反。 「…………」 被兒子反駁的母親愣住。沒了發揮的題目,她腦筋一轉: 「難道是沒食慾……有喜了嗎!?哎呀!怎麼沒跟媽講!?」 對方一直叫她伯母,她卻早以「媽」自稱。 三人同時愣住,薛莘鯢和殷黎賦都對辰戊搖頭以示清白。兩人一個一臉驚恐,一個翻白眼 。 「不是啦,伯母,我對南瓜過敏……不能吃南瓜。」 「什麼?妳對南瓜過敏……很嚴重嗎?」 「很嚴重,沒馬上送醫會窒息。」 薛莘鯢皺眉。 「什麼!那以後不要煮南瓜,聽到沒有!」 她對辰戊頤指氣使。 「伯母,我沒關係的……」 薛莘鯢打圓場。 「媽,可是……黎賦很喜歡南瓜濃湯耶……」 辰戊輕聲回應。 「以後南瓜濃湯就煮少一點,或我多喝一點,這樣不就行了嗎?」 殷黎賦沒好氣地說。 「也是……」 幸好晚餐也用完了,尷尬的氣氛不至於持續太久。 「小辰……」 夜裡,殷黎賦呼吸急促,開始撫摸辰戊全身上下。 「嗯……」 辰戊擁抱伴侶,回應他的吻。 殷黎賦輕捏他的乳尖,他分開雙腿纏上伴侶腰際。 「辛苦你了……」 「…………」 辰戊沒回答,還看不到終點一事原已讓他精神緊繃無法鬆懈了,現在又來了個要幫配偶生 孩子的女人……要不是對方好相處,他只覺得生不如死。 兩人邊撫摸邊深吻,脫下彼此的褲子,伸手輕搓對方的。辰戊打開抽屜拿了潤滑液,沾取 後把手伸進自己後庭作準備,另一半則拿了保險套戴上。 辰戊呈趴姿,膝蓋手肘撐在床上,殷黎賦一手撫摸他的陽具,一手輕揉他臀瓣及大腿內側 ,自己的陽具在洞口不停摩擦,故意吊他胃口。 「啊……快點……」 殷黎賦正要進入時,走廊忽然傳來開門聲,兩人屏息不敢亂動。 辰戊看了他一眼,他連忙點點頭,示意門是鎖上的,配偶這才放心。 腳步聲輕輕響起,接著傳來打開電燈開關的聲音和關門聲。 殷家是雙主臥,夫夫睡一間主臥,旗育睡另一間,會用共同衛浴的只有薛莘鯢。 ──是莘鯢起來上廁所啊…… 辰戊鬆了口氣,他深怕旗育會來敲門。 旗育很早睡,但兩人剛結婚時,這件事常常發生,他每次都嚇軟,伴侶打發對方走之後得 再費一番工夫讓他勃起。 發現手中的陰莖軟了,殷黎賦又開始賣力搓弄,舌頭舔過配偶的背部,往旁邊滑到肋骨處 ,他知道這裡是對方的敏感處。 「等、等一下啦!」 辰戊小聲抗議,他想等薛莘鯢回房後再繼續,伴侶卻不肯,一隻手指伸進洞裡鑽動。 「啊~啊~」 他把頭埋進棉被裡,深怕呻吟聲被聽見。殷黎賦用手快速摩擦愛人的龜頭與冠狀溝,他的 下體很快又硬了。 外面傳來沖水聲、開門關燈聲、腳步聲與關門聲後,整間房子又恢復寧靜。 關上門後,辰戊鬆懈下來,後孔也同時放鬆了些,殷黎賦趁機長驅直入。 「嗚嗚!」 他轉頭瞪了配偶一眼,慶幸自己還用棉被摀著嘴,否則就要不小心叫出來了。 擔心帶來的刺激感使後穴夾得更緊,殷黎賦抱起辰戊上半身,雙手在胸部到跨下之間遊走 ,邊撞擊他體內最敏感的一處,邊吸吮他的後頸。 ──啊啊可惡!本來想明天去剪頭髮的說! 連日的高溫已讓辰戊受不了,想去剪個清爽的短髮,看來還得再等一會。 「嗯啊!寶貝!再快點……」 「小辰……小辰……唔!」 低聲吼叫的愛侶雙雙高潮。意識逐漸恍惚的他趴在床上休息,睡意拉下眼皮,朦朧中他看 見殷黎賦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接著才把保險套丟進垃圾桶。 「……?」 太過舒服的他無法思考,只能令周公帶他隨意在夢鄉翱翔。 過幾天,辰戊回家時撞見伴侶和母親爭執的畫面。 「我回來了……咦?」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這是最後一次!」 旗育對兒子撂話完,惡狠狠地瞪著辰戊, 「每次都這麼晚回來,是想餓死我們三個嗎!」 她罵了他兩句,接著用力甩門進房間。 ──我說我買晚餐回家妳碎碎念說不健康,我煮的又嫌難吃,到底怎麼做妳才會滿意…… 他瞪著地板在心裡抱怨,配偶卻沒過來安慰自己。抬頭一看,殷黎賦臉色非常難看。 「親愛的,怎麼了……?媽剛跟你說什麼?」 他過去抓住殷黎賦的手。 「我……晚上再跟你說,你先去煮飯吧……」 獨生子勉強擠出笑容。 深夜時分,辰戊洗完澡回到床上,正在滑手機的殷黎賦湊近擁抱他,雙手伸進他睡衣內撫 摸。 「嗯~我明天要早起開會不能做……幫你吹好嗎……」 他脫下殷黎賦的褲子,張口準備含住。 「等一下……」 見配偶拿起套子戴上,他有點訝異。 「幫你吹你幹嘛戴套?難道又是什麼口交保險套?」 之前兩人玩過口交保險套,但都不喜歡,後來沒再用過。 「不是……就……要給那個……」 他指著對門支支吾吾的。 「要給莘鯢?」 見辰戊臉一沉,殷黎賦默默點頭。 「媽今天在跟你吵這個?」 伴侶點頭: 「她說我再不照辦,就等著替她收屍……」 他垂下頭,胯下的小兄弟也跟著癱軟。 辰戊內心宛如一潭死水。自己終究比不上母親重要?如果他說他也要去死,配偶會怎麼選 擇? ──孩子出生後很多事會改變吧……媽本來就對我不好,不可能大轉變,將來重心一定會 放在孫子身上……我現在在媽心中已經沒地位了,孩子出生後,我還會遭到什麼更可怕的 對待…… 比傭人──比人還不如的生活出現在腦海,他戰慄不已。 ──莘鯢照顧小孩應該心力交瘁,無暇再顧慮我……而且我們也才認識幾個月而已…… 他和對方感情不錯,但女性生了孩子之後通常護子心切,他不確定對方對他的態度會不會 變。 ──寶貝對我的愛永遠不會變嗎?孩子出生後會不會……把他搶走……雖然口口聲聲說不 要小孩,可是如果寶貝忽然覺得孩子很可愛會不會拋棄我……就算不會,要是他把注意力 都放在孩子身上……這個家還有我容身之處嗎…… 腦海中浮現旗育、殷黎賦和薛莘鯢一起疼愛孩子的情景,祖孫三代和樂融融,四人笑得合 不攏嘴,那畫面中卻沒有他。 辰戊覺得胸口就像破了一個洞,有些液體逐漸從洞口流失。 ──那是什麼……是血嗎……還是我的眼淚………… 「小辰……?小辰……!」 發現他臉色不太對勁的殷黎賦輕聲呼喚他。 「咦……啊……」 「你怎麼了?」 伴侶很擔心他。 「沒事……」 辰戊起身離開,配偶拉住他的手: 「這個……幫我……」 殷黎賦指著自己委靡的下體。 「我想睡了……一定要今天嗎……」 他轉過身去。 「那個……她傳了排卵期給我……今天剛好是……」 ──排卵期……!? 辰戊恍然大悟。 ──所以上次寶貝找我親熱之後看了手機才丟套子,是因為本來想拿給莘鯢……!? 他有種被利用的感覺,加上剛才三代四口享天倫之樂的想像,他不禁悲從中來。 「對不起……我沒辦法……我沒辦法……」 黑色的染料滴進水池,一圈圈擴大,深色漣漪蔓延,渲染成全黑的池子變成漩渦越轉越大 。 他整個人深埋進棉被裡,忍著不哭出聲。 隔天早上,辰戊看著鏡中微腫的雙眼只想請假。 ──可惡!我為什麼要接這個案子…… 他不停咒罵自己。 昨晚,把頭悶在棉被裡的他似乎聽見伴侶進出房間的聲音。他什麼也阻止不了,只能萬念 俱灰地閉上雙眼。 ──算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當天回家,旗育心情特別好,不但眉開眼笑,還好好跟他說話,都沒責罵他。 ──應該是寶貝跟她報告了吧…… 無力感湧上心頭,看著一如往常對自己微笑的殷黎賦及薛莘鯢,他努力勾起嘴角。 旗育的好心情持續了半個月,接著在看到公共衛浴的垃圾桶時消失殆盡。嫣紅的衛生紙訴 說月經來潮、受孕失敗。 當天辰戊在煮晚餐時聽見她碎碎念。 「為什麼失敗了……莘鯢,妳有沒有把精液全部倒進去?倒完要躺著不可以亂動啊!」 「有……我全部倒進去了……」 「真的嗎?