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作者 hasegawa0417
時間 Wed Mar 25 22:32:57 2020
人氣 推:10 噓:0 留言:12
分享給朋友
*《純屬意外》、《明知故問》、《一廂情願》續篇。 *上面這句好像會越來越長。 https://i.imgur.com/NGuqwGW.jpg
           比起那位在傳聞中,全身上下、生理心理都找不到任何缺點的檢定機長──實際相處 後也是如此──昆西還是較鍾情於負責指導他們這期機師,有著華人面孔,以及一雙漂亮 丹鳳眼的維吉爾.金機長。      維吉爾──啊,請容許他直接稱呼金機長的名諱吧──值勤時幾乎是不苟言笑,偶爾 心情看上去還不錯的時候,能在那有著優美弧度的薄唇間,聽見他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      這簡直就像是電影觀賞完,突然出現在工作人員名單之後的驚喜彩蛋,也是維吉爾在 昆西眼裡,感到如此可愛的地方。      所以某天聽見維吉爾向他開著「好好享受亂流所帶來的高空雲霄飛車」的玩笑──這 在某些機長耳裡,恐怕是個足以在評鑑上打上負評的風涼話──昆西便更能肯定,與其和 完美到眾人皆認為,將來必會進入公司高層擔任重要幹部的伊森搭檔;做事認真不馬虎、 嚴肅卻不會過於束縛,是個體貼入微、會處處為後輩著想的維吉爾,更符合他的心之所向 。      「什麼心之所向?」艾凡打了一個冷顫,「怪噁心的。」      「那是你沒有經歷過,所以不懂。」昆西一臉得意。      「不要說的好像我無血無淚,是你用詞不當好嗎?」      「哼哼,所謂心之所向呢,是指理想中的指導者。能獲得理想對象的教導,就好比成 功攀登聖母峰一樣光榮!」      昆西當然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即便是有,看著維吉爾左手無名指上的銀戒,良心 也不允許他將愛慕之情表露出來。      但若說不好奇維吉爾的伴侶是誰,絕對是騙人的。      那個人長得如何?性格配的上溫柔的維吉爾嗎?會是beta還是omega……等等,他是 alpha,卻對維吉爾特別鍾情,所以對象是alpha也不無可能。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昆西也曾數次試圖以戀愛話題來旁敲側擊,然而不知為何,維 吉爾總能成功迴避他所提出的疑問──比方說,當戀人與家人同時掉進海裡,他會選擇先 救哪一個?      至於維吉爾的回覆,若不是饒有興味地反問,要不就是回以意料之外的答案,讓他整 個人措手不及。      搞不好實際上,根本就沒有「維吉爾的伴侶」這號人物也說不定。在被成功迴避無數 次之後,昆西扁了扁嘴,感到氣餒地下了這般結論。      「那麼維吉爾的回答是?」艾凡問。      「什麼回答?」      「你那個蠢到有剩的二選一提問。」      「噢,維吉爾最後是回答會先救家人。」昆西露出了「你這不懂我男神的蠢人」的鄙 視表情,讓艾凡差點將手中的厚板文件夾砸了出去。「因為他說,他的伴侶會游泳!」      「…………喔。」      噢,只能說維吉爾真是可愛過頭了。      要不是維吉爾是他的前輩,年紀也大他個五歲,不然昆西真想上前,利用身高優勢來 把他攬進懷裡,用力揉亂那蓬鬆柔軟的烏黑髮絲。      但這樣維吉爾肯定會不開心的,所以他還是乖乖地退到後方,與和自己有著同樣想法 的機師們,在背地裡默默地成立了金機長粉絲後援會,還擔任引以為傲的會長一職。      「這麼死心塌地?」艾凡挑了挑眉,「可謂天底下所有粉絲之典範啊你。」      「過獎了。」昆西索性把他的調侃當作讚美了,「這可是最剛好的距離,我是不會越 過會引起事端的那條線的。」      「確定?」      「貨真價實,千真萬確。」              1/      今天是昆西順利升上副駕駛後,第一次值勤長達二十四小時的航班;但比起首次長途 所帶來的挑戰與興奮,他更開心簽派室那裡,有聽進自己希望繼續接受維吉爾指導的需求 。      於是自簽派員艾凡手裡接過航班文件後,他開心地幾乎要在原地手舞足蹈,是一聲乾 咳──昆西覺得艾凡在某些時候,總是過於囉嗦了──他這才尷尬地笑了笑,低頭專注在 手中的資料上。      依照規定,這類長途航班需要另外一組機師,以輪流值勤的方式,防止過勞駕駛的情 形發生──不過另一組的駕駛,倒讓昆西大感意外。      畢竟全公司、包含外籍機師,大約有兩千名左右的駕駛員;因此能夠在短時間內碰上 同一名機師,除非是所謂不可抗力的莫非定律,否則相對來說也不大容易。      於是乎,在見到前陣子才為他進行升職考核的伊森,昆西不免滿頭問號,半晌才回過 神來,認真聽取行前簡報。      依照駕駛職階,身為檢定機長的伊森,在他們四位機師稍稍討論過後,便毫無異議地 、由他來擔任此航班的最高負責人。      這個位子一向不是什麼好差事,要是機上發生各種疑難雜症,身為負責人,就得做出 盡可能不會引起爭議,甚至需要我方退讓的最終裁決。      再加上正值旅遊旺季,無論短程還是長途航班,幾乎都是客滿的狀態,忽然之間要管 理數百名乘客的飛行安全與秩序,其中所產生的壓力,想必也不是平凡人等可以體會。      