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BB-Love
標題
[衍生] [花邪][盜墓筆記]HM篇-天外有天(65)
作者 Iguei
時間 Fri Jan 6 20:20:52 2012
人氣 推:0 噓:0 留言:0
分享給朋友
六十五、天授地設   呆看著「眼前人」,我試著想發點聲音,卻怎麼樣動不了。   「被鼓擷取走的神智,沒有天鐵相抗衡,是回不了的。」   南八的臉也蹲下來,盯著我看,用種和藹到令我想揍人的態度。   而我等看清楚後,更是呆了。   所謂的兩人,是「胖子」扶起「我」。   而我以為看到的自己,是在一面極澄淨的石壁前,已開始偏西的月色透過壁身後將石 壁展現地無比輝亮,將「我」很明顯地映在鏡裡頭。我能看到自己,就因為「胖子」幫我 ,而「我」自己半撐著扶起來,然後……   我看到另一個胖子躺在一邊的地上,越來越奇怪。想著要開口,卻問不了。   「靈魂與記憶在昏迷時,可能產生異狀,這是古代人用他們能解釋的方法解釋的。」   南八低沉的聲音如果不帶邪惡意念時,居然還挺好聽的,似乎比我還有磁性。雖然動 不了,但我也能看得清楚他。之前因為是跟小花在一起,而小花不著痕跡的提防模樣讓我 對南八也沒好感,但現在看仔細,發現他比我三叔「充白面書生」的樣子還有禮貌多,談 吐的文雅也絕不是三叔那類人可以扮的,我稍微能了解他十年前剛上北京能成為「吃得開 」人物,而讓一心發財的胖子主動結交(也可能順便一起當銷金客)的原因。同時我也想 起:如果照小花說,南八最初能力足以讓二爺認為可以派去做「輔佐型」人才,那絕對不 可能像潘子那類人般只會耍狠,而是能跟個優質管家一樣處理事件,頭腦不錯,像阿甯領 裘德考公司人馬出沒各地的等級──而阿甯已經算允文允武的高等級了。   這一想通,我就不覺得南八可以「有禮貌」的講話有什麼不妥,然後,我聽到他繼續 說:「日昇日落是古人認為靈魂自由遊走的時候,而那時候,靈魂比較方便被操控、俘虜 、讀取,當然,也能替代。」   我倒抽了口氣。雖然這講的很玄,但如果換成現代科學裡的「催眠」、「腦波」一類 方式來解讀,卻沒人會懷疑不可能。更何況,我確實早在他之前見證到世上有人可以只用 意識就成為「恍惚的上帝──雖然告訴我的可能也不是人。   照目前的情況,我推想日月寶鏡如果配合魔女傳說來看,將一些枝節合併刪剪後來看 ,它原先應該有種變化能力,可以替換成物質,才會有各類影像出現的傳說、而如果在某 些特殊條件下,它還能進一步的具象化,像秦嶺那株樹一樣。不過秦嶺的樹功能似乎比較 多,據我聽來,起碼可以:變人、變出吃的、通導電流(有免費用電該多好?)等等,這 寶鏡似乎還要有條件才能變化,聽起來,龍泉、雙鏡跟類似祭壇什麼的,連鼓油都得備, 雖然很麻煩,但看來似乎比青銅樹起來較能「落實」功能。   「秦嶺的樹?那看來也有用。等我有辦法以解家的財力組團後,我再去開挖吧。」   南八很有興趣地說:「不過真有意思,怎麼能找到那種地方?我以為,自狗五爺後, 除了三爺還因為個人興趣外,吳家已經沒人在瞎攪和了!」   我一呆,很想用力抬頭去看,但眼中只能瞪著鏡壁裡映出的人形。   為什麼他知道我想的?秦嶺的事只有我和老癢去,其他什麼王先生、泰叔只怕都死在 那了,王盟當初因為來接應我才從武警那大概聽說點受傷失憶的皮毛,而胖子他們根本是 來西藏後才知道我有過這經歷。   「不用想為什麼我會知道,『您』知道的我都能知道。」   南八刻意的敬語聽起來不三不四,我倒寧可他直呼名字算了,但下一秒,我發現眼前 的「鏡壁」像我跟「胖子」剛上來時一樣,能見影像,雖然模糊地像黑白電視時代的收訊 不良畫面,但看來確實是我跟老癢在秦嶺的經驗。   那些戴著螭蠱面具的潑猴、跌死在青銅幹上的殘肢、像自地獄而生的燭陰閃動的紫目 ,以及本眼之外連著地獄的血紅陰眼……   突然間,我聽到南八痛苦的罵出一聲,跟著立刻將手抱住頭,不由得反射地問出句: 「幹嘛?」   