沒有漏出來嗎……下次媽幫妳倒好了……」 「…………」 對方無言,辰戊在廚房默默翻白眼。 ──寶貝在房間,不然不知他聽見了要說什麼…… 「伯母,我會繼續努力的……」 聽見受孕未成功的消息,辰戊鬆了口氣,但想到之前的事得繼續下去,心情也晴朗不起來 。 吃晚餐時,旗育仍念個不停,其他三人安靜地吃著晚餐。 「明明健康檢查都正常,怎麼會這樣……該不會是報告出問題了吧……難道仲介騙我!? 一直都沒懷孕的話,可以跟仲介退款嗎……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包生男的女人,如果有什 麼問題或是不孕我該怎麼辦!」 聽見這番話,薛莘鯢眉頭皺了一下。 這句話讓她覺得自己也不過是個工具。 在父權思想下,女性的地位往往受到貶低,只被當成生產的用具;最常貶低女性的偏偏又 是女性自己。 不是女性卻也深受其害已久的辰戊幫腔: 「媽,不一定一次就會成功,有很多原因會影響啊……」 「你閉嘴!我沒在跟你說話!」 「…………」 辰戊不想再說什麼,直把飯菜往嘴裡塞。 「小辰哥……」 薛莘鯢感謝為她挺身而出的辰戊,對他投以感激的眼神,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她沒有立 場辯解什麼。 「好吧,沒辦法,也只能下次再試了……莘鯢有給我排卵期,黎賦,到時候那幾天你去跟 莘鯢睡。」 殷黎賦把筷子用力拍在桌上: 「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我面對女人根本硬不起來,妳是聽不懂嗎!?」 「哪有可能?莘鯢幫你摸一摸含一含就硬了吧,這種事哪個女人不會?不然媽幫你摸…… 」 辰戊氣到想折斷筷子時,殷黎賦把吃到一半的飯碗往地上一摔。 「妳別太過分了!」 他說完揚長而去,用力甩門進房間。 「嗚嗚!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生了一個兒子這麼不聽話!」 旗育也坐到旁邊沙發哭了起來。 在尷尬的氣氛下,薛莘鯢想收拾掉在地上的飯菜和破掉的碗,辰戊阻止她: 「我來就好了……」 他迅速收拾清潔完,另外盛了一些飯菜端進房給伴侶。 晚上的碗盤比平時折騰更久才全部洗好。辰戊擦擦汗,端了杯檸檬汁想給薛莘鯢。他敲了 房門,對方卻沒有馬上來應門。 「莘鯢……?」 『小辰哥?』 知道來者是誰,她馬上來開門。然而,出現在門後的眼睛和鼻頭紅通通的,辰戊知道她剛 才在哭。 「方便嗎?要喝檸檬汁嗎?」 他指著房裡示意進去再說。 「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 薛莘鯢為自己的失態道歉。 「這是我要說的話……從妳住進來第一天開始,我們就一直讓妳看笑話……明明是家醜… …」 他低下頭。 「伯母是不是一直這樣對你……」 辰戊默默不語。 「天啊……小辰哥,這幾年你怎麼受得了……」 知道對方明白自己的處境與心情,他心裡有東西忽然鬆脫,眼淚不自覺流下來。 「對不起……」 兩人抱頭痛哭,又不敢哭得太大聲,以免隔壁房間的旗育聽見。 「你剛剛在哪裡?我去廚房沒看到你。」 一回房,殷黎賦問道。 「我端檸檬汁去給莘鯢,和她聊了一下。」 看見辰戊微紅的雙眼,他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登登登!」 他的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通知聲,拿起來看完,他翻著白眼拿給配偶看。 「媽傳來的。」 『我剛剛看到那男人從莘鯢房間出來,他不知安什麼心,該不會想偷偷跟莘鯢睡……你可 得多看著他!』