走在前往停機坪的路上,望著正和自己的搭檔相談甚歡,態度極為從容的伊森──可 想而知,他早就習慣客滿航班所帶來的壓力。於是想到總有一天,也要應對機上滿滿、形 形色色的人頭,昆西便忍不住沉下臉,感覺胃裡一陣翻攪。      似乎是明白他的畏怯,一個輕拍肩膀的舉動,讓他在霎那間轉移注意力,隨即冷靜下 來。      昆西愣愣地看著越過自己,走在正前方,好似始終無所畏懼的教學機長。      望著那總是讓他安心不少的身影,如果情況允許,昆西很想立刻停下腳步,在眾目睽 睽之下,嘶聲力竭地吼著──「金機長,我愛您!」      不過即便天時地利人和,他也沒有這份大聲告白的勇氣。這種羞恥至極的行為,還是 在腦內默默合成就好;至少這麼做,還不至於賠上他努力了將近三年,好不容易獲得的三 條金槓。      忽然之間,昆西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哆嗦。      他頓時滿腹困惑,但來回左顧右盼,卻沒能找出令他本能地、想要閃避的刺人視線從 何而來。      看著後方等候通關、正有說有笑的的空服員們,以及四周滿滿準備出國的人潮,昆西 不明究理,明明一切都與平日值勤沒什麼不同。      接著將目光拉回,發現伊森在他無心注意的時候,便一手親暱地搭上了維吉爾的肩膀 ──就像他一直都想對維吉爾做的那樣──低頭不知道與維吉爾聊了什麼。      他望著維吉爾極不耐煩地瞪了伊森一眼,卻沒有任何有意擺脫的動作,任由伊森繼續 滿臉笑容,將臂彎搭在自己的肩上。      昆西不禁再次感到困惑──原來他們兩位是好朋友嗎?      畢竟他從沒自維吉爾那裡,聽到任何關於伊森的隻字片語。因此昆西很早以前便認定 ,他們就如公司內絕大多數的機師,即便有機會成為搭檔,彼此間的交情也不過是點頭之 交。      正在思考自己平時與維吉爾的相處裡,是不是遺漏了什麼時,他又發現伊森那攬著維 吉爾的左手手指上,有個銀色的小東西,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昆西瞇起雙眼,但還來不及確認那是何物,伊森便收回了手,繼續領著所有機組成員 ,帥氣十足地率先通過前往機上的空橋。      是結婚戒指吧?昆西猜想──嗯,不過那也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      伊森即便身在alpha群裡,也是特別出眾的存在,隨便一個舉手投足,也能吸引到所 有人滿是仰慕的目光。因此,若說他私底下沒有任何一名伴侶──無論是哪種性別──或 許才是真正讓人匪夷所思的無解之題。      就在他還在思索,可以從哪裡探究出伊森是否為已婚人士時,與其搭檔的副機師便朝 他而來。昆西知道他們兩人該執行副駕駛的職責,下去繞行飛機一周,檢查外部有無任何 異常狀況。             2/      「那個……可以向您問個比較私人的問題嗎?」      自駕駛艙的擋風玻璃望出去,由於正處新月,即便萬里晴空,昆西也僅能見到一片偶 有星星閃爍的漆黑。      算一算,他們已在這條航線上,巡航了將近八個鐘頭。在這段期間內,他們除了監控 自動駕駛、確認各項設定有無問題,以及和剛轉交完成的塔台進行聯繫,其餘時間便是斷 斷續續地聊著天,聊著彼此身邊與飛航無關的瑣碎軼事。      唯一會讓人感到新奇的是,率先開口的,往往是昆西所敬愛的金機長──這點也讓昆 西的心臟,時常受到名為可愛的爆擊。      他第一次與維吉爾搭檔時,完全沒有想到、飛行時總是不苟言笑的維吉爾,其實相當 耐不住駕駛艙裡,籠罩著因為互相認識、卻沒人願意主動開口的尷尬靜默。      不過實際原因,昆西明白,問題其實是出在自己身上。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並不健談,何況面對的還是長期指導他的教學機長,那麼不 如閉上嘴巴──他可無法接受因為一時的不善言辭,冒犯了這輩子最最喜愛的前輩。      他總是特別注重一間公司裡的上下關係,認為在一個滿是性別刻板印象的社會裡,這 般重視有其必要;然而他的重視,卻經常招致週遭人們的取笑,笑他就像是名死板的軍人 ──也是啦,可能與他是空軍出身有關。      但在不時譏笑他的人群裡頭,唯獨維吉爾,不會隨著眾人起舞。      維吉爾說他不懂笑點在哪,不過尊重一個人的意志,則是他與他人相處的基本原則。      思及此,昆西才慢了一拍地意識到,每到機上的餐食時間,維吉爾之所以會選擇先行 用餐,不是因為他身為機長,而是希望昆西不要因為他還沒進食,進而狼吞虎嚥、搞得差 點把自己噎死。      這讓昆西真心不懂,這麼溫柔且善解人意的機長先生,為何背後的仰慕者,會大大少 於人見人愛的伊森.漢德爾?      還有如果維吉爾真的沒有伴侶,手上的銀戒只是個幌子,那麼他想,他會非常樂意就 手刀衝刺動作,把親愛的教學機長迅速捧進手心。      「昆西?」      聽見維吉爾滿是疑惑的呼喚,昆西這才回過神來。他發覺自己居然放著問題,便直接 陷入回憶裡頭,不禁困窘無比地撓了撓後腦。      「抱、抱歉,我不小心走神了。」昆西趕緊道歉,「如果……這個問題讓您感到不舒 服的話,您可以拒絕回答,我不會介意的。」      「沒關係。這樣要問不問的,我反而覺得渾身不太對勁。」維吉爾聳了聳肩,「隨你 問吧。」      