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為禍-3
作者 stone0916
時間 Fri Feb 14 12:40:52 2020
人氣 推:2 噓:0 留言:3
分享給朋友
※ 本篇為代友人PO ※ https://i.imgur.com/JONvLNM.jpg
作者◎河鹿 前文回顧 【第一章】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1514823.A.1B6.html 【第二章】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1574813.A.A2D.html?from=moptt 【第三章】 「煞星」晦人,出身及本名不詳,崢嶸閣身價最高的刺客。年紀輕輕,手上卻已血債 累累。一族上下幾十口被他一夜殺盡,乃是家常便飯。崢嶸閣這些年奪去的人命,有一小 半都出自這個少年之手。 司空衍藉著火炬,大著膽子湊近去看。那瘦骨嶙峋的人影被鎖鏈拴著四肢,面朝下萎 在地上,如同先前所看到的,仍是動也不動。 他的肩膀上有穿刺傷,雙手雙腳軟綿綿地垂著,呈現不自然扭曲的角度,看來是被卸 了關節。 除此之外,全身上下佈滿的刑求傷痕自不必說,多處皮肉翻卷,有些地方甚至見到了 骨頭。 最令人頭皮發麻的是遍佈整個牢房的血跡,噴濺在墻上和房頂上的暗紅色已然乾涸, 而地上的血水還是新的,浸透破爛衣衫,淅淅瀝瀝地淌滿了地面,凝結成發黑惡臭的一灘 爛泥。 這個人簡直流空了身上所有的血,只剩下一具乾癟的皮囊,以至於司空衍第一眼看去 ,竟以為他原本就穿著一身紅衣。 被窺視的犯人渾然不覺,從司空衍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肋骨在極細微的,快速的起 伏。除此之外,他幾乎就像是死了。 司空衍總算明白為何天罡會不再對他嚴加看守——就像沒有人會費勁理會一條離了水 ,又剁了鰭的魚一樣。 要開口問他嗎?真的到了這一步,司空衍反倒毫無頭緒。但是他的時間有限,不得耽 誤太久。 「喂,你知道司空長樂這個人嗎?」他試著開口。 他的聲音在牢房迴蕩,但沒有人應答他。 司空衍有些氣餒,但隨即勸慰自己,此事荒唐,本就不該抱持太大希望。他坐下來, 又問了幾次。 晦人依然面朝下一動不動,糾結髒亂的長髮遮住了他的臉。 他這樣真不會把自己悶死嗎?司空衍不禁擔憂。 還是說,他已經虛弱到連即將窒息都感覺不出? 眼看問詢無望,司空衍嘆了口氣,起身離開。走了幾步又忽然折回來,鬼使神差的, 將手臂伸進了柵欄的縫隙。 晦人的身軀距離牢門甚遠,司空衍努力伸手,終於使勁夠到了晦人鋪散在地的一縷頭 髮。他把頭髮輕輕往旁一拽,晦人便被扯得側過頭,露出了小半張臉。 這張臉和身上同樣,糊滿了血污塵垢,看不出什麼名堂。他似乎感受到火炬的微光, 眼睫一抖,接著長長地喘了口氣,呼吸趨於平穩。 「好了……至少臨死前睡個安穩覺。」 司空衍鬆開晦人的頭髮,正慶幸自己的舉動沒有驚醒他,就聽見鐵鏈繃緊發出的錚然 脆響。 他的手臂尚未完全抽回,不過一瞬的功夫,腕上便是一陣劇痛——晦人竟竟扭動身子 ,張口咬住了他。 誰也不知晦人是如何在四肢脫臼的情況下發力往前移動的,少年仿佛脊梁上吊著一根 無形的繩,即便拖著手腳,仍是飛也似的躥到了司空衍面前。 鐵鏈早已繃到了極限,晦人四肢的骨頭受到大力拉扯,發出了不堪折磨的哀聲。即便 如此,他仍然緊咬不放。 少年的雙眼完全睜開了,那是司空衍從未見過的目光,狂熱、貪婪,像一匹被開膛破 肚卻仍要瘋狂進食的狼。 司空衍死命往外掙扎,但不知為何,他下意識地用另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沒有扯 開喉嚨呼救。 晦人咬著他,面容猙獰,一口森森的白牙全是血垢,司空衍甚至聽見他嗓子眼裡傳來 野獸一般低低的咆哮聲。 兩人隔著鐵柵僵持了一會兒,司空衍驚恐萬狀,總覺得自己的手臂要被整隻撕扯下來 。晦人逞兇一陣,終於是虛弱力竭,忿忿地鬆了口,重新跌回地上。 司空衍趕緊檢查傷勢,血淋淋的一圈牙印,竟深可見骨。 「下面沒事吧?」樓上那人似乎已經聽到動靜,遠遠地喊。 「沒事!」司空衍遮掩住傷口,心有餘悸道,「我這就上去!」 他快步往外走,回頭一看,那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傢伙意外地安分,也不知是脫了力 ,還是又昏死過去。