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當紅保鏢(3)
作者 inhair
時間 Tue Jan 10 08:50:44 2012
人氣 推:2 噓:0 留言:2
分享給朋友
**將原文中的安司貴暱稱"安董",全數正名為"安大少爺"** 這是一口氣預錄上下集的節目,製作人召集他們最後一次說明流程,而衛以決身負保鏢之 責,必須近身保護安司貴,因此也在一旁默默的聽,將注意力集中在留意週遭狀況。 製作人陳志彬闔上資料簿,做個總結:「這是今天的流程,節目下週六就要播出,時間上 是有點趕,但大家提起精神,一鼓作氣完成,預計晚間八點結束,開始動作吧!」 就在大家準備要上陣前,此時安司貴出聲了:「彬哥,可以提個建議嗎?」 「好,你說。」製作人點點頭。 站在衛以決身旁的經紀人突然間笑出來,若有所思的看著安司貴,湊到衛以決耳旁說悄悄 話:「安大少爺要去催眠人了,你等著看。」 安大少爺是安司貴私底下熟人的戲稱,可能是指他的走紅程度,或是他難搞的程度,反正 ,很多層面。 「建議先將愛心料理的部份往前,然後將煮好的食材擺盤上桌,我們就邊吃邊錄,中間可 以帶到心理測驗的橋段,之後我們再回到主要背景前進行下段的談話,這樣節目的豐富度 和流暢度應該不錯,你考慮看看?」安司貴帶笑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彬哥,眨也不眨。 「可是道具已經先上到舞台了,彬哥,這樣搬來搬去的......」美術兼道具組長粗聲粗氣 的表示不贊同。 「就照司貴的話做。」製作人在跟對方大眼瞪小眼一陣子後,最後開口。 「謝謝彬哥,我會將時間控制在傍晚六點前結束。」微一欠身,安司貴看起來心情很好的 轉身拿起今天的流程資料,去一旁讀起來了。 「明明就遲到還耍大牌!彬哥你也不說說他!」 「導演都不開口了,我是能說什麼?而且司貴講的話也有道理,提早結束對大家都好。」 製作人四兩撥千金的將話帶開。 台上道具撤換又搬上新的,為了趕進度,工作人員汗流浹背,安司貴卻神清氣爽的低聲跟 江薇薇愉快談笑,衛以決覺得這人的個性未免也太惡劣。 等到正式開始錄影,令人意外的順利。 安司貴維持著彬彬有禮的談吐,偶爾帶點幽默,與主持人談笑風生的暢談他與江薇薇的甜 蜜情事,技巧性的擋掉幾個太過觸及隱私的提問,而女方只要端坐在那,不定時接個幾句 話,露出討喜嬌羞的表情,表現出沉浸在愛河中的小女人就好了。 像坐在大電視機前看著現場直播的綜藝節目,很有真實感的呈現所有細節在衛以決眼前, 他漸漸發覺,每次「喊咖」的時機,可能是江薇薇將菜燒焦了,或是主持人吃螺絲之類的 ,但絕對不會是安司貴。 他表現的就像個亮眼高貴的王子,而且偶爾展現出英雄救美的氣度,適時接下令江薇薇尷 尬的話題,從頭到尾都笑著,甚至幫主持人鋪個梗、提個詞。 就連對演藝圈不甚了解的衛以決,也知道這是在消費他們的愛情,利用現在大眾關注的話 題人物創造節目高收視率,滿足人人想八卦的好奇心,期間主持人免不了的問到最近很轟 動的騷擾案,想挖出更多的內幕消息。 衛以決注意到安司貴眼神一閃,右手不自覺的摸著左手的下手臂處,直到這個話題完畢, 臉上表情是笑的,可眼睛沒有笑意,像掛上一副面具。 直到問到兩人相處中印象最深的事,安司貴的眼神才恢復暖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衛以決注意到有些工作人員輪流去用餐,舞台上的演藝人員沒有任何 休息,頂多隔個小時下來補妝幾分鐘,又立刻繼續錄影,在傍晚五點四十五分,導演一句 「收工了」,贏得大家的歡呼。 安司貴依舊笑著,但開始不跟人說話,就連江薇薇約他用餐都不回應,姿態瀟灑的往休息 室走去。 換完衣服,卸掉妝後,被經紀人拉著像逃難一樣,坐進車裡。 衛以決一路跟在身後,只覺得摸不著頭緒。 安司貴躺在後座,一動也不動的模擬死屍狀態。 邊開車衛以決邊問:「晚上去哪裡用餐?」 「就我們兩個吃就好,司貴睡就飽了。」 「不吃身體受的了?」衛以決想:今天這位大少爺不是只吃早餐嗎? 「他工作起來就像蓄滿電力的強效持久電池,會維持最好狀態直到結束,之前趕戲的時候 ,當其他人還在分段趕拍,安大少爺吃少睡少將他自己的戲份花一星期全部拍完,接著就 是大病一場。」 「那其他人何時拍完?」 「......一個月。」