聽聞維吉爾毫無猶豫的允諾,昆西不免欣喜,但仍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囁囁嚅嚅了起 來。      「就是──每次看到您手上的戒指,就有點好奇……您是不是已經結婚了?」      「噢,這個嗎?」      維吉爾隨疑惑而來的平淡反應,完全出乎昆西的意料之外。看著他那不以為然的態度 ,昆西忍不住猜想,這問題果然還是太過冒犯了吧?      昆西邊不知該如何是好,邊看著維吉爾伸出左手,凝視了無名指上的銀戒好一會兒, 才緩緩地繼續說道:「是還沒結婚。」      「咦?」昆西愕然,「那戒指……?」      「戒指是我們開始交往的那一天,他所送給我的。」      ──「他」嗎?      昆西愣了愣,所以維吉爾的另一半真有其人,還是一名男性?      「這故事說來話長。簡單來說,我們交往很久了,之間因為家庭背景,還有價值觀發 生了很多問題,也曾經分開好一陣子,我甚至還把這個戒指還給他,想說如果問題沒有解 決,希望他能就此忘了我。」      「咦……?」      「這個舉動很笨吧?在一起那麼久了,怎麼可能說忘就忘,腦袋又不是手機記憶卡, 隨時想刪就刪。」      看著維吉爾不曾像現在這樣,對這只戒指的故事侃侃而談,昆西不免感到萬分欽羨─ ─要是當事人也在現場,肯定會因為維吉爾一甩平日的面無表情,難得露出的柔和笑靨, 而感到心動不已。      可惜憑藉著這樣的內容,並無法得知對方的第二性別,但看著維吉爾微笑訴說的模樣 ,看來無論是否為alpha還是omega,都沒那麼重要了。      「那麼後來是復合了嗎?」昆西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      「對,也拜此所賜,我終於了解這輩子是非他不可了。」      「噢……」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那麼一點好笑。」維吉爾的嘴角再度一揚,「你能想像兩個 男人最後抱在一起,哭成一團的畫面嗎?那要是被人看到,八成會立刻變成在網路上瘋傳 的梗圖之一吧。」      「並不會好笑。」昆西用力地搖搖頭,斬釘截鐵地回答。「相愛的兩人願意擁抱並包 容彼此的缺失,我認為是件非常浪漫的一件事情。」      「真的?」      昆西其實非常高興,開心於維吉爾願意親口跟他訴說這段往事,也順道讓自己死了想 手刀追人的這條心。      因為望著維吉爾難得滿溢幸福的笑容,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這份能耐,可以守護這個 笑顏一輩子──但維吉爾的伴侶,絕對可以。      因為維吉爾這時所展露的笑顏,都是昆西素未謀面的「他」所帶來的;昆西甚至能從 維吉爾平靜的語調裡,聽見他對另一半,滿是令人稱羨的信任與愛意。      ──唉。      要是能比那個「他」,再早個幾年遇見維吉爾就好了。      「……既然如此,你們還不打算結婚嗎?」      「當然有。」維吉爾嘆了一口氣,「只是我發現他還沒準備好,所以我希望能再工作 一陣子,等雙方都下定決心之後再決定。」      「咦?」      「結婚不是兒戲,也不單單是兩人之間的事情,有太多事情需要考量,畢竟將來可能 還會迎接新的生命。」      「所以你們有計劃要生──生小……孩……?」      「怎麼了嗎?」      昆西頓時語塞,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才戰戰兢兢地繼續說道。      「呃──抱歉,請當我什麼也沒問。等、等兩人準備好的想法很好,我只是想這麼說 而已……」      看著昆西羞愧地伸出手,拼命地抹了抹瞬間漲紅的臉頰,維吉爾忍不住笑了出來:「 有小孩又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你是在害臊什麼啊?」      「呃……不、不是因為小孩……」      「不然是?」      ──是因為我的腦子剛不由自主地合成了您挺著肚子,還有引人遐想、些微明顯的乳 房,以及穿著孕裝的美好身影!      啊啊!不行!這要是說出口,昆西有預感維吉爾的伴侶會隨即出現在他的身後,想要 將他用力掐死──      「兩位辛苦了。該換班囉。」      忽然間,駕駛艙的艙門毫無預警地開啟,只見伊森探出頭來,英俊的臉上堆滿笑容, 向裡頭的兩位機師貼心提醒。      「好。」「噢──喔喔喔!該、該換班了!」      昆西暗暗地鬆了一口氣,邊大力感謝伊森的即刻救援;接著迅速站起身、往旁一站, 讓維吉爾先行通過狹窄的走道。      看著維吉爾與伊森擦肩而過,他這才邁開步伐,向伊森點了點頭:「那麼接下來就麻 煩漢德爾機長……」      「昆西。」      「哎?是?」      「你是不是還沒向塔台提出等等的繞行計劃?」      「咦……咦咦!?非常抱歉!」望著伊森手中的飛行日誌,他該進行的部份偏偏遺漏 了最後一項,昆西便感覺頭皮倏地發麻。「我、我這就立刻與塔台聯繫!」      「沒關係,你去休息吧。」      「咦?可以嗎?」      伊森朝他露出了宛若冬陽的和煦微笑,但昆西卻不知為何,腳底竄起了一陣宛若被電 擊似地刺癢,一路直衝頭頂,還感覺四周的溫度似乎低了幾度──該不會是空調出了什麼 問題吧?      