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在那個耶誕佳節 04
作者 vergehen
時間 Thu Feb 13 22:34:48 2020
人氣 推:1 噓:0 留言:1
分享給朋友
04 生命同時指涉自己的生命與他人的生命,我們如何看待他者的生命,會 影響到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生存。 根據汪汪的說法,這是其安從MSN時期就一直使用到現在的簽名檔。林 海埕曾問過汪汪為什麼知道這麼多有關其安的事,當時汪汪不願意告訴他, 直到送走小彤的那天,汪汪才告訴他,其安跟他交換過硬碟。其安為的是汪 汪硬碟裡那些電影裡的一陣風或一場雨,但汪汪卻看完了其安在電影之外的 人生軌跡。 那竟也美好得像一場電影。 汪汪跟林海埕說,其安的硬碟裡有一張星盤,盤主是二月十四號出生 的,金星摩羯,月亮雙子。林海埕沒再往下多問些什麼,因為他知道那是 誰,他知道那個人在二十七個二月十四後,選擇在數字二十八前棄子投降。 「你知道嗎?小彤在其安二十五歲前,曾經劈腿另一個人。」汪汪說。 林海埕不想知道那些與他無關的拉扯,他只是反問汪汪:「你覺得生氣 嗎?」 「我一開始是很生氣的,你知道就像是看著自己永遠得不到的東西被別 人當作毫無價值的東西那樣對待一樣,那比其安不可能跟我在一起還要令人 不甘心。」 「可是?」林海埕知道汪汪對其安總是存在著例外。 「可是我看完了小彤跟其安在那一年裡所有的對話,有些真的很無聊, 就是一些『你在幹嘛啊,我在研究酒譜啊』之類的閒扯,但我始終記得小彤 在其安傳了一大串看起來根本就是崩潰中的質問後,告訴其安:『安,我好 怕丟失某種近乎異質的天真,我好怕你不再視我為你生命裡最偏執的熱 度』。」 「你知道嗎,」汪汪跟林海埕走在與其安相反的道路上,其安一直一直 往小彤舊家、她最喜歡的南方走,而他們則是一路穿越人流,想要在農曆春 節找到一張歸回北方的車票—— 「我在那個瞬間理解了小彤跟其安,我看到了一種人類作為人類的可能性, 而那已經超過我所能給其安的東西了。」 汪汪愈走愈快,最後是林海埕停下腳步,汪汪回頭看他,在一個如此異質的 空間裡,他們居然像是擁有了一整座寬廣的城市。 林海埕不確定汪汪是不是在哭,也不確定汪汪到底是什麼而哭,甚至不確定 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做出適當的回應,但那是他的汪汪啊,於是他走回汪汪 身旁,在他耳邊小聲地說: 「我懂你在說什麼。」 承認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完整地理解自己是一件可怕的事,他無意探知 小彤害怕的究竟是什麼,但他數算過一些無論做些什麼都無法真正從內在感 覺到充盈的日子。 他想他真的懂。 他也希望如果他真的能懂,汪汪的痛苦就會少那麼一點點。 * 汪汪跟林海埕到Nowhere時,其安已經在吧台內了。店內人不多,但要 來外帶長島冰茶的人卻不少。只見其安用塑膠袋裝了一包又一包的長島冰 茶,客人拿到後都笑了,但其安卻維持她一貫的溫度:「一包三百五,這裡 有五包,共一千七百五十,海埕你幫我收一下錢。」 那是來自其安的好久不見。 林海埕認份地照做後,跟汪汪一起挑了吧台最裡端的位子坐。空間不大, 於是他們小心翼翼地挨著彼此,深怕碰掉了隔壁客人的衣物。 其安走向他們,綻開一個漂亮的微笑:「要喝什麼?」 「其安,我畢業了,今天辦了離校。」 「好,巧克力馬丁尼。愷鈞呢?」 汪汪笑了,「自業律師,開工大吉。」 「OK,你會有一杯『失業補助』。」 汪汪不開心了,他撇撇嘴,但卻仍掩藏不住微彎的嘴角,林其安是他永 遠的例外。當他說永遠,指的是即使小彤已經成為編年史上某個熠著溫光的座 標,成為了她所欲求的那種漂亮又天真的存在,他與其安仍然彼此扶持,他 們仍將永不相互隸屬。 失業補助是草莓牛奶加伏特加,上面放了一點點碎冰。汪汪基本上對其 安這類專為他設計的突發奇想都不期不待不受傷害,但失業補助卻擄獲了他 的心,讓他有種想一直失業下去的幻覺。 「其安,這個好好喝喔。」 「這是我從另一間Gay Bar的老闆那裡學來的,這杯酒在同志的世界裡 叫做『少女熊』。」其安說得一派輕鬆,汪汪喝不下去了,他感覺到汪 美環的雞雞在隱隱作痛,也許他需要的是一杯Aviation。 林海埕看出汪汪的掙扎了,這是我的汪汪啊—— 我的汪汪我要用力踩。 