這一問讓我發現我居然能重新出聲時,不由得手腳一動,果然鏡裡的回想消失,而我 立刻就跳起來,連帶地推開正「扶」我的胖子(在南八一摀頭後「他」就完全不再動,重 得要命!),然後衝往躺著的那個胖子旁,發現天鐵匕首也被南八放在他身側,立刻彎下 腰去拿。   「天真你等等──」   躺著的胖子叫出半句,我正想說「現在沒時間你還叫先離開南八範圍再說」就突然覺 得有什麼東西溜到我要去拉胖子的手上。   蛇!   上帝你為什麼不在伊甸園裡就將那麻煩的蛇祖宗給下鍋算了?   我屏住氣息不動,同時也才明白,為什麼這一個胖子有力氣跟南八對吼卻毫不動彈反 抗,原來他的身邊圍了幾條蛇。數量並不多,但從我一接近就能立刻「跳」到我身上來的 迅速來看,這蛇簡直是少數主動攻擊人的那種──我那喜歡到處亂走、第一次介紹天葬讓 我知道的大學同學就提過他在泰國看過的毒蛇研究中心裡的「某類蛇」,雖然他後來一副 專家的口氣向我保證科學證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蛇都是不會主動攻擊、追趕人的,但如 果現在盤在我臂上這條偏就是那百分之五怎麼辦?   雖然之前在拉孜溫泉區裡翻小花查的文成公主紀錄時,有順帶讀到蓮花生大師傳說, 其中提到西藏有由蓮花生大師開發的德宗溫泉,裡頭有藥蛇跟人類共浴也不傷人的「奇景 」,但老實說,我真的寧可泡小花的蛇藥湯也不想去泡那啥蛇溫泉啊!   我咬著牙,一動不動地瞪著胖子,低聲罵道:「你個混帳,有蛇怎麼不早說?」   「我怎麼能說?誰叫你平常動作慢,偏就這次像逃命一樣快?幾時練的,被你當家追 時嗎?」被幾條蛇「固」在地上的胖子嘴巴不忘添話,罵咧咧地說:「現在可好,如果南 八那個混帳頭不痛,保不定就來對付我們,我們卻不能動,你怎麼辦?早知會有這問題一 開始寧可不出那堆石頭。」   我看南八現在已經降低呼號,正用一種近於「苦苦思索」的模樣抱著頭,時間可能所 剩不多,也來不及問胖子怎麼讓我們脫出問題點,直接點問胖子:「這些蛇有沒有毒?」   「你問錯人了!胖爺是混北京又不是混廣東。」胖子沒好氣的說:「南小子警告別動 ,我能試嗎?」   我想他說的沒錯,但南八可能那麼好心地給他忠告嗎?按科學家說法,世界上二百七 十多種蛇族之中,有劇毒的蛇只有二十五種,而西藏這裡的蛇「幾乎」是無毒的才對── 至少在我看過的觀光指南介紹裡隱約這麼說過,不過我現在對記憶力有點遲疑了。   不過我也不確定這是什麼蛇。如果牠們是因為「龍泉」才能居住在這的話,會不會就 是所謂的「溫泉蛇」了?但話說回來,這種蛇身體綠中帶紅,不知不覺讓我想到「赤煉蛇 」這名辭,似乎也不宜直接硬碰──雖說赤煉蛇應該只是兇了點也不至於太毒,可偏偏這 裡的蛇長的又不像動物園那樣種類分明,頭看起來圓不圓方不方的,要我賭也沒把握。   我深吸口氣,心想如果只有一條蛇在我身上,總還方便,叫化子都有捉蛇的本事,我 雖然不去學唱,但蛇的三寸要怎麼拿捏倒還能判斷,如果我一記就拑住蛇頸,然後立刻甩 開,跟著抓起胖子……   「劈他!」   我聽到南八霍地爆句吼聲,不由得一怔,下意識地轉頭去看,而我的手從蛇爬上後就 舉著不敢動以至於有點酸,此時頭頸一扭,不知不覺就滑落了些。   下一瞬,我就感覺手背微微一痛。   「天真!」   胖子嚇到脫口而出的聲音在叫,但現在也顧不得了,反正都被咬到,我回頭也沒見誰 是被南八命令來著,當下另一手飛快抓起地上的匕首,用力一劃就斷了咬在我手背上那條 不知名蛇的頭,同時「唰唰唰」連著幾記,將胖子身邊的幾條蛇都先砍斷!好在來西藏身 體都包得緊,中途雖然有兩條蛇溜往我褲管,都因為褲子厚又穿兩層,沒感覺牠們有咬上 ,看來只有手背問題,而我感覺這蛇剛才只算「乾咬」,還沒來得及完全注入毒液(假如 有的話),因此,暫時先抽下小花之前替我止血的布來綁住腕口,而胖子早也跳起來,作 勢要揹我:「快,先帶你回拉薩衝醫院去!」   