經紀人無奈的講:「安大少爺對自己的標準太高,人家丟給他多少工 作,他非得把跟自己相關的部分維持最完美狀態,常常入戲太深,以前他還是新人的時 候,往往默默的等,心中不知琢磨那個角色幾百遍,是有一次,他在現場跟人對戲,導演 發現他似乎對其他人的劇本都很熟悉,考考他其他角色後,才讓他出線了。」 「衛先生,我知道安大少爺很難搞。」經紀人回頭看了熟睡的安司貴一眼,露出百感交集 的笑容,「但他人不壞,真的,麻煩你多多照顧他。」 雖然對他遲到、賴床、討價還價這幾點很感冒,衛以決還是僵硬的點了一下頭,「好。」 「醒醒,安先生。」 安司貴感覺肩膀被拍了幾下,意識迷濛的走下車,邊掏鑰匙邊往自己印象中的大樓邁進, 但隨即被人攬著肩頭,硬翻轉過身體的拖拉著前行。 眨了眨眼,當他坐定後,發覺對面是對他笑的經紀人,轉過頭,左邊是今天的新保鏢,他 叫......什麼來著? 「拿好。」 安司貴的右手被塞入一個冷冰冰的金屬物體,低頭一瞧,想了一陣子,才從渾沌的大腦中 理解出:這是一根湯匙。 當他的視線逐漸清明,視野逐漸放大後,心想:作夢夢到五菜一湯這種中式食物,真是不 合自己胃口,他喜歡的是西式餐點,好嗎? 他拿起湯匙就先往大鍋湯中一放,在未觸及湯前,右手手背就被一捏,湯匙被凌空搶走。 痛覺太過敏銳,安司貴終於清醒了,瞪著眼前一切,臉孔一板:「我要睡覺。」起身便想 走。 衛以決將湯匙重新遞出去,發現他遲遲不接手,一根根扳開他的手指將湯匙放入後,乾脆 圈住安司貴的手,往經紀人挑好的菜碗裡進攻。 「你做什麼!?」 「吃飯,吃完再睡。」不容質疑的聲音。 「不要,我要睡覺。」兩人開始拉扯,進行角力戰。 「司貴,很好吃,你吃吃看。」經紀人也加入遊說的行列,一抹臉上的冷汗。 「我不想為了保護你餓肚子。」基本上保鏢的生活是跟著受保護者一起的,連食物都得嚴 格控管,「這是工作。」 彷彿「工作」這兩個字觸動了安司貴什麼,他嘀咕了幾句:「麻煩、討厭、火大。」 之後甩開衛以決的手,恨恨的用湯匙戳幾下食物後,送入自己的嘴裡。 「司貴,這是衛以決衛先生,你要跟他好好相處。」經紀人趁時機剛好趕緊介紹,不然安 司貴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問,只安上「新任保鏢」這個代稱而已,他對工作以外的人根本無 關緊要,也不會用心去記。 「把他換掉,之前那個比較好相處。」 嗯哼,衛以決在心裡冷笑幾聲,之前還找我兄弟麻煩,彼此彼此。 安司貴一回到家,立刻去找手機充電器,當插上插座,連接上手機後,他火速的衝去盥洗 室洗澡。 經紀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安大少爺的行動,衛以決忍不住問道:「怎麼了?」 「你有沒有看見,剛才安大少爺在去洗澡前竟然先做了別的事?」 「他原本告訴江薇薇說他的手機浸水不能用。」 「咦,沒有啊,他手機只是一直扔在枕頭底下,沒壞啊!」經紀人皺起眉頭。 「......」 「我要說的是,安大少爺是有很多怪癖的人,他覺得外面很髒,一回家第一件事一定是 『洗澡』,可是他竟然選擇先將手機充電!?是有沒有這麼急著跟誰講電話?」 「江薇薇?」衛以決邊巡視著臥室內的所有,掀起窗簾,看完窗戶外中庭的情況,接著拉 起棉被抖了抖放回原處,還趴到床底下查看。 「不可能,據我所知,他跟薇薇的熱戀期早過了。」 「新對象?」想著那句熱戀期早過了,但明明今天錄影現場表現的濃情蜜意。 「這人很懶得交朋友,談戀愛這種花時間又花腦力的行為,他能不碰就不碰,跟你說個秘 密,如果不是薇薇倒追,我想安大少爺會跟棉被在一起一輩子。」 ◎江薇薇做菜之謎~最後的成品出自彬哥神之手!(發光)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61.230.6.117
shinyisung:叫安董瞬間多了一分黑道味XD 01/10 10:51
安董:我討厭這個暱稱。(大家都偷叫) 媽,你看s大人超好,他給我推文~
selfexile:所以,是急著跟誰講電話?衛以決就在旁邊啊~~~ 01/10 23:34
下一集:謎底揭曉!答案就在文章中XDDD(爛提示) ※ 編輯: inhair 來自: 61.230.6.221 (01/25 12:14) ※ 編輯: inhair 來自: 61.230.11.1 (02/15 23:57)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BB-Love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