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挑撥我們之間的感情了。」 辰戊已經麻木了,懶得再說什麼。 幸好配偶對他如此力挺,這也是他能繼續待在這個家的原因。 「小辰,我愛你……」 殷黎賦抱著伴侶的腰,一轉身把他放到床上。 「等、等一下啦……今天不是莘鯢的排卵期吧,她月經不是剛來?」 對方略顯驚訝: 「為什麼一定要是她的排卵期我們才能親熱?」 「不、不是要給她精液嗎……」 「是排卵期的時候才順便給,是『順便』知道嗎,不是的話當然不用給啊!」 他整個身體壓上去,開始東摸西摸。 ──我、我還懷疑他跟我上床只是為了給莘鯢精液……天啊!我怎麼可以這樣想寶貝,他 明明就不是這種人! 對自己之前的臆測感到羞愧的他決定補償伴侶,翻身壓倒對方。 「哦?你今天要自己動嗎?」 殷黎賦非常興奮,開心的神情藏不住。 「嗯,今天全部讓我來,大爺躺著就好。」 辰戊脫去兩人的衣物賣力服務。 下一次,薛莘鯢成功懷孕了,旗育心情非常好,買了很多孕期補品給她。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沒看錯人!我的金孫啊!」 她摸著孕母尚未隆起的小腹說道。 辰戊暗中翻白眼心想: ──沒看錯人?妳上次好像不是這樣說的,還把人家損了一頓…… 晚上他看配偶心事重重的模樣問道: 「親愛的,怎麼了?」 「嗯……心情有點複雜……」 「因為莘鯢懷孕的關係嗎……」 「嗯……有些責任跑不掉……不過你放心,我還是一樣愛你。」 殷黎賦牽著他的手,他也用力回握。 未來會怎樣兩人都不知道,能做的就是把握當下。 雖然薛莘鯢的肚子還沒大起來,旗育的態度已經誇張得明顯,對辰戊更不客氣。殷黎賦只 是偶爾看起來有心事,對待家中其他三人的態度還是相同。 「要取什麼名字才好……趁現在要先找老師算筆畫……」 只有旗育一頭熱,而薛莘鯢本人,比起高興,看起來反而有點戰戰兢兢的模樣。 日子一天天過去,旗育越來越誇張;薛莘鯢開始孕吐後,殷黎賦也緊張兮兮的,常常盯著 對方。 辰戊發現狀況已有了變化,心越來越慌,不知該做些什麼才好。 之前的想像又浮上腦海,在他心裡上演一遍又一遍。 一天,他正在煮配偶愛吃的南瓜濃湯,也另外煮了雞湯要給孕婦。 ──南瓜……莘鯢會過敏…… 『我對南瓜過敏……不能吃南瓜。』 『什麼?妳對南瓜過敏……很嚴重嗎?』 『很嚴重,沒馬上送醫會窒息。』 想起以前的對話,他腦中忽然出現一個可怕的想法。 ──如果把南瓜濃湯加一點點進去雞湯裡面,莘鯢就會過敏……孩子說不定就保不住了… … 舀起一小匙濃湯的手顫抖不已。 「小辰哥,雞湯好好喝,謝謝你每次都這麼辛苦……」 「不會……」 看見薛莘鯢真誠的笑容,辰戊低下頭不敢看她。 「不用跟他道謝!那是他應該做的!不然他在這裡做什麼!」 聽見母親的言詞,殷黎賦大聲發難。 「媽!小辰是我的另一半,妳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晚餐又以大吵收場,辰戊不吭一聲收拾碗筷進廚房清洗。 當晚什麼事都沒發生,辰戊自己躲在廁所暗自流淚。 ──對不起……莘鯢……對不起…… 顫抖的手最後把湯匙放回原本的湯鍋,他下不了手。 ──妳對我這麼好……我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即使沒下手,辰戊仍相當自責。 ──生孩子明明就是妳的夢想……我怎麼可以從中破壞…… 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再做出這種事,甚至有這種念頭。 