我本來想跟他說別太激動免得高原症又發,何況我想先下山找小花,但胖子不由分說 就背起我,我好歹也在學攀岩前先練過急救,知道被蛇咬確實不要太激動,現在看來也不 是重點,將就先由他背著。胖子也不是白躺,力氣顯然恢復很多,抓起地上行李就要往下 走。   「砰」一聲,胖子腳縮得快,及時躲過腳邊的鎗。   「真能善用機會。」   南八不知道為什麼恢復了,此刻冷冷地瞪著我們:「但可惜老天爺是幫我的,通通蹲 下。」   「M的什麼鬼老天幫你?」胖子怒道,他的脾性在這當兒硬是不聽令,但倒也不敢再 動,只扯話道:「姓南的,我不知道你跟花小爺有什麼爭論,但如果你選了『生死籤』, 那就表示是你們倆的事。可在過程如果傷了任何一個外人的命,就立刻要以命相償!你敢 阻我?」   「我沒『害』到人。」南八比畫了我一下:「他是被蛇咬的,可不是我殺的。何況─ ─生死籤,是兩個簽定者活著時才有效。」   我一聽就呆住。   不會的!   胖子已經罵出口:「少騙人,以那花小爺的能力,如果這就完了我胖爺將王倒過來寫 。」   這像是之前我聽過的說辭,但是南八只是冷冷笑笑,就將一個東西拋上來。   是那支我們同型的特製手機!在十幾丈的高度摔下已裂成半,甩到前的那一半上頭沾 著些許的血及肉沫,我幾乎可以想像禿鷹啄食而沾帶上後的那景象,雖然一直用胖子安撫 的話跟我對小花的認識來加強自己不信的意念,但不知道是不是蛇毒比我想的還快,兩手 一鬆,突然沒了勁。   「M的,就算你也有本事控制那些扁毛畜牲帶這上來又怎樣?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你 當我不知道傳聞是這麼說?」胖子沒注意到我滑落,還在大罵,看他也對著南八後頭那個 「胖子」罵時,有點好笑,但隨即內裡有種苦到讓我懷疑這種蛇毒是不是很快就蔓到心臟 的疑慮。   這一發愣,就沒聽到胖子跟南八在理論什麼,直到胖子微微像氣憤的抖動一身膘:「 N的,虧你還說過這名字的典,TND不顧信義!居然當年用這獲得二爺下令?」   「所以說,那些老不死的沒眼光。」南八冷笑說:「當時我對人確實不錯,而且也沒 讓她白死。若不是她,去哪找這麼好一個媒介引發『生死符蠱』呢?現在那些老傢伙都死 了,還遵守就是傻瓜。」   「N的你算男人?究竟下面有沒有那話兒!居然還有臉在那時跟二爺求說你是為愛傾 注,所以讓那重情出名的二爺命令……」   胖子罵不到一半南八突然厲聲喝出口:「──你是誰?」   怎麼回事?   我莫名其妙中,身體已經滑到地上,忽然發現眼前胖子的背一聳,將我推開叫聲「天 真你等著」就更快地往山下竄,雖說我知道胖子身手確實比我矯健地多,但他突然有這近 於吉尼斯的手腳卻讓我目瞪口呆,但子彈貌似更快,我聽到南八手裡的鎗已經低聲呼嘯過 幾記,若不是因為在手無力後接著腳也莫名的軟下來,我一般會跳起來從後扼住他才對。 但我現在手腳近乎趴著睡時的麻痛使我僵在原地,因此只看到胖子身形一矮,但似乎仍有 被擦到,一個踉蹌,按著肩膀低了下,仍是衝下山去。   在腳部的麻感從小腿蔓到膝蓋,使我漸漸站不住時,我心裡的疑惑跟正瞪著眼並拿起 東西使役在自個兒身後「胖子」的南八一樣:   這胖子幾時能跑這麼快? ======   自盜8劇情出現後,越想安排純花爺帶領的冒險了啊~XDD -- 盜墓筆記不錯看,瓶邪主道果其然;花轉解語光揚鏡,心繫天真自無憾 https://blog.pixnet.net/iguei 痞客幫主文 花邪入眼傾欲狂,醉攏寒沙可當家;開樽一意成疏蕩,杯盡未覺酒作茶。 鮮網: https://0rz.tw/oHXE0 本週的萌點詩 --呼,第一次有個讓我感到ALL中心的主角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9.136.248
分享給朋友
近期熱門文章
BB-Love熱門文章
分享給朋友