「我只是確認一下而已,不要緊。」伊森依舊笑著,邊收起飛行日誌。「接下來讓班 奈特去聯絡就好。」      「……好、好的,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沒什麼。如果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做好所有事項,下次在交接前,可以多花點時間注 意一下。」      「好,我知道了……」      一離開駕駛艙,昆西便不住腿軟,差點就要在另一名副駕駛的面前倒了下來。他尷尬 地向滿臉困惑的機師笑了笑,隨後拖著沉重無比的腳步,緩緩地踏上隱藏在商務艙上方的 休息室。      他剛一度以為,自己會死在伊森的笑容底下──明明伊森既沒有責罵、也沒有面露不 悅,但昆西憑藉著身為alpha的危機雷達,肯定方才若沒有率先向伊森道歉,他就不會像 現在這樣,全身完好如初地走出駕駛艙。      就在他還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哪裡沒做好,惹毛了脾氣極好的伊森時,一進到休息室, 望見坐在床緣、正準備就寢的維吉爾,忽地一愣。      「那個……維吉爾,您會冷嗎?」      他眨了眨閃爍著疑惑光芒的雙眸,指了指維吉爾拿在手中,與毛毯交疊一起、欲一同 蓋上的制服外套。      見狀,維吉爾的視線也跟著落在手裡的西裝外套,接著聳聳肩膀,淡然回道:「不要 緊,這樣就可以了。」      「噢。」昆西感覺這畫面不太對勁,但又說不上來。「那麼……晚安,維吉爾。」      「晚安,昆西。」      直到床簾隨著維吉爾一個揚手,刷地一聲拉起,昆西這才茅塞頓開。      如果他沒有看錯,維吉爾剛拿在手中的機師外套,衣袖上頭的四條金槓,似乎隱約可 見精緻的金穗花紋。      那是他們所屬的航空公司,特別在擁有四條金槓的機長階級,另外刻意繡上的辨認方 式。至於昆西所見,則代表此制服的主人並非一般的機長,是擁有數千小時的累積飛行時 數,飛航經驗豐富到可以考核其他機師──位於機師最高階級的檢定機長。      ──呃?      所以說維吉爾的手裡,怎麼會有漢德爾機長的外套?      昆西百思不得其解,但眼見珍貴的休息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只好說服自己,可能是 伊森不小心把外套丟在那張床舖上,而維吉爾又懶得麻煩空服員,便順手拿來保暖罷了。      不然就他的認知,維吉爾不是會在沒有獲得允許的情況底下,隨便碰觸他人物品的無 禮傢伙。      且依照他在出發前所觀察到、維吉爾與伊森之間友好的互動,也許是維吉爾認為即便 如此,也不會受到對方責備。      結果這反而讓昆西更加無法理解,不懂為何維吉爾不曾提及伊森的存在──明明兩人 感情好到這種地步,有這麼要好的朋友卻隻字未提,實在太過奇怪。      但回想著他倆勾肩搭背的模樣,昆西也不禁期盼自己總有一天,也能和伊森一樣,可 以與維吉爾自然而然、毫無隔閡地,聊著無關緊要的日常話題。             3/      現在昆西非常篤定,自己一定在某個完全不知情的時間點,引起了伊森.漢德爾機長 的注意。      他已經連續兩個多月,班表裡有高達四成左右的航班,都是與伊森搭檔值班。      他無法斷定這算是好事還是壞事,畢竟在共同值班的途中,只要有把份內的事情做好 ,伊森並不會像那些老屁股機長,刻意從雞蛋裡挑骨頭。      而且伊森也完全不吝於教導他,讓他都快忘記原先指導自己的教學機長,是已一段時 日未見的維吉爾。      「今天又是與伊森搭檔,看來他挺照顧你的喔。」      「是嗎?」      艾凡兩眼饒有興味地,瞇成一對美麗的黑色月牙──昆西不禁倒抽了一口氣,艾凡的 眼睛就是有股說不上來的特別魔力──笑著打趣地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艾凡將他的執照遞回,「這是你這個月,第五次與伊森搭檔 了吧?」      「唉。」昆西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忍不住低聲嘟噥。「明明……就有特別交代,希望 能繼續接受維吉爾的指導的說。」      「你說什麼?」      「不,沒事。」昆西接過自己的執照,無奈地搖了搖頭。「謝謝,那麼今天的航班資 訊……」      「在這裡。」      見昆西無意回答,艾凡便索性乾脆俐落地,將接下來的飛航文件交予他。接著向身後 前來交接的同事打聲招呼,便移動到一旁空著的櫃檯,一手撐著下巴,盯著正頷著首、仔 細讀著手中資料的機師。      艾凡還蠻喜歡看著昆西認真工作的模樣,心忖昆西只要不說話,肯定可以與伊森並列 公司的十大帥氣機師之一。      「……欸,昆西。」      「嗯?」      「你讓我想起了一件,很久以前發生過的事情。」      「什麼事情?」      昆西沒有抬頭看向提問人,漫不經心地回道。他正努力搶在伊森到來之前,將今次的 航班資訊輸入腦裡──身為機師,就算等等上機之後不是主飛者,也必須對接下來可能發 生的飛航狀況瞭如指掌。      又即便,他隱隱察覺到伊森似乎不是那麼喜歡他,但身為副駕駛,為了身後的乘客與 機組人員,更不該把私人恩怨置於眾人的安全之前。      