兩週後,薛莘鯢出血送醫,醫生說是胚胎自然淘汰的情形,不必太擔心。 然而,旗育的心情有如充滿陰霾的天空,看不見一絲陽光。 她像洩了氣的皮球,但仍幫薛莘鯢好好坐了月子──其實事情都是辰戊做的。 辰戊的心情也美麗不起來。 ──會不會是我詛咒孩子保不住,所以孩子真的沒了…… 自責的心情再次折磨著他。 殷黎賦是最沒受影響的人,孩子沒了,他反而鬆了口氣。 「伯母……對不起……對不起……我會繼續努力……」 薛莘鯢一直向旗育道歉,眼淚就快流下來。 「……坐月子時不能哭,小月子也是一樣……」 旗育只說了這些話。 天天看著辰戊的她很同情他,卻什麼都不能做;現在她非常害怕旗育也用同樣的方式對待 自己。 小月子坐完,旗育找了自己的朋友訴苦,才知道大家的媳婦都不是第一次就懷孕成功。 「我跟妳說,現代人都打電腦,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東西有輻射,所以很難啦!」 「她那麼乖,妳就再給她幾次機會啊!」 「反正還年輕嘛!」 旗育這才把壞心情一掃而空,開開心心回家,眉開眼笑地對待生產工具。 這陣子辰戊常常燉補品端到薛莘鯢房裡,陪她吃順便跟她聊天,再收拾碗盤拿出來洗,旗 育看了又不是很高興,三天兩頭傳訊息給兒子,要他多注意。 配偶照樣跟辰戊說,他越來越生氣。 這天是休養好身體後,薛莘鯢的第一次排卵期。 每次只要想起旗育傳給殷黎賦的簡訊,辰戊就氣憤難平。 ──我怎麼可能跟莘鯢睡!她就那麼怕殷家血脈被弄髒是嗎?那麼在意殷家血脈幹嘛?關 她屁事!她自己根本也不姓殷! 憤憤不平的他隨手點了網友的貼文來看,標題是〈對付惡婆婆的方法〉。 ──這個有點惡毒……啊!這個怎麼這個好笑! 看到大家都有類似的境遇,他不知該放心還是難過。 ──這個社會什麼時候才可以真正達到男女平等呢……不過我不是女人,還是遇到了這些 事……唉…… 一則留言吸引他的目光。 ──居然還有這個方法…… 他沉思了一會兒,終於下定決心。 夜裡,殷黎賦一躺下,他就主動騎上去。 「老爺……上次服務還滿意嗎……」 他的手指在對方胸口畫圈,下半身不停前後磨蹭。 「哦……你最近看了什麼奇怪的片嗎?還是上次玩上癮了?」 殷黎賦很開心。 「上次感覺不錯嘛~今天再來一次……」 不等伴侶說話,他俯身封住對方雙唇。 激情過後,他從殷黎賦手上拿過裝有精液的保險套。 「你先去洗吧,我想吃點東西,順便拿去給莘鯢。」 「喔……好……」 聽見浴室傳來水聲,辰戊打開抽屜,謹慎拿出另一個裝了精液的保險套。 這次薛莘鯢也成功懷孕,旗育心情非常好,買了更多孕期補品給她。 或許是第二次的關係,殷黎賦沒第一次那麼緊張了,但孕婦本人反而更緊張。 辰戊忽然瞭解伴侶之前的心情為何複雜。 「…………」 看著薛莘鯢,他有時不知該如何面對,也不知自己當初的決定究竟對不對。 ──既然事情都發生了,再去想也沒用,算了…… 這次他期待寶寶出生的心情占較多比例。 未料,在眾人呵護下,孕婦又流產了。 辰戊這次鬆了口氣,伴侶沒什麼特別反應。孕婦本人除了失落還流露出害怕的情緒,因為 家裡的炸藥一副隨時要引爆的模樣。 「……先坐月子……」 難掩失望神情的旗育只說得出這幾個字。 「小辰哥……我是不是……沒有當母親的資格……是不是孩子不要我……」 他端月子餐給她時,她向他哭訴。 「不是的……我想,只是孩子還沒準備好……」 他在心中喃喃自語,其實我也還沒準備好…… 薛莘鯢起身拿了旗育早就買好的嬰兒用品,哭得更大聲。 「為什麼……哇啊!」 「媽說不可以哭……」 他嘴上這麼說,但受到對方情緒感染,心情也跟著黯淡下來。 「啊!」 她不慎碰掉桌上的盒子,內容物散落一地。 「我來。」 辰戊幫她撿東西,撿到一半發現一張老照片,忽然停下動作。 「這是……」 照片裡有一男一女和一個小女孩。 