走了幾步,便徹底看不清了。 手上傷口血流不止,司空衍扯下衣物匆匆纏了幾圈,仍是疼得臉色煞白。 他強作鎮定地回到牢房入口,謝過那守衛弟子便踉蹌著奔了出去。一路行至星宿坊外 ,擂鼓一般震動的心跳才漸漸平復下來。 他感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錯事。雖不知錯在何處,卻極其令人不安。 茫然四顧,只見遠處夕陽已經落山,一抹血紅的光線從雲邊透出,那光芒微弱地跳動 著,終於化成一片模糊的光暈,消散在天地之間。 而被他抛在身後的星宿坊,也漸漸沉入了藹藹的暮色中。巡守的弟子們沿著坊內道路 一一點上燈火,遠看就像一串串縱橫相連,瑩潤閃爍的金珠。 在暖色光輝照耀不到的地方,牢房的地下室裡,晦人那力竭將死的身軀,迴光返照似 地動了一動。 「咳……」 他側趴在地上,呸掉了一嘴的血,半合上眼睛。 這些日子他混混沌沌地挨著打,忍著疼,因為一切多餘的思慮都會消耗精力,所以他 像是瘋了傻了,像個靈魂出竅的肉身。 以往只要能活著回到師父身邊,再兇險的情況他都能熬過來,但是這次,他沒有地方 可以回去了。 晦人以額頭撞地,低低地呻吟起來。不知是肋骨斷了還是別的什麼內傷,他連呼吸時 都感到陣陣錐心的疼痛。 外面的天似乎黑透了,守衛的弟子換了一輪班,但沒有進來點燈——晦人聽見他們嬉 笑調侃了幾句,說這兒一天比一天臭了,沒有人願意靠近。 於是晦人的牢房陷入了一片漆黑。當他尚且是個孩童時,也曾經有過懼怕黑暗的時期 ,但是如今的他藉助一星半點的,從階梯上方透下的微光,便能在黑暗中視物。 晦人看見束縛住他的重重鎖鏈,還有滿地濕漉漉的血跡。如他們所說,這裡實在太髒 ,太臭了。 他的四肢已經被錯開了關節,再加以鐐銬固定,尋常人斷然不能掙脫。但他此時竟不 那麼在乎這些不適了。 「司空長樂,司空……」 他啞聲念道。 崢嶸閣組織存在已久,接過的委託數不勝數,只要付得出價,上至王侯下至乞丐,誰 都照殺不誤。如今方璇已死,那些尚未算清的新仇舊賬,便一股腦地找到他頭上。 天罡會拿了很多名字來問他,但其中並沒有這個名字。 雖然司空長樂此人他記得很牢,但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是一個普通平民模樣的傢伙, 跑到牢裡來問他。 那人身上有一股各種金屬混雜在一起的味道,說不上難聞,但也並不令人舒適,和師 父身上的清香截然不同。 晦人轉轉眼珠,心中久違的起了一絲好奇。 幼時見過的那具雕像哀戚的面容浮現腦海,晦人感到自己或許正受到冥冥的庇護。逝 者往事尚未消散,似乎有什麼命運降臨在他身上,一種強烈的掙脫欲望湧現心頭。 還未完……還未完! 晦人胸膛震顫,像個破漏的風箱似的,發出了似癲似喜的氣音。 打鐵的人身上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往往帶著有用的東西。 他弓起身子,喉頭滾動幾下,嘔出了一枚細小的金屬——這是他從剛剛那人袖子上咬 下來的,鐵匠用來丈量成品細處的尺針。 針尖沾染著血沫和黏液,被他叼在嘴裡,微微閃爍著濕潤且冷酷的碎光。 -待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1.215.8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1655254.A.819.html ※ 編輯: stone0916 (114.136.115.90 臺灣), 02/14/2020 12:48:46 ※ 編輯: stone0916 (114.136.115.90 臺灣), 02/14/2020 12:50:08
lizhen21: 司空衍好像誤打誤撞做了什麼大事XD02/14 18:24
這闖禍的預感 一點都沒錯XD
userlai: 好好看啊啊啊!!!期待下次更新,也想知道後續的故事,謝02/14 20:20
userlai: 謝原作和原po!!!02/14 20:20
感謝推文 歡迎持續關注 明天見r~~ ※ 編輯: stone0916 (150.117.193.157 臺灣), 02/14/2020 23:24:04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BB-Lov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