只是會讓他這般不以為然,還有一部份、是因為艾凡要是以回憶做為起頭,通常不會 是什麼值得參考的無意義內容。      「那時的伊森還是教學機長,但大家都知道,只要是有著一定年資的機師,上頭都會 默許他們自己選擇屬意的飛行搭檔。」艾凡微笑說著,邊分神望著因為機場離峰時段,因 此沒有太多機師前來報到的簽派室大門。「不過即便這樣,我在這個位子做那麼久了,一 路看著伊森從二副升上機長,也從沒見過他使用這項特權。」      「……真的?」昆西頓了頓,這才將視線轉向艾凡。      「伊森的脾氣眾所皆知,他對誰都好,跟誰都能相處融洽,所以根本就沒有使用特權 的必要。」      如果被強迫接受指導,是伊森表達親切的方式之一──昆西欲哭無淚地心忖。      「不過……」      「不過?」      艾凡盡力撐起身子,朝昆西的方向湊近了些,並壓低了音量:「不過後來某天,不知 道他是不是吃錯藥,他居然開始利用特權來安排副手,而目標……就是目前指導你的金機 長。」      「咦?」      「金機長就跟你現在的處境非常相似,但也拜他不同於外表的少根筋所賜,他是直到 拿到最後一條金線的時候,才發覺事情不太對勁。」      「那……」唔,少根筋的維吉爾也很可愛。「那知道伊森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嗎 ?」      「誰知呢。我只記得後來沒多久,他們兩人的班表便恢復正常了。」言訖,艾凡便雙 手抱胸,挑了挑眉。「搞不好,是覺得金機長從頭到尾都很有趣吧?」      「很有趣?」      「你想想,金機長無論是公司少見的亞裔臉孔,還是一板一眼的工作態度,都很難不 引起他人的注意,甚至是想要特別『關心』一下……不過是說金機長也沒有那麼死板了, 這麼多年下來,他已經比以前還要平易近人許多。」      「這樣嗎?」      由此可知,昆西完全沒將艾凡對維吉爾的稱讚聽進耳裡,逕自陷入了一段沉思。      「這只是我個人猜測啦,隨便腦補一下,你認真就輸了喔。」      「但是……維吉爾教我教那麼久了,卻從來沒跟我說過,任何與伊森有關的事情。」      「咦?」      「他們兩人的相處看上去是那麼融洽,但對一名這麼親近的人物始終沒有提及,怎麼 想都非常奇怪吧?」      「啊?」      所以從未提起的原因,會不會是伊森才不是什麼知己友人,而是一段不堪其擾的孽緣 ?      艾凡所猜測的「關心」──也就是所謂的職場霸凌,無論身處在何種規模的公司裡頭 ,都不算是極為罕見的社會現象。      這讓他再度好奇,在艾凡道出的那段期間裡,維吉爾與伊森之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事情?      要真的是職場霸凌──那麼不管動手的是誰、官威多大,他都不會放任這種事情,在 維吉爾的身上繼續發生!      「早啊,兩位。」      「噢,早安,漢德爾機長。」      見伊森依舊掛著已成個人招牌的親切笑容,朝他們兩人的方向邁步走來,昆西便不同 於一旁笑著回應招呼的艾凡,板起臉,迅速提起戒備。      且隨著伊森的接近,昆西也漸漸聞到,一股明顯不屬於他的費洛蒙香氣。      身為alpha,昆西知道伊森的香氣,是極為自然清香的梔子花;也知道身為omega的艾 凡,是濃烈卻不甜膩、極為好聞的含笑香氣──自然也會知道,維吉爾身上的是瀰漫著春 天氣息,清新脫俗的泥地之香。      而此時縈繞在伊森身側的香氣,就彷若是在春日裡、剛自寒冬解凍的春泥上頭,朵朵 盛開的梔子花。      晴天霹靂!      為什麼伊森身上,會有維吉爾的費洛蒙味道!?      「請問……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見昆西面無表情、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自己,伊森便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龐,一頭 霧水地問道。      ──這不可能是剛好擦身而過沾染上的。因為維吉爾是beta,氣味本來就不明顯,除 非是兩人近距離、且長時間地靠在一起,否則不可能明顯到這種地步。      「呃……昆西?」      見昆西毫無反應,艾凡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老實說,他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世上會有這麼完美的人;他不相信伊森的脾氣 ,有平和到完全不會生氣。      所以會不會是這傢伙想要藉由欺負維吉爾,消弭平日忍在肚裡的不滿與委屈?甚至是 握有維吉爾的把柄、不讓他逃脫,並做出了許多人神共憤的事情?      「那個……艾凡,是不是要叫醫護人員來看一下?」      「我也這麼覺得。」      ──然而他現在剛好有勤務在身,如果貿然跑去確認維吉爾此時此刻的安危,絕對會 趕不上待會兒的航班,何況大半夜的,要上哪找可以頂替他的人手?      「昆西?你還好嗎?」      「漢德爾機長,我已經通知醫護人員了。」      ──那麼要逾矩一問嗎?質問伊森到底和維吉爾是什麼關係?      