「這是我和爸爸媽媽的合照。小時候家裡窮,我被送到別人家當養女,過沒多久父母就跑 去躲債了……我好像有個哥哥,也送給人當養子,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聽見薛莘鯢說完,辰戊渾身顫抖。 「小辰哥……?」 「妳左大腿是不是有一個胎記……看起來像一條橡皮筋……」 聽見這句話,察覺對方臉色怪異的她也不禁臉色大變: 「你怎麼知道……」 她掀起裙子出示胎記。 「妳肚子上是不是有一個鈕扣形狀的燙傷……」 「你怎麼知道……」 她掀起衣服下襬。 辰戊拿出手機,給她看一張照片。 「這是我和爸媽的合照……」 上面的一男一女和薛莘鯢照片裡的男女是同樣的人。 「你是我……哥哥……!?」 「莘鯢……」 辰戊止不住眼淚。 他以為家人失散,再也找不到了,沒想到還能遇到親妹妹。 此外他還為了自己做錯的事懺悔。 一是差點把南瓜加進雞湯的事。 ──我居然差點殺了自己唯一的妹妹……! 一是自己竟然差點讓妹妹生下自己孩子的行為。 ──我到底做了什麼……! 「哇啊!哥!」 兩人抱頭大哭,旗育卻開門進來: 「莘鯢,不是說不可以哭嗎……」 看見兩人抱在一起,她愣了一下,隨即破口大罵: 「不要臉!你想對莘鯢做什麼!」 她動手要把辰戊拉開,薛莘鯢急忙解釋: 「伯母,不是的,我們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什麼!?你們是親兄妹!?」 旗育拉下臉來,停頓許久才說: 「原來如此……是他要妳來阻撓我抱孫子的對嗎……」 「咦?伯母,不是的!我們剛剛才發現這件事……」 薛莘鯢從沒看過旗育這麼可怕的表情。 「廢話少說!既然妳跟這個人有血緣關係,那就不能讓妳生下殷家後代!」 痛恨辰戊的她咬牙切齒。 「伯母……?」 她非常錯愕。 旗育輪流看著兩人比照: 「果然……長這麼像……為什麼我一開始沒發現!?妳這狐狸精!」 她一個箭步上前,甩了薛莘鯢一巴掌。 「呀啊!」 見妹妹摔倒在地,隱忍已久的辰戊無法再忍,抓住旗育的手大吼: 「不許打她!」 「你……你竟敢反抗……都給我滾出去!」 「發生什麼事了?」 後知後覺的殷黎賦現在才出現在門口。 「黎賦,他們想要謀財害命!把我害死之後搶走我們的家產,你絕對不能上當!快把他們 趕出去!」 旗育好幾次都揮著手衝上前去想打兩人,都被兒子拉回去;辰戊站在薛莘鯢身前護著她。 「媽妳冷靜點!」 他把歇斯底里的母親架回房間安撫。 「…………」 「…………」 一時之間發生這麼多事,兩人都累了,癱坐著不想說話。 沉默了許久,辰戊開口了: 「我們兩個搬出去住吧。」 「咦?」 「難道妳還想在這個家裡當卑微的生產工具嗎?而我則是傭人……」 「…………」 思考了許久,薛莘鯢說道: 「我也不想繼續過這種生活……可是毀約要賠錢……這樣在找到工作之前……」 她擔心生活費付不出來。 「別擔心,哥哥養妳。」 薛莘鯢哭了出來。 「嗚嗚……謝謝哥……」 隔天,辰戊請假在家收拾行李,他沒讓配偶知道自己的決心,前一天晚上只說了自己和薛 莘鯢的身世。 收完了自己的和妹妹的東西,他拖著兩個大行李箱出門,要薛莘鯢先去叫車。 拆下鑰匙給旗育,他在對方耳邊悄聲說道: 「妳該慶幸莘鯢第二次也流產,因為那可能是我的孩子……」 「什麼……!?」 對方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我把我的精液和黎賦的混在一起,拿去給莘鯢……運氣好的話,她會生出妳要的孫子, 運氣不好的話,妳就到死都不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他仰頭大笑,旗育嚇得跌坐在地上。 