「汪汪除了愛女人之外,其他都是Gay,他是會被趕出異性戀洞穴的蝙蝠, 他只能去BG版發文一些要『台女當自主,台男活該養公主』之類的廢文吧。」 「林老北。」 「幹嘛。」 「你下次面試時主持律師會跟你說:『我們這裡有實習就給六萬的,我看 你能力不錯,給個兩萬吧?』然後你會感激涕零。」 林海埕喝了一口巧克力馬丁尼,牛奶泡在他嘴邊鑲了一個白圈。 「不好意思我沒有要投那間人中呂布所,而且他們現在可能不缺赤兔。再 說,爺T大法律T大法研,此處不留爺,爺去當法務,處處不留爺,爺去當 直播主。」 「直播主是怎樣。」 「一零四奴隸銀行有噁男覬覦我的美色,想培訓我當網紅。」 「那你要直播什麼?」其安像是對如何培訓直播主很有興趣般,忽然插進話 題。 「他說可以表演才藝。」 「才藝?」 「我想好了,現在不是有什麼律師男友之類的法律科普粉專嗎?我來開個律 師砲友之類的吧,汪汪你就當不定期的客座嘉賓,幫大家補充漢娜鄂蘭德希 達跟德勒茲,噢但不要海德格,海德格真的很難懂,你會嚇跑我的乾爹們。」 其安聽不下去了,她本來以為可以聽到什麼正經八百的直播主培訓過程,像 是如何操縱人心啊如何引起討論啊之類的,結果她只聽到來自林海埕的一堆 廢話,而那些廢話可能能濃縮成一句:我也需要一杯失業補助。 「我覺得你們兩個不想工作,」其安可以理解林海埕與汪汪的困頓,前者在 執著吳爾芙時代以後,資本主義的世界裡那些可資衡量的數據究竟能為他帶 來多少快樂,後者則是找不到工作的意義。他理解汪愷鈞,他知道當這個人 無法判斷自己是為了生活而工作,抑或是為了工作而生活時,就會整個當機。 「那你們要陪我去看恆月三途的表演嗎?明天開始賣票。」 林海埕跟汪汪聽到恆月三途後瞬間安靜了下來。 那是小彤最喜歡的金屬樂團,他們四人曾經一起在T大附近的一間live house聽他們表演。那間live house隔壁在賣豆漿油條,那天很冷,他們四 人看完表演後就窩在店裡吃燒餅。 小彤說:「好普通喔。」 「會嗎?我覺得很好聽啊,但歌德金屬迷有一種害羞的感覺,大家都只 是安安靜靜地點著頭,小小口地喝飲料。」 其安吃掉了小彤不吃的油條,她告訴汪汪,小彤說的普通,指的是燒餅 裡面夾的那塊乾癟的油條。 那時林海埕傳訊息給趙說他會晚回家的手抖了一下,那明明只是個無傷 大雅的對話,卻像是硬生生劃破了什麼一樣。當人跟人用語言貼著彼此,那 是他與她與她最接近信任的距離了,但也就只是貼著。 那天晚上他們四人一起走到捷運站,汪汪讓身高只有152的小彤走在馬 路內側,他用自己的身體幫小彤還有其安擋風。林海埕則在身後看著這一切 發生看著這一切結束,而汪汪避無可避地被一切經過。 恆月三途的精緻與優雅成為了一個美麗而尖銳的叩問,它在說: 即使一個完好的故事是,我們相愛,我們假定自己生命中開出的花朵都能用 以交換他者生命的花朵——如同我們假定看待他者生命的態度將影響我們對 待自己生存的方式那樣——但最後仍然失去了彼此,即使如此,我們仍然要 去愛嗎? 汪汪的答案不言不語,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摘下自己生命裡的玫瑰,遞給 朋友,遞給愛人,以及,愛人的愛人。 「好啊,我跟老北也很想念恆月三途。」汪汪說。 我們都很想念那一天。 那陣風。 那場雨。 以及那個當我們說永遠,所指涉者就是在生存的縫隙中感覺到溫柔的瞬 間。 那天晚上,林其安近十年未換的簽名檔變成了: 「三途,我愛妳,失業補助」。 tbc. - 終於輪我口試了,回來填坑,第二男主角下章出場 (是的這真的是個談戀愛的故事......QQ -- 不為日子皺眉頭,答應你,只為吻你才低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82.233.19.9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81604495.A.647.html ※ 編輯: vergehen (182.233.19.98 臺灣), 02/13/2020 22:51:45
sunmoon1000: 終於!祝口試順利! 02/14 18:23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

全看板熱門文章

BB-Love 的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
政治八卦 男女情感 投資理財 生活其他 返回BB-Love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