但他卻對這個決定有些怯步,因為就算問出個所以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插手的 資格。畢竟相對來說,他在這兩人的眼裡,不過就是還沒有辦法、成為獨當一面之機師的 菜鳥。      「昆西,你的臉色有點蒼白,要不要先坐下來休息一下?」      ──但他還是想釐清,釐清維吉爾與伊森究竟是什麼關係!      「昆西?」      ──那要直接質問嗎?      「漢德爾機長,您等一下……」      ──是男人就問吧!昆西.沃伊切霍夫斯基!      就在昆西下定決心、猛地抬起頭的同時,視野卻莫名其妙地隨即一暗。      他最後只聽見了伊森不再如同印象中的從容,而是極為驚惶、不斷呼喊著他的名字, 直至他完全失去意識為止。             4/      昆西絕對不會承認的──當他自艾凡那裡,得知自己昏倒的當下,立刻將他整個人攔 腰抱起,毫無困難地抱上醫護人員推來的擔架──這樣的伊森究竟有多麼帥氣。      更不會承認光是想像那近在咫尺、精緻並帶有迷人英氣的臉龐,有多麼讓人懷疑自己 是否心律不整,心跳加速。      ──且慢!      他可是鋼鐵般的維吉爾鐵粉!才不會因為伊森這般暖心的舉動,而瞬間朝漢德爾機長 粉絲後援會倒戈!絕對不會!      然而躺在病床上,見到伊森擔憂不已、卻又害怕打擾他休息,進退兩難的困擾模樣, 昆西還是頭一次這麼厭惡自己──那容易只要別人對他好,便會死心塌地的壞毛病。      ──嗚嗚嗚,為什麼來看他的人不是維吉爾啊……      「你還好嗎?昆西。」      似乎是聽見了他的內心哭喊,隨後便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忽地出現在伊森身側,臉 上寫滿擔心二字的低聲關心。      看著維吉爾身著熟悉的機師制服,還有些凌亂的烏黑髮絲──想必是剛下飛機吧── 昆西頓時感動地有點想哭。      然而,隨著維吉爾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他也聞到了一股不屬於對方,淡淡清新的梔 子花香。      ──真的假的?      他感覺腦袋一片空白。      「…………看來我不是做機師的料吧?」      不知過了多久,昆西便無可奈何地嘴角一扯,滿是苦澀。      因為一個極度想要確認,卻又沒能把握能夠接受的事實,而把自己逼到忘了呼吸,甚 至還因此昏倒──這沒讓他成為機師間的笑柄,才真的是老天保佑。      不過這也殘酷地顯示出,他的抗壓心態之不足。在這極需要冷靜、清晰地應對各種突 發狀況的職場裡,他的表現,恐怕讓他即便再努力個十年,也無法順利當上一直以來夢寐 以求,肩章上有著四條金線的民航機長。      「……如果只是突發狀況,那倒不至於,畢竟也不在飛航途中。」維吉爾稍稍瞥了伊 森一眼,但目光很快便拉了回來。「你一定有很多話想說的吧?」      不過昆西的視線,方才隨著維吉爾的轉移,便一直停留在斂起笑容的伊森身上。      他終於看清了伊森垂在身側的左手上,那天沒能辨別的銀色小物是什麼。      「我……」他有些不知所措,「……我真的可以說嗎?」      「嗯。」      「我──一直都很喜歡維吉爾機長!」      昆西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氣。      「我真的很高興能夠成為您的指導對象!您的體貼與溫柔,總是毫無理由地吸引著我 !讓我甚至考慮要是您沒有伴侶的話,就要手刀將您拉進懷裡!」      面對昆西突如其來的大聲告白,維吉爾不禁一愣。      「……不過……在您說您有個交往多年的伴侶,而且在訴說的時候,臉上那洋溢著幸 福的表情,我就決定──還是當個單純的後輩就好了……。」      昆西說著說著,音量也逐漸轉小,讓他整個人不再爽朗,變得怯弱,好似不堪一擊。      他邊吸著鼻子,感覺胸口異常疼痛。      「……抱歉,漢德爾機長,我居然對您的伴侶抱有非分之想……真的、真的──非常 非常非常的抱歉。」      突然被昆西點名,伊森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躊躇了好一會兒,接著拍了拍維吉爾的 肩膀,轉身離開病房。      維吉爾靜靜地看著昆西顫抖不已的雙手,緊抓著被單;良久,才緩緩地吐了一口氣。      「不要緊,慢慢說吧。現在這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維吉爾;還有你,昆西。 就這樣。」      昆西抿緊雙唇,沒有發覺自己兩眼不爭氣地噙著淚水,點頭如搗蒜。      「……我喜歡你,維吉爾。」他說,「從給你指導的那一天開始,就一直都很喜歡你 。」      聞言,維吉爾唇角微彎,揚起一個滿是無奈的弧度。      「謝謝你。但很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嗯,我知道……」      昆西再次點了點頭。      「所以我真心覺得能夠喜歡上這麼溫柔的你,有種……不枉此生的感覺。」他哽咽著 ,「不對……應該是說,在面對這麼魯莽的我,卻依舊溫柔包容的你與伊森,能認識你們 ,是我此生最最幸運的一件事了。」      