「你……你不是人!」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旗育的臉色讓他難得打從內心感到愉悅,這幾年來他幾乎沒笑得這麼開心過。 幸運地,兩人很快租到一間小公寓,打算慢慢安頓往後的生活。 當晚下班回家,殷黎賦回房發現東西少了一大半,邊打電話給伴侶,邊質問母親發生什麼 事。 「我要他們滾出去,他們就滾了。」 旗育輕描淡寫,他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辰戊不接電話,只傳了一條訊息。 『親愛的寶貝,謝謝你對我的好,可是我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我剩下的東西你不要就丟掉 ,改天再找個時間一起去辦離婚。謝謝你,我愛你。』 他跪在地上,久久不能言語。 「這樣正好,你可以娶個女人,媽幫你光明正大辦個風光的婚宴。」 母親的態度令他血氣衝腦。 「為什麼一定要孫子?這些都是妳搞出來的!不然小辰也不會走!」 兒子的責罵令她極度不開心。 「他們根本就不正常,兄妹亂倫,想讓你戴綠帽你知道嗎!要不是媽把他們趕走,你還會 繼續被他們騙一輩子!為什麼這麼多騙財騙色的……媽好擔心……下次媽幫你選相親對象 ,交給媽你就不用煩惱了……」 她喜孜孜地盤算。 一個月後,兄妹倆安頓得差不多,薛莘鯢也找到工作了。 「我想想,還是放棄當孕母好了……住進別人家實在需要很多勇氣和運氣……」 「是啊,妳能找到親哥哥算是很幸運了!」 兩人相視而笑。 「可是哥……你……」 「嗯……丟了老公也沒辦法呢……」 他的眼神暗了下來。 殷黎賦仍希望他回頭,電話他一律不接,訊息也只讀不回。 「可是妳不是還想生孩子嗎?那是妳的夢想吧?」 辰戊很快改變話題。 「交個男朋友就好啊,也可以達到一樣的目的,再不然去精子銀行申請囉!現在找到哥哥 了,我就不必擔心生到自己哥哥的孩子囉!」 「哈哈……」 聽見這略帶挖苦的話,曾向妹妹坦承自己錯誤的辰戊苦著臉搔搔頭。 「叮咚!」 門鈴響了,薛莘鯢興奮大叫: 「哇!慶祝我找到工作的大餐送來了!太棒了!」 「現在還不到五點,妳這麼早點餐幹嘛?」 「慢慢吃嘛~」 她小跳步跑去開門。 「裡面請!」 「裡面請?妳到底買多少?一個人拿不動嗎……哥哥來拿……」 從房間走到客廳的辰戊愣在原地,薛莘鯢身後的人不是來送餐的,而是拖著行李箱的殷黎 賦。 「莘鯢……妳……」 知道一定是妹妹暗中通風報信的他瞪著親妹妹。 「對不起嘛!黎賦哥真的對你一往情深……他一直說他會放下伯母選擇你……我想說不如 就給他一次機會……嗯?」 殷黎賦沒說話,只是一直看著一個月未見的配偶。 辰戊覺得很尷尬,盯著對方的腳和行李箱…… ──寶貝穿著他最喜歡的襪子……代表今天對他來說很重要…… 他覺得心頭暖洋洋的。 ──行李箱裝了什麼,怎麼這麼大……嗯……行李箱……? 「你、你帶行李箱做什麼……」 驚覺不妙的他抬頭問道。 「我遲遲不去相親,媽又找了一個女人住進家裡,所以我就逃出來了……小辰……你會收 留我的對吧……」 他跪下抱住辰戊的大腿。 「我……等等……你起來……!」 殷黎賦起身看著他,撫摸他的臉頰,眼裡流露出深情。 「……不對啊,媽應該又會以死相逼吧?就算你今天來住,明天還不是又會回去……」 見他嘟起嘴,配偶搖搖頭: 「我說我會定時回去繳精液,反正媽只要孫子,根本不在乎我……」 殷黎賦苦笑。 「喔……」 聽見這回答,他又開心不起來。 「我不一定要繳我的精液啊!」 殷黎賦眨眨眼,辰戊目瞪口呆: 「什麼意思……」 「到時候再想囉!或是拿煮過的回去也可以啊!哈哈哈!」 「你、你好壞……噗!」 聽見伴侶終於放下不可理喻的母親,他明白對方改變了,總算放下心中大石。 在旁邊笑得燦爛的薛莘鯢靈機一動: 「對了!哥!我還是可以幫你們生孩子啊!我可以自己養!一樣用黎賦哥的精子還有我的 卵子,我們是兄妹,所以孩子有很多基因都跟你一樣,也有你的血緣喔!」 ──可以有我們的孩子……有我的血緣…… 聞言,辰戊感動落淚。 「可是……寶貝不想要孩子……」 「我是因為我媽所以才這麼反感……剛剛聽到莘鯢的提案,我也覺得不錯……」 「那妳、妳要養好身體才行啊!」 辰戊的眼淚停不下來。 「你不用擔心,我真的很好……只是在黎賦哥家壓力太大所以一直流產吧?」 「哈哈哈!」 殷黎賦笑了。 ──為什麼只是少了一個人,同樣的事就差這麼多?以前是壓力,現在是幸福的來源…… ? 看見辰戊嘴角上揚,其他兩個人也一起笑了。殷黎賦緊緊抱住配偶,不顧他反抗吻了他。 「我去買晚餐回來,一個小時夠了吧?嘻嘻!」 薛莘鯢識趣地拎起鑰匙離開,臨走前拍拍兄夫的肩膀。 -- 不要叫我吃藥,我已放棄治療 密碼:內褲(niku) 萌(mon) 本店 詠觀天地 https://reurl.cc/kdno9L FB https://reurl.cc/Mv3z3L 一般向 分店 夫服腐婦 https://reurl.cc/pdaY8Z FB https://reurl.cc/d0QaaV ↑非一般向,BL、GL、重口味、R18等 異次元事務所FB https://reurl.cc/62KqGb 提供身心靈服務 YouTube頻道 調整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108.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6211154.A.687.html ※ 編輯: zenkix (61.231.108.21 臺灣), 08/01/2020 00:04:55 ※ 編輯: zenkix (61.231.108.21 臺灣), 08/01/2020 00:09:16 ※ 編輯: zenkix (61.231.108.21 臺灣), 08/01/2020 00:12:53
domotocat: 超歡樂 08/01 00:58
XD
roundstone: 一般的八點檔兒子都超沒用,看了很想打,好險黎賦 08/01 01:07
roundstone: 沒有,還是幸福結局,讚讚 08/01 01:07
如果沒肩膀,辰戊還在他家那麼久實在是……愛到卡慘死啊!
kyuyu: 這樣的婆婆媽媽放在八月份的三小鬼故事也好適合啊! 08/01 10:01
對,如果我再寫慢一點就可以直接變成八月份的文XD
lsryu: 抓蟲:「她一個箭步上前,甩了辰戊一巴掌。」 08/01 10:47
lsryu: 依照後面的敘述,被打的應該是妹妹? 08/01 10:48
已修改! 太感謝了太感謝了!這篇我真的常常要打A的名字,腦子裡卻想著B的名字 囧 我真的有姓名辨別障礙耶我……自己取的還會搞錯 囧
tess605605: 推k大,真的好適合三小哈哈 08/01 11:07
早知道我就寫慢一點(咦?) ※ 編輯: zenkix (61.231.108.245 臺灣), 08/02/2020 22:04:00 ※ 編輯: zenkix (36.226.100.32 臺灣), 08/06/2020 23:26:59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BB-Lov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