「你過於誇大了,我們都只是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      「才沒有這回事。你們都很好……都沒有責怪將你們之間的關係,不可理喻地無限延 伸的我。」      「那是無可厚非的。」維吉爾語調欣慰地說著,「畢竟我們也從沒將我們之間的關係 ,明確地告知過你。」      「……謝謝你們。」      「別哭了,又不是見到什麼神蹟降臨,這麼感動?」      「不,我真的在考慮要把你們的照片放大成掛畫,放在客廳的牆面上……」      「……噗。我在這裡誠摯地拜託你,千萬不要。」      「不行嗎?」      「那也太詭異了,有誰會把喜歡的人與他的伴侶,放大成掛畫,還當成居家擺飾啊? 」      「咦?我以為這是個不錯的主意的說……」      昆西終於重拾那總是燦爛如艷陽的笑容,破涕為笑。             5/      後來,公司為了拓展短程航線業務,沒多久,便將部份本國籍的機師,調至支援新成 立的子公司。其中也不乏提出,若是願意繼續留在子公司,薪資及員工福利絕對比擬主公 司的待遇──等等,諸如此類的優渥條件。      由於本來就是調派名單之一,再加上薪資不受影響,昆西便理所當然地留在子公司, 並成為夢想中、其中一組機隊的主飛機師之一。      然而,即便成天忙碌地飛來飛去,他仍不忘與維吉爾保持聯繫。畢竟那是指導他好長 一段時日的教學機長,也是他目前最為重要的親朋好友。      「你不怕你這麼頻繁的聯絡,會引起伊森的不悅嗎?」      同被調派至子公司的艾凡,一如往常地將航班資訊交給昆西,便習慣性地移動到一旁 空著的櫃檯,看著昆西開始詳讀手中的文件。      「還好吧?」昆西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對了……你還記得嗎?我跟維吉爾告白的 那天。」      「記得啊。」      「真假?我還以為你忘記了欸。」      「那你問個屁?」艾凡一手撐著下巴,嘆了一口氣。「誰知道你這麼不爭氣,早知道 就不要跟你講那些有的沒的,看看你暈倒,對我造成多大的心理陰影面積?」      「那我來幫你秀秀──」      「嘖!走開!」      艾凡毫不客氣地拍開準備撫上額頭的掌心,隨後便見昆西露出了像隻被主人拋棄的小 狗表情。      他忍不住再次喟然:「算了,不跟你計較……所以呢?」      「所以──你知道嗎?那天我要告白時,伊森沒有多說就離開病房,讓我可以好好地 跟維吉爾單獨告白。」昆西收回了手,「這讓我深刻地意識到什麼叫做天作之合,相信任 誰見了都會好生羨慕。」      「天作之合?」      「嗯。」他笑了笑,「我知道伊森不希望我再次受到觀念束縛,他也明白再這樣下去 一定會沒完沒了,所以離開是為了給我與維吉爾,一個平起平坐的機會。」      「噢。」      就艾凡對伊森的認識,這的確會是這位人人眼中、完美無缺的機長,會做出的抉擇。      要是因為伊森無論何時都是那麼親切近人,因而小看他的話,可是會吃不完兜著走的 。      「簡而言之,我相信這種氣度,不是誰都學得來的。」昆西將手中的文件放在檯面, 接著將背部倚在櫃台邊緣,微微後仰,灰藍色的眼睛則因此倒映著,身旁這位多年好友的 身影。「把這麼溫柔的兩人拆散什麼的,感覺會遭到天打雷劈啊。」      「你有這種氣度也不容易啊。」艾凡補充道,「你明明有很多機會可以乘虛而入,但 天底下大概也只有你,會誠心誠意地在最後一刻,選擇成為守護他們戀情的後盾。」      「沒辦法,因為他們真的是好人啊。」      看著那不同於印象中的alpha,滿是傻里傻氣的無邪笑容,艾凡也忍不住唇角微勾, 雙眼瞇成始終如一的漂亮弧度。      也讓昆西始終移不開視線。      「艾凡,我可以問你一個……我一直都想問的問題嗎?」      「什麼問題?」      「在我休養的那段期間,為什麼你願意天天不厭其煩地跑來看我?」      「因為你只有我這個朋友。」艾凡理直氣壯地回道,「而且還能取笑你那狼狽至極的 模樣,調冶身心,何樂而不為?」      「但你也沒有真的來取笑我啊。」      「看你那麼落魄,就大發慈悲的放過你了。」      「那你……又為什麼會自願留在子公司這裡的簽派室?」昆西的語調有些開心,眼波 流轉著滿滿的好奇。「你們簽派員也跟機師一樣,只要自願,就可以獲得跟過去一樣的薪 資嗎?」      「不是說好一個問題嗎?」艾凡有些不悅,但還是繼續回答。「我們簽派員才不像你 們,總是可以獲得特殊優待,別忘了我們不過是一間航空公司裡頭,最最基層的苦力。」      「好吧,這不是什麼好問題,抱歉……」      「還有誰叫有一隻笨狗,剛得知自己被調派到子公司的時候,三不五時就跑來找我訴 苦,結果怎知,現在過得還挺滋潤的嘛。」      看著艾凡毫無自覺地扁著雙唇,昆西便再也忍不住笑意,豪爽地笑出聲來。      「笑屁笑?不准笑!」      「好好好,那還真是謝謝你喔。」      「知道就好,大人我就好心跟你說聲不用客氣。」      「那你還願意多陪陪這隻笨狗一點時間嗎?」      「你不覺得你的問題越來越多了嗎?」艾凡瞪了他一眼,「陪多久?說來聽聽。」      「真的可以?」      「你知道我不喜歡重複同樣的回答。」      聽著昆西的語調忽地變得誠懇,艾凡便隨意地擺了擺手,反倒沒當一回事;他早就習 慣昆西老是在不重要的地方,莫名其妙地擺起正經來。      「一輩子。」      看吧,但說出來的內容都還是不太正經──咦?      「艾凡,你願意陪我一輩子嗎?」      「……蛤?」      「我記得你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伴侶了吧?而且現在還寄居在朋友家裡。總之我可以 免費提供你吃住,也可以在你發情期的時候提供協助……啊!你更可以放心,我會記得戴 套。」      「等等──」      「你想想看,這樣你就不用老是靠著抑制劑、硬著頭皮來上班了,怎麼樣?這應該比 公司提出的條件,還要優渥吧?」      艾凡一臉訝異地看著昆西,下巴暫時還闔不起來。      「這……怎麼跟公司比啊?你當你是哪家公司的大老闆嗎?」他隨即沒好氣地大罵, 「還有你知道我是年屆三十的大叔嗎?照理來說,你應該要叫我一聲艾凡大哥?」      「但是艾凡大哥,我只知道喜不喜歡對方才是最重要的。」      「……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嗎?」      「時間?不過就快中午了,怎麼了嗎?」      ──現在正是機場最為繁忙的時段!快看看你身後那群排隊等待領取簽派資料,但為 了八卦而豎直耳朵的機師們!      「…………我忽然覺得當時伊森會選擇先離開,不是因為他在乎你的感受,而是因為 有個前所未見,不懂閱讀空氣的笨蛋,讓他像是碰上外星人般地不知如何應對。」      「所以你是覺得陪外星人一輩子太多了嗎?不然少一點,再陪個六十三年又五個月吧 ?」      「不是那個問題!」      還有六十三年又五個月──這麼精確的數字是打哪來的!?      「不然是什麼問題?」      看著昆西一臉期待地等候答覆,艾凡只能抬起雙手,掩住臉龐。      但並非是因為感到難堪,而是要試圖遮掩臉頰上逐漸泛起的緋紅。      在昆西不知該說是敏銳還是愚蠢的告白下,艾凡不得不正視、其實無論是探病還是調 派,都是自己無法放下他獨自一人,待在全然陌生的環境裡頭。      因為昆西太過笨拙了──還好遇事會無法控制呼吸,只是偶然發生的單一狀況。      「唉……等你回來後再說吧。」      「好,那請務必乖乖等我回來喔。」      「什麼乖乖的,我不就只能待在簽派室這裡嗎?」      「說得也是!」      ──去你的說得也是!      艾凡差點就要翻了白眼──他這下更能體會,當時被這毫無邏輯可言的陽光炸彈,炸 得昏天黑地的那對模範機師之心情了。                end. -- 艾凡:小笨狗!你害我好丟臉! 原本想找機會放這句的,不過後面塞了滿滿的糖就沒地方放了。 總之就是個很傻白甜的西皮,希望主線(?)那裡寫完,能再寫一下這對的日常生活。 或是昆西沒有發現伊森就在身後,然後他非常火大的日常。(?) 標題的原始構圖有死魚眼艾凡,特此補足一下。 https://i.imgur.com/sn6U8TA.jpg
老樣子,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3.216.2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5146779.A.32A.html
zooarmy: 會寫文又會畫圖,太厲害了!03/25 23:29
過獎過獎,但我不會畫背景所以(ry
Sulliis: 旁人視角也好可愛,伊森是早就發現昆西的企圖了嗎XD03/26 00:05
沒錯!可以猜猜看從什麼地方開始醋罈就翻了XD
girl2006243: 感覺伊森超級無奈wwwww03/26 03:49
沒心機的狗勾異常困難對付ww
fishgift: 大家都好可愛XDD03/26 10:38
每人都是可以摸摸頭的金孫!
lsryu: 昆西月月小劇場好好笑XDDDD03/26 11:35
lsryu: 伊森真的還沒做好結婚的準備嗎?有點意外,以為他比較想XD03/26 11:45
他是很想,可是維吉爾有發現他還沒準備好 過幾天會發這兩隻視角的後續,到時會有一番解釋 雖然我覺得那篇是空白文就是了XD
clare990466: 昆西小笨狗好可愛XDDD03/26 12:57
好拐又忠心的可愛狗勾哪裡找!(比心)
opera0811: 大家都好可愛XD同以為伊森會比較想結婚XD想看兩人的後03/26 13:31
opera0811: 續w03/26 13:31
有後續文~不過我覺得該先給大家發一副雷朋(爆)
Sulliis: 伊森是不是有在金機長粉絲後援會臥底!!!03/26 15:38
伊森的眼線無所不在~
fishgift: 來後續閃瞎我吧!! 03/26 23:04
那個……我有不少副上好的雷朋,可以參考看看喔(?) ※ 編輯: hasegawa0417 (111.249.29.131 臺灣), 03/27/2020 23:28:09
IPASS1204: 誠收墨鏡+1,好閃好可愛 03/29 01:12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BB-Lov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